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   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_全文阅读_43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有虧;水半瓶則無漏,無漏常足。
吾之觀此,因悟的盈虛禍福之道矣。凡人自足自滿,恃能恃才,知進而不知退,知強而不知弱,有己無人,心高氣傲,久則招禍,而滿無所用;凡人自卑自下,饒人讓人,不滿不盈,有功不伐,有才不矜,常搜己過,尊人之長,知足知止,知進知退,終必致福,而自卑登高。故曰“謙受益,滿招損”,滿不如謙之貴也。

 

器皿妝飾

 

器皿之物,各有本質,無故而造作,妝之以五色,鑲之以金玉,雖曰莊嚴,卻失本質。
吾之觀此,因悟的反樸歸醇之道矣。人生本質,原有純白無玷;交於後天,根塵俱發,知識大開;加之積習染著,好酒者迷於酒,好色者迷於色,好財者迷於財,好氣者迷於氣,好富貴者迷于富貴,好遊戲者迷於遊戲;千謀百智,以遂其心,明欺暗昧,以順其欲;所作所為,盡逐於假,以苦為樂,以砒為藥;原來本質,全然埋沒,甚至喪身隕命而不顧,招災惹禍而不知。故古聖教人明善複初,返樸歸醇,以還本來面目耳。還其本來面目,淨倮倮,赤灑灑,絲毫無染,塵緣脫盡,便是聖賢胚胎,仙佛種子,所謂真人者是也。

 

有形有氣

 

凡物有形者,有成必有敗;凡物有氣者,有生必有死,是形氣者,成敗生死之由也。
吾之觀此,因悟的脫離生死之道矣。人受後天五行之氣而成形,形中即藏五行之氣也。此氣在人身中,發而即為五賊。五賊者,喜、怒、哀、樂,欲也。五賊互相朋黨,剝消真元,所以有生必有死。至人者,化其後天,複其先天;安身于虛空之中,藏神於寂寥之境;不犯五行之氣,不為萬物所移;無煙無火,如枯木寒灰,無色無象,如太虛空穀;天地不得而拘,造化不得而規;此謂竊陰陽,扭氣機,命由自主,不由天主。蓋天地能役有形,不能役無形;能役有氣,不能役無氣;能役有心,不能役無心。無心則無氣,無氣則無形。無心,無氣,無形,虛空而已。天地其奈虛空何?至於生之、死之、成之、敗之,僅能生死成敗其形氣,豈能生死成敗其虛空耶?

 

空穀傳聲

 

空穀之中,人聲喊叫,即有聲傳,俗名穀神;以其有聲而無形,故以穀之神名之。
吾之觀此,因悟的虛中養神之道矣。人能虛中,即穀也;虛中即有一點靈氣,暗藏於內,即神也。是穀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惟穀能神,無穀不神,神之為妙在於穀耳。
舉世之人,私欲堆積,茅塞靈竅,穢汙百端,焉得有穀?既無其穀,迷悶到底,如醉如夢,靈氣全消,焉得有神?既喪其神,雖生如死。果能掃盡萬緣,瀉去積滯,淨倮倮,赤灑灑的一無所有,自然空穀之中,恍兮惚兮,有物有精,不神而神,聲叫聲應,至靈至聖,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可以上下與天地同流矣。

 

戥秤尺丈

 

稱物必用戥秤,物經戥秤而輕重方准;度物必用尺丈,物經尺丈而長短始知。
吾之觀此,因悟的藥物火候運用之道矣。藥物者,陰陽二氣也;火候者,修持功程也。中正不偏,猶乎戥秤也;進退次序,猶乎尺丈也。以中正不偏之法,而採取陰陽二氣,輕重相當,不多不少。二八一斤,藥物足矣;以進退次序之法,而運用火候工程,長短量時,有進有退,一氣成功,火候得矣。
藥物之輕重,全在乎中正;火候之次序,全在乎進退。能中能正,知進知退,藥物皆真,火候不差,大道易成。
噫!識急緩,辨吉凶,在匠手以斟酌;明進退,知止足,豈愚昧而能為?藥物火候之運用,豈易知哉!

