返回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   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_全文阅读_9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神仗兒



要煉金丹,要煉金丹,這方法不難。藥材不遠,只要你認得物件。見之不用,用之不見。前弦後,後弦前,捉得住,天外天。



駐馬聽



這事兒分明,不必在別處追尋。人自遠道,道不遠人,大大的路徑,怎奈迷徒認不真。假若是知的魁罡轉斗柄,一個時辰,就能夠保全我性命。



孝順歌



脫生死,出塵埃,未得真傳莫強猜。說破人驚駭,男子會懷胎,大抵天人要匹配。假若是西南坤地,有個朋來。這一些兒機關,了卻無常債。



望吾鄉(五曲)



多少的道流,虛度了春秋。陰陽造化全不究,存神運氣又禮鬥。更有那金晶飛肘後,學打坐閉眼口,似這些閻君一齊兒收。

生是死的根,死是生的名。形在叫生如畫餅,氣絕說死亦坐井,那知道當下俺無影。身雖動,已長寢,假若是悟得了便全形。

修真的妙方,簡易兒乎常。未生身處有實相,後天儘是虛假樣,知的那太乙藏萬象。脫生死,消魔障,霎時兒凡夫上天堂。

這個說采先天,那個說補後天,知道先天何時現?知道後天甚處見?可則是在鴻濛未判。圓鏡明,虛空院,把這個寶物還了元。

龍虎是虛加,坎離都比誇。金華玉液盡借假,烏龜赤蛇亦托話,只於這無言語爻卦,取牟尼,奪造化,方是個修行的老作家。



不是路四曲



游遍了四方,見了些糊塗漢,要到仙鄉。也有那假裝像,閉目定息想中黃。也有那坐禪床,存心守腎圖氣爽。還有那寂滅無為,卻了來往。看這些,亂修養,個個都把真寶喪。怎知道神仙們浪蕩,真人們彈唱。

多少的愚狂,不知這元關兒在那廂。也有說是頂上,泥丸宮裏真人房。也有說是明堂,眉攢中間非孟浪。還有說腎前臍後休輕放。似這等亂猜想。件件都是虛假樣。怎知道對面的法相,眼前的拄杖。

金丹的妙方,大地山河盡藥王。識得了外五行,花酒風流有何妨。明得了真陰陽,窮困災難還了前賬。認得了太極,那怕他魔障。勸學人休靜養,一塵不染非向上。怎知道妙有的陽長,真空的小往。

叫醒了賢良,再休去發呆弄強。我勸你細參想,未生身處誰是娘。我勸你細思量,生死機關誰執掌。我勸你辨明造化何處放。假若是不承當,弄盡旁門都瞎障。怎知道一些兒竅亮,百般兒不講。



拙魯迷



修性命,功力深,要敲竹,要鼓琴。時時兒謹慎,刻刻兒小心。急忙把意馬拴定,休教他劣猿來侵。學個愚蠢,磨個鋼針,挑破混沌,拈出一些兒金。

驅虎返,引龍還。神入室,氣歸源,莫作輕看。火裏栽蓮,全仗我鋒芒寶劍。那怕他波浪滔天。睜開法眼,鼓動琴弦,危微顛倒,壺中收魚鳶。

虛無穴,寶藏宮。三才竅,二五精,此是正印,要辨分明,勸世人莫猜心腎,告學者休認形聲。識得元牝,內有甲庚。不二志誠,才能得長生。

神仙事,莫遠求。在赤縣,出神州,塞住赤口,靜養白牛,要教他無中生有,須使他剛來就柔,運轉北斗,神不外遊。藥入土釜,丹成赴瀛州。



迓鼓四邊靜(四曲)



笑學人有差,著空執相俱入邪。也有那移居投胎並奪舍,也有那運氣存想與飱霞,更有那采戰生涯,爐火術家。似這些陰孤兒陽寡,指鹿著為馬,不尋真,只認假,其實的稀乍。假若是臘月三十夜,性命無處借,四大要歸空,看你怕不怕!

