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   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_全文阅读_40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自知之,心知而不昧心,自然火候不差,金丹成熟也。

二十言還丹成熟

無根樹,花正圓,結果收園滋味全。如朱橘,如彈丸,護守堤防莫放閑。學些草木收頭法,複命歸根返本原。選靈地,結道庵,會合先天了大還。

真靈之寶,去者複來,舊者仍新,無傷無損,依然本來原物,是花之圓也。圓之雲者,言其結果收園,滋味全也。夫金丹成就,五行攢簇,四象和合,仁、義、禮、智、信混成一理,精、神、魂、魄、意歸於一氣,更得符火烹煎成熟,化為純陽之物,活活潑潑,其赤如朱橘,其圓如彈丸。當斯時也,守護堤防,十二時中,不得放閑,韜光養晦,學些草木收頭之法,複命歸根,返于本源,以待靜極又動,會合先天,以了大還丹之事。此言還丹成就,再造大丹之功也。蓋還丹只完的當年本有原物,乃超凡之事,呂祖所謂"三鉛只得一鉛就,金果仙芽未現形"者是也。大丹是從還丹又做向上事業,乃入聖之事,呂祖所謂"再安爐,重立鼎,跨虎乘龍離凡景"者是也。若只修還丹,不再造大丹,只了得初乘之道,不過是一個完全人耳,焉能入于聖人之域哉!所謂選靈地、結道庵者,非外之靈地、道庵,乃內之靈地、道庵。修道至於歸根複命,還丹事畢,溫之養之,神氣充足,則丹靈矣,是謂靈地。從此靈地,再安爐,重立鼎,是謂結道庵,曰選靈地者,等候一陽生也。此一陽生乃先天中靜極而動之陽,非若還丹乃後天中所生先天之陽。雖皆先天,但有先後之別耳。欲了大還丹,非會合先天中之陽不能成功,故曰"會合先天了大還"。大丹成就,方入聖基,若大丹未成,只是半塗事業,非修道之全功。釋典雲:"百尺竿頭不動人,雖然得入未為真。百尺竿頭更進步,十方世界是全身。"即此了大還之謂乎?

二十一言凝結聖胎

無根樹,花正明,月魄天心逼日魂。金烏髓,玉兔精,二物搏來一處烹。陽火陰符分子午,沐浴加臨卯酉門。守黃庭,養穀神,男子懷胎笑殺人!

先天真靈,本體光輝,通天徹地,照破一切,花甚明也。其所以明者,乃陰陽二氣和合而成之。人之一己純陰,如月之黑暗無光,必借他家不死之方,而後陽生,如月借日光,而後得明。月魄逼日魂,陰陽相交,能以在天心朗耀,即真知靈知相合,真靈不昧之象。金烏髓者,日魂也,在人為雄中之雌,即靈知之真陰。玉兔精者,月魄也,在人為黑中之白,即真知之真陽。前雲烏肝、兔髓,此雲烏髓、兔精,大有分別,不可同看。蓋烏肝、兔髓乃還丹藥物,是真知靈知,陰陽未會而方會,故雲烏之肝、兔之髓;烏髓、兔精乃大丹藥物,是真知能靈,靈知能真,陰陽已會而相合,故雲烏之髓、兔之精。未會而方會,勉強之功,假中複真也;已會而相合,自然之用,真中更真也。取此兩味真藥,搏於一處,烹煉成永久不壞之物,方是極功。烹煉之功,即陽火陰符、沐浴溫養之功。陽火者,進陽之功;子時陽生,遇子而進陽火,用剛道也。陰符者,退陰之功;午時陰生,逢午而運陰符,用柔道也。沐浴者,歇功溫養也;卯時陽生於天地之中,臨卯而沐浴,溫養其陽也;酉時陰運於天地之中,臨酉而沐浴,溫養其陰也。子午符火,加減之功,卯酉沐浴溫養之功,二者缺一不可,但所謂子午卯酉者,非天邊之子午卯酉,乃身中之子午卯酉。真知現即是子,法當用剛進火而烹;真知常現,靈知飛即是午,法當用柔退陰而烹;靈知不飛,真知進於中正即是卯,法當沐浴此中正而不過進;靈知退於中正即是酉,法當沐浴此中正而不過退,此符火沐浴之道,萬古不易之法。若以天邊子午卯酉按時用功,則失之遠矣。符火不差,沐浴合時,陰陽相應,不偏不倚,元牝立而穀神即生於其中矣。黃庭者,中央正位,即陰陽相合之中一竅,又號為元牝之門。元陽牝陰,陰陽合,有此竅,陰陽偏,無此竅。有此竅即有谷,有穀即有神,無此竅即無谷,無穀即無神。谷即黃庭。黃者,中色;庭者,虛也。因其中虛,故以黃庭名。虛則靈,靈則神,是謂穀神。試觀山中,兩山壁立,中間一谷,人呼之則穀中應聲,此應之聲即穀神也,俗名崖娃娃。人之陰陽相合,其中有神,亦猶是也。然不到陰陽相合地位,無此中,無此谷,安有神居?若果到陰陽相合時,便有個中,便有個穀,而神自生,所謂先天之氣自虛無中來者即此,所謂真空而含妙有者即此,所謂要得穀神長不死,須憑玄牝立根基者即此。果陰陽合而為一氣,則谷神鎮居黃庭,是謂男子懷胎。曰"守黃庭"者,守中也。曰"養穀神"者,抱一也。守中抱一,十月功畢,身外有身,即與天地並長久。此等真實法相,系虛空中事業,不從色象中做作,彼一切在臭皮囊上弄搬運功夫,妄想成聖胎者,豈知穀神之所以為穀神乎?