 

筏子筌罾


渡河須用筏,河過則筏可棄;捕魚須用筌,魚得則筌宜收。
吾之觀此,因悟的以術延命之道矣。術者,法也,修真作用之法也。人自陽極生陰,日鑿一竅,六賊作亂,五行相戕;三屍搬弄於內,七情倡狂於外,將先天靈根,日斫日消,幾於喪盡;不有降龍伏虎之大法,扭轉斗柄之匠手,邪氣如何消滅,正氣如何複全?此法之所以必用也。
夫大道自然無為,何待用法強作?其所以必用其法者,蓋除其弊也。果而諸弊除去,則法無用,亦如渡河須用筏,河過則筏可棄;捕魚須用筌,魚得則筌宜收;此用法不用法之義也。亦即以術延命,命延則術不用矣。但未延命之先,必須用術奪造化,逆氣機,換星移鬥,方能性命由我不由天,超出乎三界五行之外矣。

 

蟄蟲複生

 

百蟲秋後皆蟄,至春複生,生本於蟄也。
吾之觀此,因悟的死中有生之道矣。人之所以不得長生者,由於不能先死。死者,死人心也。夫肉團頑心,為七情六欲、五賊八識之首領;千邪百怪,皆為所引,狐群狗黨,侵傷道心;人心常生,道心常死;道心死而正氣消,性命亂搖,人不死者,未之有也。欲生道心,必須先死人心。人心死而一切賊黨,蛇無頭而自滅;滅無可滅,自然道心自生,正氣複還,所謂昏久則昭明,死而復生,亦如百蟲先蟄而後生也。

 

蚌珠雞卵

 

老蚌含珠而珠成,牝雞抱卵而雛出者,皆系神氣不散而然也。
吾之觀此,因悟的溫養聖胎之道矣。聖胎者,聖人之胎,即吾生之原本也。原本複還,聖胎凝結,如蚌已有珠、雞已有卵,但未成全生出耳。此時無容勉強有為之功,只宜一意規中;水不教幹,火不教寒;防危慮險,防之慮之;由嫩而堅,由微而著,自然有一粒黍米寶珠,從造化爐出迸出;通天徹地,縱橫逆順莫遮攔,與虛空同體;亦如蚌含珠而氣不散,雞抱卵而神不離;火候到日,珠自成、雛自出矣。

 

鳳凰孔雀

 

鳳凰不輕現,故為世之所瑞;孔雀常耀華,故為人之所捕。

吾之觀此,因悟的晦明吉凶之道矣。明而恃才矜能,爭強好勝,在假路上用心思者,每多招凶;晦而黜聰毀智,虛心自下,在切身處用功夫者,每多致吉。招凶者,明用於外也;致吉者,明用於內也。用外則認假而失真,損精耗神,走入於死路;用內則去妄而存誠,蓄精養生,返歸於生門。明之用外用內,吉凶系之,生死關之。故君子絕外以治內,小人務外以失內,亦如鳳凰孔雀隱顯不同,而取吉招凶亦異。用明之道,可不謹哉!

 


悟道錄卷下

 

 

日中月盈

 

月中則必昃,月盈則必虧,此陰陽盈虛消長迴圈一定不易之理。
吾之觀此,因悟的修真文武火候之道矣。當本原未複,招攝先天,勇猛精進,使其生之長之,以複其本原;及本原複全,如日之中,月之盈,陽氣足矣。陽足即當以陰接之,于斯時也,急用柔道以溫養,去其剛躁之氣,防其危險之患,韜明養晦,一意不散,牢封密藏,用一分陰,藏一分陽,不使有些子滲漏;亦如日中則必昃,月盈則必虧,陽火陰符俱到;爻象換過,終則複始,陽氣又生,是謂剛健純粹之精。聖胎完成,別有天地,非人間,此先天中之先天。再加上工夫,一粒複一粒,從微而至著,聖而不可知之之謂神矣。

 

睡人作夢

 