仙佛們道場,盡性至命了無常。先要你不認後天皮囊相,次要你辨明內外兩陰陽。又要你尋著坤方,見了中黃。那時修持兒有柱杖,處處兒稱高匠,現出法王相,敢把西天上。說甚麼龍強並虎壯,千魔共萬障,穩坐無底船,早將寬心放。

道本太極圖,教人何處下功夫。大抵是造化消息有氣數,大抵是鴻濛未判一黍珠。大抵是也有也無,也吸也呼。告學人仔細認真主,辨明本宗祖。尋著雙林樹,勤將鉛華取。還要你會文又會武,知子又知午。性情若相合,四象同歸土。

火候須分明,始終殺裏去求生。築基時鬼神暗裏亂撥引,得藥時不及太過怕陷城。結胎時神凝氣更,虎鬥龍爭。這其間大要常謹慎,須防雷聲震。神明隨時運,自然契心印。果若是刻漏窺遠近,符火合退進。有為歸無為,方許神仙分。



鵲跕枝(連珠七曲)



仙佛理,在眼前,自是學人識不全。著空執相千千萬,誰辨這先天。須知道內外的陰陽不一般,前後的火候有兩段,大抵毫髮差殊不成丹。

不成丹,細鑽研,煉己鞏基最為先。地雷震動仙根露,恰好是良緣。須要你天人合發兩相連,彼我一家同作伴,才能煉成一顆草還丹。

草還丹,非等閒,得意須防然不然。沐浴溫養常謹慎,陰陽莫教偏。假若是雄裏懷雌現真禪,動極而靜見本面,可好準備天梯了大還。

了大還,理無邊,亙古豪傑馬不前。別立乾坤再造鼎,妙訣要師傳。大抵是貞下起元花正鮮,龍爭虎鬥同交戰,全憑三尺慧劍闖過關。

闖過關,不敢言,五氣朝元一處團。呼吸百脈俱停息,大用須現前。為只為七日混沌似狂顛,死而復生精神換,到此性命由我不由天。

不由天,汞養鉛,朝屯暮蒙合大丹。造化窩裏頻變化,天然的火煎。還要你神明默運勤抽添,防危慮險常加減,只等他胎完十月體純乾。

體純乾,賴蹄筌,功成萬法俱不貪。丹房器皿無所用,面壁要九年。有一日打破虛空湧金蓮,一聲霹靂脫夢幻,方成個逍遙自在物外仙。



駐雲飛(二十四曲)



