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   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_全文阅读_33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以動天地,通鬼神,感人物。豈有師友而不能感動者乎?即能感動師友,則大道可冀。否則稍有虛假詭詐之念,則心不誠。心不誠,方寸中亦生大病,不但不能求真,而且反昧其真。妄想明道,難矣。





猜議關



古經雲:若無師指人知的,天上神仙無住處。悟真雲:饒君聰慧過顏閔,不遇真師莫強猜。又雲:要知口訣通元處,須共神仙仔細論。三豐真人雲:月之圓,存乎口訣;時至子,妙在心傳。又雲:拜明師,問方兒,下手速修猶太遲。此皆言道須師傳,非可妄猜私議而知也。蓋大道奧妙幽深,大則充滿宇宙,小則細入毫端。其大無外,其小無內。人能修之,可以奪造化,出陰陽,了性命,成仙佛,與天地同長久,與日月共光明,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非一切傍門外道可比。但是道也,有內陰陽,有外陰陽;有內五行,有外五行。有真有假,有真中之假,有假中之真;有真中之真,有假中之假。修持有火候,有次序,有有為,有無為,有始條理,有終條理,有采藥,有合藥,有結丹,有服丹,有結胎,有脫胎。其事多端,作法不一。苟非明師從頭至尾,一一分別,細細指示,難以自知。雖以往群真,丹經子書,千方比喻,萬樣形容,藥物火候,無不俱備。然道之元妙,作之細微,有言之而言不出,論之而論不及者。況以有形喻無形,以有象指無象。加之後世盲漢,借祖師之名,妄作妄著,譭謗聖道,紊亂仙經,真偽相雜。若依自己識見,以為有得,再不印證於高明,一入網中,終身難出。縱有聰明良材,辨的是非邪正,略有會悟,亦是有頭無尾,似是而非。何能真知確見,一了百當哉? 世間糊塗學人,不知道之深淺,不曉命之輕重,以螢火之明,而欲破迷天之網。不求真師,只求於己。或看傍門偽書,記些搬弄功夫,終身持守,牢不可破,耽誤一生。亦有見祖師真正經書,日夜誦讀,不究其意,只認其象。見藥物爐鼎之說,疑是燒煉;見男女陰陽之說,猜為閨丹;見龍虎龜蛇之說,疑是心腎肝肺;見顛倒逆運之說,猜為後升前降;見寶珠之說,疑是有象之物;見聖胎之說,猜為氣血凝結;見清靜之說,疑是存神定息;見有為之說,猜為做作;見無為之說,猜為空寂。如此等類,不可枚舉。皆打迷猜枚,終歸虛妄。吾勸真心學道者,速將猜議關口打通。把平生自負才能伎倆除去,尋求真師,開明奧義。萬不可以自己假聰明,妄議猜量,自哄自也。否則,不證於人,只求於己,不是在外搜尋,便是身內做作,妄想修道,難矣。





懸虛關



儒曰:真履實踐。釋曰: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道曰:勇猛精進。三教聖人皆以真心實用為貴,而不使懸虛作事也。夫修真之道,窮理盡性至命之學也。窮理者,即窮究此真也;盡性者,即盡此真也;至命者,即至此真也。窮之盡之至之既皆是真,則不可有些子之假雜於其中也明矣。若有些子之假雜於其中,則心不專,其行不力。如何鑽入理窟,見的真寶。如何感動真師喜悅,指點理路。故古之聖人,聞一善言,見一善行,若決江河,沛然莫之能禦也。道門有三乘之法,務上乘者乃上智之人,易於會悟,一了百當,生而知,安而行也;務中乘者乃中智之人,因象會意,聞一知二,學而知,利而行也;務下乘者乃下智之人,極力研究,功深方得,困而學,勉強而行也。三乘之法,在人量力而行之。然雖分三等,俱要從實地上用功夫。若懸虛不實,略不關心,不但中下之人,終無進益,即上智,亦落於空亡。昔達摩長廬下功、少林冷坐,惠能黃梅服役、四會磨煉,邱祖龍門七載、磻溪六年,淨身折肋,志氣倍加。如諸聖賢,皆是真心實意作事,故能超凡入聖,了卻大事。世間糊塗學人,既入道門,不知所為何事,打混過日。常在認食上打算,日在是非中出入,狐朋狗黨,口說雜話,心思雜事。眼不看祖師法言,耳不聽明人好話。即或誦讀經書,亦是走馬看花,絕不用心思搜尋深義。即或遇明師聆教,亦是秋風過耳,並不用功夫嘗探滋味。更有一等口孽愚夫,以為丹經不留口訣,不屑觀看。偶見明人,即欲順手取道。取之不得,即便退步。今日求王,明日拜李,忽然學此,忽然學彼,主意不定,志念不長。何嘗以性命為大事?往往在道門一世,終無所長,豈不可悲可歎。吾勸真心學道者,速將懸虛關口打通。死心踏地,日日在性命上留心,時時在理義上著意,把一切懸虛不實行為,一一改過。先窮其理,再求其師。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辯之、篤行之。何患大道不明,性命不了乎?否則,懸虛不實,行事荒唐,虛度年華,心不專,志不致,妄想明道,難矣。