二十二言真空法相

無根樹,花正紅,摘盡紅花一樹空。空即色,色即空,識破真空在色中。了了真空無色相,法相長存不落空。號圓通,稱大雄,九祖超升上天宮。

金丹大道,以無聲無臭,超出萬象為歸著,何嘗花色,更何嘗花有紅色乎?若稍有色,後天氣質猶未化盡,大道不成。古仙雲:"一毫陰氣不盡不仙"。蓋有一毫陰氣不盡,即有一毫陽氣不全,真靈猶有損壞之時,算不得九還七返金液大丹之道。修道者須要摘盡紅花,消滅無始劫以來客氣根塵,歸於萬有皆空,還于父母未生以前無聲無臭面目而後已。然空之雲者,非同土木無心寂滅之謂,有借假全真,以真化假之道,故曰"空即色,色即空,識破真空在色中"。蓋一味無心,則著於空;若稍有心,則著於色。曰"空即色"者,是不空也;曰"色即空"者,是不色也。不空不色,即空即色,是真空存於色中矣。曰"了了真空無色相,法相常存不落空"者,真空一了百當,原無色相,既無色相,即有法相,既有法相,必不落空。因其是真空,所以有法相,因其有法相,所以無色相,無色相,有法相,所以空之真而真於空也。修道至於真空而有法相,法相而存真空,一靈妙有,法界圓通,成金剛不壞之軀,水火不能侵,刀兵不能加,虎兕不能傷,稱為大英雄。不但身列仙班,即九祖亦皆超升天堂而為神矣。昔釋迦牟尼佛修丈六金身,法相居於大雄寶殿者,即此道也。

二十三言臨爐下功

無根樹,花正鮮,符火相煎汞與鉛。臨爐際,景現前,採取須憑渡法船,匠手高強牢把舵,一任洪波海底翻。過三關,透泥丸。才把周身九竅穿。

真靈之寶,塵垢退盡,至清至淨,花豈不鮮乎?然其所以鮮者,全賴符火相煎,鉛汞之功,夫真靈者,真知、靈知之體;真知、靈知,乃真靈之用。真靈分而為真知、靈知,真知、靈知合而為真靈。烹煎真知之鉛、靈知之汞,即烹煎真靈也。烹煎者,以真知而制靈知,以靈知而順真知,真知、靈知凝結,複成真靈之寶,其花之鮮,不可以言語形容矣。但真靈易結,火候最難。紫陽翁雲:"縱識朱砂與黑鉛,不知火候也如閑。大都全藉修持力,毫髮差殊不作丹。"特以金丹之道,采藥有時,煉藥有法,若不知時,不知法,雖大藥在望,不為我有,故臨爐下功之際,恍惚中有象,杳冥內有精,一點真靈之光,從虛無中透出,似有似無,非色非空,景象現前,此大藥發生之時也。此時即有三屍六賊、五蘊七情諸般之幻景,亦現於前,必須穩駕法船,牢把舵楫,對景忘情,一任海底翻波起浪,不動不搖。如是用功,漸采漸煉,扶陽抑陰,愈久愈力,功夫到日,自然精化為氣,氣化為神,神化為虛,過此三關,泥丸風生,法相現露,而周身九竅之陰氣,亦皆悉化矣。三關非工家尾閭、夾脊、玉枕三關之說,乃煉精、煉氣、煉神之三關。煉精化氣為初關,煉氣化神為中關,煉神化虛為上關,過此三關,神合太虛,出入無礙,是謂透泥丸,蓋泥丸宮為藏神之所也。周身九竅方著幻身。上說過三關、透泥丸,法身成就,而幻身百脈九竅,陰氣化為陽氣,亦皆竅竅光明,即八萬四千毫毛,亦化為護法神矣。學者不可以辭害意也。