急早回頭,莫在幻夢境裏遊。今朝街頭走,明日棺內朽,只說是現世的人流,誰知道來劫鳥獸。真修行,機關早參透。勸學人你把這浮生假事一筆勾。

才入門頭,一字未明裝真修。人前誇海口,到處稱高手,只說是瞞得過同儔,誰知道擔誤年壽。真修行,步步退人後。勸學人你把這傲慢欺心一筆勾。

且莫亂求,不遇真師到老愁。強把念頭扭,硬將頑心守,只說是命在身裏頭,誰知道一己無有。真修行,作用口口授。勸學人你把這自恃聰明一筆勾。

大道難修,不是自在做到頭。日裏浪蕩走,晚間壓折肘,只說是悟的得自由,誰知道苦中甜有。真修行,受的人難受。勸學人你把這懶惰偷閒一筆勾。

著甚來由,深山古洞去靜修。世事都不究,人情也不叩,只說是意淨即丹頭,誰知道陰陽不媾。真修行,聲色場中就。勸學人你把這入山避世一筆勾。

糊塗造修,錯會他家是女流。採取天癸臭,欲補元陽漏,只說是房中有丹頭,誰知道萬惡淫首。真修行,別有乾坤彀。勸學人你把這三峰邪行一筆勾。

多少羽流,三黃四神作丹頭。燒的南鉛透,煉得北汞就,只說是服食飛瀛洲,誰知道反促年壽。真修行,不用金石湊。勸學人你把這爐火丹法一筆勾。

妄想虛頭,蒲團坐破觀空修。閉目捏兩手,盤膝緊閉口,只說是寂靜神氣收,誰知道木撅終朽。真修行,那怕風雷吼。勸學人你把這打坐參禪一筆勾。

不究根由,拋了現在身外求。禳星並禮鬥,步罡常持咒,只說是行滿命長留,誰知道仍然如舊。真修行,自有撥天手。勸學人你把這求神添壽一筆勾。

理路深幽,不肯細心去搜求。設壇避雞狗,閉目禁人走,只說是法成駕雲頭,誰知道不能延壽。真修行,仁術包宇宙。勸學人你把這度煉符咒一筆勾。

迷悶到頭,翻屍弄骨不推求。閉氣將齒叩,金晶飛肘後,只說是搬運成仙儔,誰知道形難長久。真修行,不在色身究。勸學人你把這搖骨擺髓一筆勾。

均是人流,何事五穀盡拋休。茹木吃草朽,忍饑守淡口,只說是身健體輕柔,誰知道容顏消瘦。真修行,不忌肉和酒。勸學人你把這避穀絕糧一筆勾。

虛度春秋,枉費心機亂搜求。日出張開口,月升仰起首,只說是精華入咽喉,誰知道腹內受咎。真修行,原有先天守。勸學人你把這服氣餐霞一筆勾。

丟卻根頭,只在空門一味修。忘形絕萬有,寂滅避塵垢,只說是神出得自由,誰知道輪回常走。真修行,大造爐內就。勸學人你把這投胎奪舍一筆勾。

過府穿州,路見不平報人讎。騰身屋上走,暗裏取人首,只說是豪氣貫鬥牛,誰知道行同盜寇。真修行,惟知自補咎。勸學人你把這俠客事務一筆勾。

瞎煉盲修,水府求鉛招禍尤。常把下元守,河車運脊後,只說是白髮轉黑頭,誰知道上補下漏。真修行,一就即百就。勸學人你把這搬精補腦一筆勾。

東走西遊,不知元關在那頭。靜把任督守,子午不敢扭,只說是陰陽二氣收,誰知道靈根受疚。真修行,別有龍虎構。勸學人你把這開關展竅一筆勾。

錯下釣鉤,坎離誤在一身求。腎氣兒上走,心液兒下逗,只說是聖胎借此修,誰知道氣血難湊。真修行,識得無中有。勸學人你把這濁陰濁陽一筆勾。

實理不求,生死路上弄虛頭。元牝看不透,陰陽定不就,只說是大道莫造修,誰知道真空妙有。真修行,常展乾坤袖。勸學人你把這著空事業一筆勾。

無數名流,錯認識神是同儔。忘形終日走,睜眼熬夜透,只說是真人在裏頭,誰知道早入魔口。真修行,另外有故舊。勸學人你把這定養陰靈一筆勾。

詐稱高修,迷魂陣裏翻跟頭。麻葉下美酒,雅片哄腹口,只說是霎時到神州,誰知道氣散精漏。真修行,玉液延年壽。勸學人你把這醉仙假丹一筆勾。

不顧恥羞,吞服經粟入下流。錯會他家有,誤認鴻濛酒,只說是信寶女國收,誰知道飲溺吃臭。真修行,惟戀先天母。勸學人你把這紅鉛閨丹一筆勾。

仔細推求,聖賢大道最深幽。識得自己有,借把真如守,只說是了道的路頭,誰知道命基不久。真修行,五行都攢就。勸學人你把這孤修性宗一筆勾。

叫醒同儔,吩咐你早早低頭。龍虎隨人走,鉛汞家中有,若知得生身的根由,才曉得造化在手。真修行,只在元關叩。勸學人你把這萬般旁門一筆勾。



聖藥王帶金蕉葉(十二曲)



