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   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_全文阅读_45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謗多端;如此居心,東奔西走,枉自費了麻鞋,碌碌一生,終無所成。殊不知道不離德,德不離道,豈可舍德而只言道,亦豈可去德而獨修道!此修道者,不可不先積德也。

 

 

歎道歌七十二段

 

 

其一


已矣乎,道不明,性命誰能認的清?
角勝場中爭上下,羊腸路裏講聲名。
恩愛牽纏難解脫,機謀識見乃偏精。
如此俱皆尋死事,能知悔悟是豪英。

 

其二


已矣乎,道不貴,一切庸愚多忌諱。
聞人說道便狐疑,見人修道即謗誹。
不顧性命養精神,只貪酒肉充腸胃。
天堂路上少人行,地獄門中爭嘗味。

 

其三


已矣乎,道不通,旁門曲徑有無窮。
不是著空與執相,便是搬西又弄東。
七十二家爐火事,三千六百淫邪功。
以盲引盲迷正路,阻擋學人入牢籠。

 

其四


已矣乎,道有難,外道卻把正道亂。
或指性藏天穀間,又言命在關元畔。
陰陽誤將子午觀,龍虎直把肺肝看。
一身上下胡作為,哪件能得近道岸?

 

其五


巳矣乎,道門開,人人許在裏邊來。
若知回頭即彼岸,如下肯心是法財。
知其一兮延性命,識得二時結聖胎。
自古明人皆接眾,怎奈塵世少良才。

 

其六


已矣乎,道緣墮,幾個道人識真我;
卻將魚目認珍珠,多將草子作仙果。
儘是棄常而好奇,俱系所福反招禍;
總遇明師不低頭,自己早把門戶鎖。

 

其七


已矣乎,道可傷,學人何不細參詳。
切身大事如兒戲,聖賢理路作平常。
有己無人多傲氣,偷閒怕苦想仙方;
不知虛心求師友,怎能曉得真陰陽。

 

其八


已矣乎,道衰敗,學人大半皆作怪。
未明性命裝高人,貪圖供養累帳債。
無功受祿如何消,作業造罪哪知戒?
看他這些糊塗蟲,都把祖家教門壞。

 

其九


已矣乎,道自然,強扭強捏盡虛懸;
也有守心定意念,也有閉息住丹田。
也有搬下去運上,也有推後卻轉前,
到的年滿月盡處,一無所用空怨天。

 

其十


巳矣乎,道長久,若無恒心休胡走;
才進門戶問元關,未曾學識要下手。
始勤終怠志不堅,陽奉陰違多招咎;
只想哄人露天機,神仙暗裏笑破口。

 

十一


巳矣乎,道無奇,好奇早把路途迷;
鉛汞砂銀皆寓意,烏兔龜蛇盡比詞。
俗語常言合聖道,日用夜作有仙基;
現現成成元妙理,只是愚徒不細思。

 

十二


已矣乎,道不見,愚人只在色身煉;
口鼻認為元牝門,臍後誤作黃庭院。
識神疑是主人公,濁氣錯當親家眷;
不知大藥本無形,大虛空裏第一善。

 

十三


已矣乎,道待人,無人天寶落凡塵,
大事須要空萬有,任重還得力千鈞。
神光斷臂明佛法,長春折肋現法身;
自古聖賢苦中出,不苦如何得全真。

 

十四


已矣乎,道久昧,漢唐神仙皆隱退;
只因認假不認真,所以韜明而養晦。
縱有慈心無處施,空抱天機與誰對?
果然有個惜命賢,邂逅相逢吐肝肺。

 

十五


已矣乎,道要傳。不通明師盡枉然;
祖祖相授路機秘,燈燈共續指先天。
一身上下無真物,萬般景象非法船;
會的生前一句子,霎時火裏長金蓮。

 

十六


已矣乎,道貴悟,不悟如何下腳步?
先須自究性之宗,再求師訣命之故。
先後二天大不同。內外五行各分路;
天機秘密徹底通,超凡入聖由人作。

 

十七


已矣乎,道在柔,以柔而用第一籌。
心高怎能登正路,性躁如何出人頭?
後身即是先身兆,退步原來進步由;
爭強好勝望成道,猶同瞎子跳深溝。

 

十八


已矣乎,道果決,一刀兩段削鋼鐵;
恩愛難舍腳手纏,貪嗔不除志念劣。
欲修仙道先脫凡,要登聖域且消孽;
可笑荊棘嶺上人,葛藤怎把金果結?