二十四言返歸虛無

無根樹,花正無,無形無象難畫圖。無名姓,卻聽呼,擒入三田造化爐。運起周天三昧火,煆煉真空返太無。謁仙都,受天符,才是男兒大丈夫。

先天真靈之寶,體本虛空,一氣混成,有何花乎?既無其花,無形無象,難畫難圖矣。難畫難圖,畫且不可,圖且不可,尚有何名何姓?然雖無名無姓,卻又至虛至靈,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如呼穀傳聲,真空中藏妙有也。有此感而遂通之妙,即於此通處下手擒取,于三田造化爐中,用三昧真火煆煉成真,自真空而可返於太虛。道返太虛,則空無所空,一真而已,別無他物也。三田非工家氣海、絳宮、泥丸之說,乃精氣神三寶聚會之丹田,謂元牝之門,又名元關竅,又名中黃庭,又名造化爐,又名太乙壇,又名戊己門,總而言之曰虛無竅。先天真靈之寶,統精氣神之三物,真靈既複,三物皆複,自造自化,絪縕沖和,結為一塊,始而自無以造有,既而自有以化無,煆煉真空,即是化無之妙,自有化無,形神俱妙,與太虛同體,功行圓滿,謁仙都而受天符,為十極大羅真人,大丈夫之能事畢矣。

贊曰:吐老、莊之秘密,續鐘、呂之心傳。揭示先天妙理,劈開曲徑虛懸。鼎爐邪正分判,藥物真假顯然。空色混為一氣,剛柔匹配兩弦。咦!丹法始終皆泄盡,火符進退俱寫全。二十四詞長生訣,知者便成不死仙。



悟 道 錄

天高地厚 日月歸臨 雷鳴風吹 四時代謝 月借日光 安爐立鼎 陽燧方諸 蜣螂獅獸

黒鉛水銀 弄影侮像 種黍種麻 接桃接杏 發化水蛇 鶴胎龜息 水凍冰消 木茂水長

松心竹節 木炭壞磚 屍肉屍發 水上火下 瓜果子仁 混水垢鏡 動熱靜寒 高臺大樹

窪實突消 鯉魚老狐 神龍變化 枯木寒灰 近朱近煤 嬰兒天真 橐籥運用 斗柄月建

癲漢醉人 提綱提領 淘金揀玉 桔槔取水 草木花實 木偶泥胎 燈光燭亮 曲酒米粥

鐘鳴鼓響 傀儡風箏 鸚鵡石猴 榆莢薺麥 思水思火 向南向北 斬草栽樹 瓶滿瓶半

器皿妝飾 有形有氣 空穀傳聲 戥秤尺丈 筏子筌罾 蟄蟲複生 蚌珠雞卵 鳳凰孔雀

日中月盈 睡人作夢 商賈謀利 顛猿劣馬 男女生育 開門揭窗 媒娉作合 食物嘗味

上山渡河 燈蛾蚯蚓 蠶絲蜂蜜 他家借種 龜藏魚潛 油涸炭化 泥蓮霜菊 燈籠爐罩

物圓物方 鍋破甕漏 嬰兒無心 築基起屋 丹房器皿 毛蛆蝌蚪 騏驥駑駘 紅花綠葉

 注:此《悟道錄》計八十條,似少一條。

附:歎道歌七十二段

 

重刊悟道破疑集序

 

余于斯道,向慕有年,而是非邪正終難剖徹。庚午歲,遇拜來中老師,蒙恩指皈正道。于辛未年朝謁各屬名山,至甘肅省,訪得棲雲山悟元老人,續注《周易闡真》諸祖師丹經,及自著《悟道破疑》、《修真辨難》諸書,其精義入神,炳若日星,即往謁見。而四方名土參訪者甚夥,即執役門下者亦複不少。余因受業,得授諸書。旋裝梓裏,複見吾師,特出所請悟元老人之書,以質疑義。吾師逐一展閱,欣賞不已,曰:“此老所注,寧宇箴規,言言模範,顯然易見,約而能該,真乃修身立命之津梁,三教淵源之矩矱。但習元諸書汗牛充棟,而直指竅炒、辨明是非無逾此矣!倘能樂此入道,不亦稀有事哉!”是時,同人索此書者甚眾,其書祗一部,不能遍傳,吾師曰:“私一己,不若公諸同好,以得闡發悟元之至[似“主”]意,開示後人之正宗,亦功德盛行也!”第時囊橐無餘,難以悉刻,僅將《悟道破疑集》重付剞劂,印諸行丗,蓋此書掃盡旁門,務撮領要,至於辟邪厘正,誠中流之一壺也。其餘諸梓,賴有志者輸囊補刊雲爾。