睡人作夢,所見喜、怒、哀、樂之境,富、貴、名、利之鄉,夢者認以為真,不自知其夢也。
吾之觀此,因悟的修真功力深淺之道矣。有生以來,酒、色、財、氣迷其心,思、愛、情、欲昧其性,內外盡假,全喪其真;修道者若有絲毫滓質未能化去,縱大道在望,未許完成,特以禍根猶未挖盡也。何以驗之?驗之於夢。若入夢境,酒、色、財、氣不能染,恩、愛、情、欲不能著,不動不搖,清清白白,明明朗朗,不為假惑,方是見真;若再功深,全無夢到,方是禍根挖盡;倘有些兒夢境,猶有些兒根塵未盡。故曰至人無夢。蓋無夢者,功力至極;有夢者,功力未到。有夢而在夢中知是夢者,功力已進;有夢而在夢中不知是夢者,功力全無。果到功力已極,絕無一夢處,則造化在手,雖睡如醒,雖死亦生。特以所死者色身,所生者法身,所睡者眼目,所醒者元神也。

 

商賈謀利

 

凡商賈謀利,先須備辦資本,次要人會運用;既有資本,又會運用,方能獲利;若有資本而不會運用,或會運用而缺資本,皆不濟事。
吾之觀此,因悟的法財兩用之道矣。修真之士,積德立行,蓄精養神,念念堅固,愈久愈力,至死不變,誠心作事,如積財也。求師口訣,知始知終,明進退,識急緩,曉吉凶,知止足,循序而進。藥物得真,火候不散,是有法也。有財有法,用財以辦道,用法以修道,法財兩用,步步見功,終得大成;亦如商賈有資本而會運用,處處皆有大利也。倘有財而無法,或有法而無財,躐等妄想,欲向其前,究落於後,雖大道在望,未許我成;亦如商賈有資本,而不會運用,或會運用而缺資本,終不能獲利大富也。故真正修道志士,先求諸己,次求諸人,期必法財兼全,方不有誤前程也。

 

顛猿劣馬

 

猿性顛狂不定,得系鎖則隨人運用,而不能放蕩;馬性頑劣難制,得韝韁則隨人兜收,而不能奔跳。
吾之觀此,因悟的正心誠意之道矣。人之頑心,出入無時,莫知其鄉,如猿之顛狂,無有一刻寧靜;人之妄意,起滅無常,忽此忽彼,如馬之頑劣,無有須臾休歇。頑心妄意,兩者朋黨,滋其人欲,昧其天真,性命由是而漸傷,為禍最烈,為害最大。修行者第一著功夫,先要正心誠意。心正則萬有皆空,意誠則諸念不起。萬有皆空,諸念不起,以之修性而性可明,以之修命而命可立。然正心誠意之學,非容易而能,必須下一番實落功夫,方能濟事。實落功夫,在於慎獨。慎獨者,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時時覺照,刻刻省察,不使頑心妄意稍有動於宥密之中,亦如系鎖顛猿,勤兜劣馬,不使放縱其性也。
古來仙真,皆以心譬猿、意譬馬者,實見的心意顛劣,其妨大道,而不容時刻放鬆也。學者果能制頑心而歸於正,化妄意而複於誠,性命之道,可了大半矣。

 

男女生育

 

世間男女相配,則生子生孫,代代相續。若有男無女,有女無男,則孤陰不生,獨陽不長,生機息矣。
吾之觀此,因悟的生仙生佛之道矣。人生之初,陰陽和合,聖胎圓成,及交後天,陰陽分離,聖胎傷矣。若是上德之人,根基深厚,早遇至人,不待陰陽分離,即修無為之道,直登彼岸,立濟聖位;其次中下之人,先天氣足,後天氣發,真陰真陽相隔,彼此不交,生機消化造盡,若不先行有為之道,調和陰陽,焉能聖胎複結?調和之法,乃使陰陽歸於一氣耳。但真陽流落於外,寄居他家,迷而不返,必須苦心勞力,不憚程途遙遠,細覓慢尋;有時見面,一呼便來,引回我家,與真陰相配,夫婦重逢,分外相親,自然有一點生機自虛無中來,凝結而成胎,溫養十月,身外有身;更加三年乳哺之功,則聚而成形,散而成氣,隱顯不測,為金剛不壞之軀矣。是道也,亦與男女生人之道無異也。但凡父凡母而生色身,靈父聖母而生真身。一凡一聖,生仙生人,天地懸隔。三豐真人雲:“順為凡,逆為仙,只在中間顛倒顛。”顛倒天機豈易知哉!
彼世間盲漢,以男女顛倒而行採取邪術者,適以結地獄種子而已,豈能結聖胎乎!