 

十九


已矣乎,道無緣,多少行人打秋千;
兩句話頭裝大隱,些小功夫稱高賢。
雲來霧去不踏實,朝此夕彼弄虛懸;
只說哄人還哄己,誰肯悔悟求真傳。

 

二十


已矣乎,道不小,愚人只在門外繞;
不知追求造化根,妄冀得訣將命了。
深入理窟方見真,打開元牝始通曉;
擎天往地一物圓,認得便能超物表。


二十一


已矣乎,道便宜,知的造化不能移,
後生可畏須勤苦,老邁蚟羸難藥醫。
聞道便可超凡類,行道即能登聖基;
天下學人皆懶怠,遷延歲月一生迷。

 

二十二


已矣乎,道貴好,回頭那怕年老耄;
神仙留下栽接方,志士須要真心造。
歸根現成續命湯,回光即是複元膏。
此身不向今生修,來生怎曉歸何道?

 

二十三


已矣乎,道貴和,守靜避世意如何?
緣督借商完大道,梅福為官養靈柯。
在塵出塵超凡路,處世離世入仙窩。
古今多少成真客,盡從朝市苦練磨。

 

二十四


已矣乎,道不見,幾人明的一以貫;
這個講論服丹方,那個爭說飛升案。
各分枝葉任意行,自拈門戶糊塗幹;
皆是棄真去弄假,到底誰能登彼岸?

 

二十五


已矣乎,道貴誠,學人何不發真情;
囚人贖罪傾家產,商賈圖財捨命行。
明師即是重生父,妙訣猶如極樂城;
若還詭詐多輕慢,誰把天機與爾明?

 

二十六


已矣乎,道是寶,明的便能延壽考;
莫說朱砂與黑鉛,何用皎梨共火棗?
至簡至易不犯難,至靈至神真個好;
可笑愚人求元妙,現在元妙不知保。

 

二十七


巳矣乎,道本無,無形無象難畫圖;
聽之不聞視不見,擬之已失議之誣。
大則量能包六合,小而卻如一黍珠;
世間多少修賓客,盡在景象尋路途。

 

二十八


已矣乎,道深奧,哪有志士可與告?
個個心中無虔誠,人人性兒多高傲。
故態不改塵不除,外裝老成內賊盜;
如此行藏望修仙,虛度一生受果報。

 

二十九


已矣乎,道極尊,難作私情度愚昏;
慈父不能傳與子,親爺豈敢授之孫!
萬兩黃金焉得買,一心無二可沾恩;
若非出類登天漢,誰把秘訣慢輕論?

 

三十


已矣乎,道中正,修道還須憑德行。
有德有行方成真,無德無行難作聖。
德大鬼神皆暗扶,行深邪魔不敢並;
可笑清靜無為人,妄想頑空了性命。

 

三十一


巳矣乎,道最深,學人誰肯細追尋?
不入虎窩焉得子,不淘石沙怎揀金?
低頭鑽進虛無竅,固志精求天地心,
忽然看見本來物,左右逢源皆寶林。

 

三十二


已矣乎,道在邇,人皆遠處尋妙音;
眼前常見美金花,身平就有真種子。
認得霎時扭陰陽,明的當下逆生死;
這事非可自猜量,要知急訪明師指。

 

三十三


已矣乎,道路悠,始終次序要追求;
采藥時須辨真假,煉藥時要知剛柔。
運火時分別急緩,結胎時小心添抽;
差錯絲毫千里失,片言隻語怎出頭?