妄想關



悟真曰:恍惚之中尋有象,杳冥之內覓真精。有無從此自相入,未見如何想得成。又曰:契論經歌講至真,不將火候著於文。要知口訣通處,須共神仔細論。太虛真人曰:他人說的行不的,偏我行的說不的。此皆言道必真知實行,非空空妄想而可得也。蓋道至尊至貴,極高極大,最深最幽。必須用工細辨,由淺及深,由近達遠,深造自得。豈可妄想片言隻語而能明,一步兩步而即成者?特以至高至大之事業,還要至高至大之丈夫,而後能做。道在天地之間,人人有分,人人不能。人人有分者,人人秉陰陽五行之氣而生身,身中即有陰陽五行之理,為萬物之首,理氣俱備,誰無個道,誰無個性命?有此道,有此性命,即可以了此道,全此性命,為聖為賢,作仙作佛。所以謂人人有分也。人人不能者,人為世情所迷,名利所惑,恩愛所牽,認假棄真,立不起志氣,振不起精神,用不得功力。順其所欲,一任識神作殃。方要向前,即便退後;方欲為善,卻思作惡。所以謂人人不能也。果是丈夫,以性命為重,認真辨事,勇猛向前,終始如一,志念堅固,窮究道理,尋師訪友,真履實踐,走過一步是一步,行過一事了一事,晝夜匪懈,時刻用心,只盡自己之事,而不預期他人之事,積功累行,屈己尊人。至於明道成道,聽其自然,隨其天緣,絕不妄想。即今生無有功行,無有福分,大道難知,亦不怨天尤人,至死方休。如此存心立志,祖師暗中自有安排。 世之糊塗學人,自己身邊事情未曾了的,打混過日,只圖吃好的,穿好的。晝則浪蕩閒遊,夜則高眠穩睡。方便不行,功德不作,又不肯辯別道理,又不肯尋求明師。學些包皮話頭,扭捏功夫,在一身上下做作。假充修行,妄想成仙。殊不知性命之學,有竊奪造化之功,扭轉乾坤之法,必有心傳,非可私猜,亦非可妄行。得其真者,持而修之,可以與天為徒,與地為配,豈是等閒而知,容易而曉?自古成真祖師,不知受盡多少苦楚,方遇真師;不知受盡多少磨煉,方能聞道;不知曆過多少艱險,方能成道。豈是不做實事,空空妄想,而能知能成乎?空空妄想,只此一念,便是不能明道的孽根。道且不能明,更何可望其成?我勸真心道者,速將妄想關口打通。穩定腳根,不論學道行道,步步出力,時時用功,自然苦盡甜來。未聞道者,即能聞道,已聞道者,即能成道。否則實事不作,言不顧行,行不顧言,妄想明道難矣。





生死關



莊子曰:古之真人不知悅生,不知惡死。其出不訢,其入不距。翛翛然而來而已矣。至聖雲:朝聞道,夕死可矣。悟真後序曰:此道至妙至微,世人根性迷鈍,執其有身而惡死悅生,卒難了悟。此皆言不論學道修道,不可有貪生怕死之心也。夫人生而有身,原是四大假合,無中生有,結此幻形。乃天地之委物,有生必有死,有成必有敗,豈是真正不壞之物乎?既是有壞,則生死亦屬於假。祖師教人了生死者,使其齊一生死,至於無生無死而後矣。莊子所謂攝精神而長生,忘精神而無生。然則長生之道,猶非了性了命之極功,必至忘生無生,不生不滅,方是了的生死,而出乎生死造化之外矣。蓋天地能役有形,不能役無形;能役有氣,不能役無氣;能役有心,不能役無心。無心則無氣,無氣則無形。無心於生死,而生死不能累,幾於道矣。 世之糊塗學人,妄想成道者,皆由怕死也。怕死即有求生之心。既有求生之心,或怕餓死,或怕凍死,或怕疾病而死,或怕夭折而死。或登大山,怕有狼虎來傷;或入茂林,怕有蟒蚺采咬;或宿古壇,怕有鬼魅來侵。貪生怕死之心,存於宥密之中,驚悸不安。形雖存而心先喪,生氣之苗已敗,死氣之根已栽。石固不化,柴草堆胸,機謀亂出,神頭鬼面,千邪百怪,紛紛擾擾,削磨精神。真者俱失,假者皆發,日損夜傷,不死豈能之乎?吾勸真心學道者,速將生死關口打通,將生死二字,置於度外。未死先學死雖生不知生。生也由他,死也由他,餓死也由他,凍死也由他,狼虎來傷也由他,蟒蛇來咬也由他,鬼魅來侵也由他,即遇水火之災也由他,即遭刀兵之害也由他,即生疾病而死也由他。猶如死人,不識不知,任憑天斷。只有道之一字,常褂胸前。始始終終,久而不忘。祖師暗中護佑,不肯教真正學人苦壞。否則,貪生怕死,推前縮後,即此一關,緊鎖牢封,寸步難移,妄想明道,難矣。