 

開門揭窗

 

門開則氣通,窗揭則光入;若門關則內外不通,窗闔則光氣隔外。
吾之觀此,因悟的大機大用之道矣。世之修道者,入於旁門曲徑,或閉目觀空,或孤寂守靜,或打坐思神,自負有道。殊不知道者,天地陰陽造之化道。是道散之於六合而不為多,聚之於一氣而不為少;凡宇內有情無情,萬有不齊之物,無不借之而生成;物物皆有,人人具足,特人在道中而不知道,如魚在水中而不知水也。欲修此道,須要在天地陰陽造化中做作,於萬物萬事上證驗,于千人萬人前行持,乃活活潑潑、脫脫灑灑、光明正大之事業,豈閉戶靜坐、寂滅頑空者所能成哉!欲以閉戶靜坐,寂滅頑空而成道,亦如閉門闔窗,內外不通,黑洞洞不見天日,成何道乎?如雲成道,其必成黑洞洞之道乎!《悟真》雲:“修行混俗且和光,圓即圓兮方即方;顯晦逆從人莫測,教人爭得見行藏。”又雲:“須知大隱居朝市,何為深山守靜孤?”混俗和光,居朝居市,方是奮大用,發大機,修持大道之真作用也。

 

媒娉作合

 

世間男女成婚,非媒娉不能相會,蓋媒所以通兩家之音信,娉所以傳一時之過道;若無媒娉而自婚者,非是正配,乃私通苟合,必不長久。
吾之觀此,因悟的和合性情之道矣。性屬內,東家也,為陰;情屬外,西家也,為陽。性情分離,陰陽隔礙,如東家之女,西家之郎,兩不見面也。若欲推情合性,以陰配陽,非黃婆作成,不能一家也。黃婆者,吾之真意也,又名真信。信能通人我,信能和陰陽,為修道者第一真寶,始之終之,有為無為,采藥行火,結丹脫丹,須臾不可離者。《悟真》雲:“離坎若還無戊己,雖含四象不成丹;只因彼此懷真土,遂使金丹有返還。”戊己即真意中真信也。戊信為外黃婆,如媒也;己信為內黃婆,如娉也。二者是吾身中之真媒娉。知此媒娉,用之調和性情,性情即和;調和陰陽,陰陽即會。兩家合而為一家,而金丹隱隱有象矣。

 

食物嘗味

 

凡食物必須細嚼慢咬,酸甜苦辣,得之于心,方能知味;既知其味,美口者咽之,澀口者棄之,或取或舍,任其自裁。
吾之觀此,因悟的窮理辨真之道矣。性命之學,至幽至深,至精至細,倘知之不真,則行之不當,不但無益,而且有損。故必先窮理,窮得一分理,行得一分事,窮得十分理,行得十分事;盡性至命,全在窮理上定高低。窮理之法,由淺及深,自粗及細,撥去一層入一層,撥之又撥,入之又入,直到撥無可撥、入無可入處,見其根底,認得本原,方為極功;亦如食物嘗出滋味,而後咽之。然雖自有會悟,若似是而非,未免誤事,必須再證高明,擴充我之識見,是者就之,非者棄之,方能濟事。《易》曰:“窮理盡性,以至於命。”窮理即窮此盡性至命之理。倘不知性是何物,命是何事,而欲了性了命,了個甚的?彼道中愚人,誤認性在心,命在腎;或謂性在天穀,命在丹田;或守腎以修命,或定心以修性;或執頑空以修性,或行採取以接命;或神佇囪門以養性,或服食丹藥以延命;是皆望梅止渴,捏目生花,終落空亡。如此等類,性命且不知,妄想了性命,豈不愚哉!

 

上山渡河

 

上山步步出力,不到極頂,不得歇腳;渡河步步小心,不上彼岸,不得大意。蓋上山將到頂,少一步歇腳,尚在半途;渡河將到彼岸,若一步大意,尚有危險。
吾之觀此,因悟的身體力行之道矣。夫真師難遇,大道難知,幸而遇之知之,務必真履實踐,成就大道,以報師恩,而不容稍有懈怠者。
蓋性命之學,為大下第一件大事,又為天下第一件難事,必須堅心固志,立不易方,朝乾夕惕,愈久愈力,而後有濟;不得因些小魔障而改志,不得見些小效驗而歇功,不得因衣食艱難而分心,不得因力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