時嘉慶二十一年歲次丙子仲冬月長至日,夏複恒謹序。


悟道破疑集原序

 

餘世間一大不肖人也,幼時習儒,年末二十,大病者三,幾乎殞命。因病有悟,遂而慕道,然猶在疑似之間,以為世間未必有此延年之術也。因往西秦養病,路過涇陽,遇一蓬頭老翁,相見如故.餘言及切身大事。翁曰:“性命之道,人人有分,祗在有志無志耳。”又賜良方。及至南安,如方療治,諸病頓脫。自此立意方外,以為修計。朝王暮李,如是數年,不特正理耳中未聞,即正人眼中所見有數。後游金城,聞有龕谷老人者,服儒服,冠儒冠,舉止異常,人莫能測。即往叩謁,觀其行藏高超,與眾不同。及聽言譚,俱皆義理。餘雖不知身分深淺,確識其真高人也。機緣相投,得入正門,又囑先盡人事。遵命歸裏,奉親之暇,靜玩諸家丹經,或明或暗,不能一以貫通,即知還有秘密。於是北游燕京,南穿河南,秦晉郡邑,無處不到,所遇緇黃,皆未能決我所疑。後抵漢南,得遇仙留丈人,打開寶藏,拈出珠玉,一一指示。十三年所抱疑團,於此打為粉碎矣!方知大道必要真傳,性命還須雙修,非同旁門曲徑、著空執相之事也。但恨自己宿根不深,功行不大,力量有限,今已七旬有八矣,猶在半途,末登彼岸,師恩罔極,實自負之。然雖大道未成,而於作孽造罪、有礙性命之事盡皆脫去,因將昔年所閱岐路、後遇法眼編為《悟道錄》、《象言破》二書,合為一集,名曰《悟道破疑集》,為學者助一炬之明。自未成道,願人成道,聊以贖負師之罪,非敢自欺欺人、徒要名譽也。是為序。

時大清嘉慶十六年歲次辛未三月三日,棲雲山悟元子劉一明自敍于自在窩中。

 

悟道錄原序

 

道之在天地間,無物不具,無處不有,上而日月星辰雲電雷雨,下而山川草木鳥獸人物,以及蠢動含靈、有情無情等物,無非道氣運用。道在目前,特人未深究耳!余二十歲時。即知有性命一大因緣,朝王暮李,誠心詢問,非執相之說,即著空之事,十有餘年,參求多人,未聞些子理路。後遇吾師龕谷老人,數言之下,便分邪正,再遇仙留丈人,指示細微,方見底蘊。既得二師秘旨,實悟的天地間萬物萬事,凡眼之所見,耳之所聞,足之所至,身之所經,頭頭是道,件件藏真,始知古今丹經子書所言先天後天、有為無為、藥物火候、進退止足、結丹脫丹、順行逆運等等法象,皆取天地間現現成成原有之理,發揮闡揚.並非強為捏造。索隱行怪也。可歎後後世學人無有真心實意,下不的苦心,耐不的年月,或虛懸不實,或始勤終怠,或守些旁門工夫,自誤誤人,或看下幾句丹經,自負有道,如此等類,皆是自阻前程,終歸虛妄。余因是將眼前人人共見共知之物理,拈取八十一條,也不敘層次,也不列前後,各就一事而分析之,名曰《悟道錄》,附以《歎道歌》七十二段,欲以自悟者使人人皆悟之。學者若能遠取諸物,近取諸身,以有象窮無象,以有形辨無形,極深研幾,志念不退,功力日久,必自有得。此則余之所深望也夫!

時嘉慶十五年歲次庚午夏,素樸子自序于自在窩中。

 

 

悟道錄卷上

 

 

天高地厚

 

天體至高,虛圓不測,廓大無邊,無物不覆,無物不容,始萬物而不恃德,恩萬物而不望報,人尊敬也由他,人欺瞞也由他,人感戴也由他,人毀罵也由他,人之喜惡美醜,物之凶頑馴順,聽其自然而皆不計也。地勢至厚,居卑處下,無物不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