 

三十四


已矣乎,道要學,不學如何歸大覺?
先認西南偃月複,再窮東北覆碗剝。
生我之門固命根,死我之戶脫皮殼;
生死路上多少人,幾個能把造化握?

 

三十五


已矣乎,道至中,不偏不倚誰能通?
黑白相符為丹母,色空一致是真功。
雌雄匹配藏生意,陰陽均平起和風;
若人悟得中字義,縱橫逆順稱大雄。

 

三十六


已矣乎,道無詐,一些虛假早大差;
酒色財氣要皆離,嗔恨貪癡須都化。
真心實意盡力行,裝聾賣啞任人罵;
無識無知萬緣空,欲上高處先當下。

 

三十七


已矣乎,道至公,豈論高低富與窮,
人人秉性能複本,個個含靈可返童。
官宦必須忘勢利。士庶還當下苦功。
真事原要真人作,人若不真事總空。

 

三十八


已矣乎,道深厚,欲全真時要詳究;
仙凡路隔只分毫,生死關口如鈕扣。
些兒大意喪天真,稍有微塵入鬼竇;
此中利害若不明,千方百計總招疚。

 

三十九


已矣乎,道甚平,學人偏從險處行;
閨丹背卻真常道,寂滅原非大法程。
強閉氣血生瘡毒,硬定精神入火坑;
現前一條通天路,未遇明師辨不清。

 

四十


已矣乎,道無價,一粒黍珠包造化,
藏之杳冥無形蹤,放則光輝通晝夜。
為賢做聖盡由他,作佛成仙不外借;
多少道人皆亂尋,現成寶貝卻拋下。

 

回十一


已矣乎,道法該,有道有法命根栽;
無欲觀妙為丹本,有欲觀竅采藥材。
爐鼎穩妥無災害,火候不差結聖胎;
這些妙運要師訣,妄猜私度做不來。

 

四十二


已矣乎,道難作,窮理先是第一著。
性家果在何處藏,命根究竟甚地落?
五行不在臟腑存,三元總是虛空托。
愚人卻把理不研,模模糊糊冒下腳。

 

回十三


已矣乎,道味香,幾個道人肯細嘗,
四象和合延壽考,五行攢簇入仙鄉。
偃月靈光還丹本,太空真氣大藥王;
只此一乘微妙法,餘二非真慢度量。

 

回十四


已矣乎,道無首,一氣迴圈真樞紐,
不論庸愚任意貪,只教達士無心守。
認得收歸玉爐中,煉成一個混元鬥;
這等天機若不明,休在人前誇大口。

 

回十五


已矣乎,道梯高,登的上去是英豪;
刻刻揀取延命藥,時時磋磨斬妖刀。
後天消儘先天現,凡胎脫去聖胎牢;
只是學人怕下苦,大限到來空號啕。

 

四十六


已矣乎,道難測,囫囫圇圇一太極;
無背無面無後前,即隱即現即空色。
眼不可見口難言,擬之則失神自得;
愚人盡在象中求,怎能近的聖賢域。

 

四十七


已矣乎,道妙元,超凡入聖大法船;
聞說成仙皆慕愛,聽的功苦懼熬煎。
既要慳財積萬貫,又想騰雲上九天;
如此等類遍塵世,何曾見個出群賢。

 

四十八


已矣乎,道簡便,不須遠覓在家院;
轉身即得返魂丹,回頭就是真道岸。
只因學者無肯心,所以靈寶不現面;
籲嗟懸虛不實人,枉在旁門一世轉。

 

四十九


已矣乎,道無偏,性命雙修了大還;
始而有作成命寶,終則無為了性天。
四個陰陽分真假。兩段功夫有後先;
觀竅觀妙方全美,有頭無尾是枉然。

 