靈山塔,寶珠懸,人生能活幾千年,利名牽, 顧眼前,日謀夜算不得眠。這都是空熬煎,百歲光陰霎時間,一旦無常盡枉然。看破便是男兒漢,急尋妙訣出塵寰。

靈山塔,寶珠遙,不得真傳枉心焦,旁門妖,遍地跳,個個拿的殺人刀。這都是亂瞎搔,眼前活寶人不招。檠著木梯上雲霄。奉勸學者且慢鬧,輪回豈是等閒消。

靈山塔,寶珠昏,一昏昧卻造化根。死要存,害轉恩,調和情性制魄魂。要釣出水中鯤,百般扭捏盡悶忳。莫若先敲戊己門,西南鑿開先天洞,乾坤日月一口吞。

靈山塔,寶珠奇,內藏乾坤並坎離。造化基,聖賢居,這個天機實不虛。一顆兒好牟尼,識得取來牢把持,行住坐臥莫可迷,養成便能隨人意,通明殿上食交梨。

靈山塔,寶珠明,塵垢遮掩本來精。要光生,莫亂行,甘露刷洗藏淨瓶。圓陀陀的完成,收入盒內一米輕。取出霞光萬道零。原來此物有印證,總在恍惚與杳冥。

靈山塔,寶珠高,放出八萬四千毫。猿上絛,馬拴牢,金箍棒下邪魔逃。把造化手裏操,鐵面無情過波濤,火內栽蓮稱英豪。此是實理非虛套,休認色身臭粕糟。

靈山塔,寶珠新,須要辨得假和真。不在人,不在身,爭著些兒難作親。何處的是原因,識得西南有佳賓,個裏即藏四時春。運轉斗柄天心定,大機大用出凡塵。

靈山塔,寶珠光,家家門前達仙鄉。是道場,最平常,妄想奇異失正方。那積雪怎成糧。會得陰陽兩相當,萬卷丹經不商量。修真之人休性強,未生身處在那廂。

靈山塔,寶珠中,非內非外是真空。內藥豐,外藥融,執著內外隔西東。是同類易施功,臨機跳上太清宮。勿忘勿助調雌雄,龍虎相見鉛投汞,反掌之間老變童。

靈山塔,寶珠園,五行四象盡入圜。元牝堅,聖胎懸,造化根苗已成全。鴻蒙裏一氣旋,從今了卻浮生冤,性命由我不由天。此般機秘誰得見,見者必是積德賢。

靈山塔,寶珠真,收得他來另有身。變精神,脫沉淪,虛空跳出一個人。還虧了受苦辛,大抵猿熟又馬馴,方能化得體陽純。學人莫作夢中夢,先認當年本娘親。

靈山塔,寶珠安,活活潑潑實可觀。赤蛇蟠,烏龜團,青龍白虎兩交歡。恰是個大還丹,吞服入口駕鶴鸞。恒沙罪過等閒看,聖道須要丈夫幹,說與良材細研鑽。



藥蕉葉二十四曲



觀音堂,卻也幽,無數仙佛借此修。道根由,古傳流,三教俱有渡人舟,須要你細推求。世上件件盡浮漚,貪妻愛子枉耽憂。大限到來誰能救,一旦無常萬事休。

觀音堂,卻也清,迷徒不知誤一生。使聰明,任縱橫,出怪弄醜賭輸贏,何故這太多情!韓信功勳枉勞爭,石崇富足落虛名。那個打破南柯夢,急須猛醒奔前程。

觀音堂,卻也真,門戶大開等待人。有靈神,轉法輪,消災免罪出凡塵,這是個好原因。富貴貧賤俱有親,只在迷悟分主賓。路口須向神仙問,地雷一聲解百屯。

觀音堂,卻也端,差了些子走一邊。假神仙,有萬千,樣樣皆是死因緣,誰知的教外傳,有條大路在眼前,自是愚人識不全。聖學原非虛門面,一句悟徹天外天。

觀音堂,卻也愁,柱倒梁脫佛難留。騎白牛,赴神州,募化法財早補修,要處處把工收。上院彌陀藏經樓,前門金剛賽貔貅。霞光萬道空中露,返本還元幾千秋。

觀音堂,卻也通,尋聲救苦有始終。四會宮,十字中,黍珠一顆在虛空,這是我真祖宗。青龍白虎兩相逢,朱雀元武入鴻蒙。知的方有大作用,識神休認主人公。

觀音堂,卻也堅,萬劫千番只自然。金作椽,玉作磚,神室表裏如鐵連,別是個洞中天。有人居住不熬煎。立成十極大羅仙。奉勸學人休小見,此中樂趣要師傳。

觀音堂,卻也華,金色法相實可誇。五雲車,九品花,紫竹林邊楊柳芽,此處兒有仙槎。龍女寶珠起彩霞,善財金篐套妖邪。瓔珞淨瓶真不假,進得來的是作家。

觀音堂,卻也奇,無形無象在希夷。似玻璃,如玉瓶,先天先地藏坎離,是有個造化兒。包羅萬象運樞機,收歸一米卻無為。眾妙之門非小器,說破世人笑如泥。

觀音堂,卻也多,見了不可自蹉跎。斬妖魔,出洪波,開門就見古彌陀,法相兒面容和。慈雲普佈滿婆婆,能度眾生上大羅。苦海無邊片時過,翻身跳入白雲窩。

觀音堂,卻也開,睜眼便見明鏡台。辦法財,消罪災,空中忽發一聲雷,猛個的有朋來。趁此時光榔接梅,希夷真氣結仙胎。愚人莫將乖巧賣,靈根不是等閒栽。

觀音堂,卻也高,舉手扳著北斗梢。牛郎招,織女交,幸遇天喜好良宵,這情趣樂陶陶。不二門中品玉簫,雙林樹下看水潮。忽然一點滴元竅,產個嬰兒駕雲霄。

觀音堂,卻也閑,別有天地非人間。金剛釧,玉連環,珊瑚瑪瑙珍珠簾,件件兒在元關。現成家當不作難,自是愚人拐了彎。認得取來爐中煉,文武火候了大還。

觀音堂,卻也尊,不在尋常荒野村。象坐坤,卦合屯,十字街頭大開門,要識的害裏恩。無生老母揭覆盆,太白金星轉腳跟。坎離顛倒抽添運,海水翻浪上昆侖。

觀音堂,卻也安,得他即不受饑寒。莫作難,休亂摶,除去茅草現良田,更要那猛加鞭。鐵牛耕地苦多般,趁時下種待收完。勿忘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