五十


已矣乎,道有五,氣分水火木金土;
一變為五昧本真,五而歸一見宗祖。
大抵要辨先後天,更須細認生死戶;
妙訣不離順逆間。順逆未明空守苦。

 

五十一


已矣乎,道清閒,清閒決要掃千般;
刻刻時時防馬劣,行行步步慮猿顛。
萬緣不起歸正覺,一念純真了大還;
可笑多少修靜客,身心不定枉入山。

 

五十二


巳矣乎,道自在,自在須將自己愛;
自若在時物難牽,自如不在性即昧。
果然自己常在家,閻王老子亦驚退;
這個機關若不知,萬般作為盡障礙。

 

五十五


巳矣乎,道不難,難因學者不鑽研。
深造終須開慧性,專心久必破疑團。
倘如認得先天氣,頃刻即能結還丹;
知終知始全通徹,立竿見影莫遮欄。

 

五十六


已矣乎,道要證,證過行持無蹭蹬。
性雖自悟不為憑,命假師傳要體認。
生知必借學知成,真材更求大匠定;
可歎自作聰明人,亂猜冒作流曲徑。

 

五十五


已矣乎,道通神,一了百當出凡塵,
認得當年無色物,煉就金剛不壞身。
至聖至神三毒滅,沒災沒難四時春;
此法無難真簡易,奈何世上少真人。

 

五十六


已矣乎,道無狀,無狀之狀真模樣;
寂然不動感而通,敲之則應靜中亮。
收來送入太虛爐,煉成一條混元杖;
真訣還須教外傳,無功少行難想望。

 

五十七


已矣乎,道不全,天人合發火種蓮;
順行造化生人物,逆運陰陽作佛仙。
開坤閉艮離鬼窟,栽成輔相了大還;
此法尋常不易得,萬劫間或只一傳。

 

五個八


已矣乎,道極邃,毫髮差殊多資累,
藥物斤兩要相當,火候始終須全備。
知吉知凶方保真,有加有減事才遂;
明的一分行一分,冒然下手功枉費。

 

五十九


已矣乎,道無根,說是無根卻有門;
八卦三元從此出,五行四家內皆存。
悟的成仙與作佛,迷而喪魂又傷魄;
丹陽指出無中有,其如學者俱愚昏。

 

六十


已矣乎,道實異,知之攸往無不利;
元關要口逆陰陽,神氣根頭轉天地。
赤龍項下摘明珠,黑虎窩中尋法器;
此事須共神仙推,豈許庸愚冒猜議。

 

六十一


己矣乎,道最真,當先細認本來人,
氣性之中尋本性,色身之內覓真身。
是非相隔一些子,只於先後別疏親。
迷徒盡在皮囊弄,卻把魁罡認北辰。

 

六十二


已矣乎,道至細,行為舉止有關係;
持心煉己切防危,朝乾夕惕常若厲。
稍放從容真性傷,略圖自在生門閉;
修道猶如履層冰,動腳有差全身弊。

 

六十三


已矣乎,道本空,空中卻有主人公。
運行造化真宗祖,維持性命大神通。
入聖超凡皆籍力,移星斡鬥不費功;
必須親見真形象,未見如何得返童?

 

六十四


巳矣乎,道無色,無色渾淪一大極;
三屍六賊不能侵,五蘊七情皆滅熄。
溫養十月成法身,乳哺三年入聖域;
此訣非可等閒知,不遇明師總難識。

 

六十五


已矣乎,道在身。身中又藏一個人。
寤寐行為常作伴,視聽言動甚相親。
非是後生知識覺,原來真正氣精神;
若將有象有形覓,認奴作主永沉淪。

 

六十六


已矣乎,道微妙。常人聞之便大笑;
扭轉陰陽進化機,鑽破混沌始母竅。
取出無情杖一根,打散群魔並諸曜。
縱橫逆順俱隨心,千峰頂上常歌嘯。

 

六十七


已矣乎,道貴勤,廢寢忘食覓宗君;
念念歸誠須戒懼,時時返照要殷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