自滿關



易曰:巽在牀下,用史巫紛若,吉。道德經曰:虛其心,實其腹。上陽子曰:道有三戒。凡學道者,心雖慕向,而乃驕其富貴,不肯下問,似不芥意,是謂奸譎,戒而弗與。次學道者,略聞旁門小法,惟事強辨,以逞私慧,是謂誇眩,戒而弗與。三學道者,疑信相半,不以生死為憂,重財輕身,是不知命,戒而弗與。此皆言不滿不盈,方能受益也。夫聖賢大道,無窮無盡,無邊無岸,有體有用,有本有末,層次細微,工程遙遠。仰之彌高,鑽之極堅。一人知識有限,眾人意見無窮,非能下於人者不能學;非能屈於人者不能知;非能示己之無者不能進;非能尊人之有者不能得。蓋能下於人者,方能上於人;能屈於人者,方能高於人;能示己之無者,方能受人之有;能尊人之有者,方能濟己之無。故曰:滿則溢,窪則實,滿不如虛之貴也。昔周公一沐三握而禮賢。淮南子遇八公,被發跣足以拜接。。石杏林遇紫陽,解韁脫鎖以供奉。長春祖初從王祖學道,後隨馬祖受教而全事。上陽子初遇緣督而有得,後求青城指點而完功。以上聖賢皆從虛心而成大道。假令周公挾貴而不尊賢,焉能為聖?淮南自尊而不禮八公,焉能成仙?邱祖自滿不從馬祖,焉能了事?上陽自足不求青城,焉能大就?特以性命之學,一處不知一處迷,差之毫髮,謬之千里。明的一事,行的一事;明的一法,做的一法。倘知體而不知用,知假而不知真,知性而不知命,知始而不知終,知收而不知放,知進而不知退,知急而不知緩,知吉而不知凶,知大而不知小,知本而不知末,知有為而不知無為,知下手而不知結果,皆不得謂明道。倘稍知門戶而即自滿自足,以為道即在此,目空四海,再不求人,何能徹始徹終,縱橫順逆,自由自專,無遮無攔,直達聖域哉? 世間糊塗學人,恃自己聰明,妄議猜量,自是而不求人。或丈自博學,高談闊論,自滿而不求人;或得些旁門小事,不辨是非,自負而不印證;或遭逢高人指點,知個入門,自足而不深進。更有一等勢利之輩,書囊俗儒之流,拿起身份,高著胸膛,怕人笑話,不肯屈身卑下。如此之類,皆是以滿為害,怎能聽的真師奧語,入的通衢大道,進的聖賢堂室也。吾勸真心學道者,速將自滿關口打通。低心下氣,作個不如人人的模樣。不論老少賢愚貴賤高低,恭敬一切,莫可分別。見人稍有一長,即便誠心求教,不可放過。博學審問,人人是我師,處處可以學。何患理不能明,道不能成乎?否則,自滿自盈,無而為有,縱有真師,意欲指引,無隙可入,妄想明道,難矣。





畏難關



易曰: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至聖曰:君子遵道而行,半途而廢,吾弗能已矣。邱祖曰: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此皆言修道必須志氣堅固,而不可有畏難之心也。夫天下至難之事,必是至大之事。至大之事必須下至大之功而方成。若至容至易,一作即成者,則事必小而不大矣。性命之學大事也,其事包羅萬有,超越人天,脫五行,出三界。先天地而立其體,後天地而發其用。為聖為仙為佛,其事顧不大哉?事大而欲修此大事,為永久不朽之業,豈不難哉?然知其難而不畏其難,以生死為一大事,立志堅固,一念不回,至死方休。可以明道,可以行道,則難者不難矣。倘知其難而畏其難,不以性命為大事,始勤終怠,志念不專,疑信各半,逡巡不前,不特不能行道,而且不能明道,則難者終難矣。昔神光斷臂求法,即得達摩心傳。王中立立雪三尺,卒得伊川指示。邱祖淨身折肋,感得神明報信。蓋專心學道,誠一不二,且能感天地,通鬼神,而況於人乎? 世間糊塗學人,不知性命是人生第一大事,望冀得個工夫,便要作仙;妄想學些小乘,即要不死;聞說聖道精奧,須深鑽研,即便作難;聞說修道路遠,要捨身掩命,饑寒不避,即便退步;聞說道有始終,功有層次,火有時刻,至細至微,即便墜志。如此學道,進退不果,四大無力,志氣不振,怎能嘗得道中滋味,豈不誤了大事也?吾勸真心學道者,速將畏難關口打通。另換一個鐵石心腸。不避艱險,猛力前進,廢寢忘食。不管他得力不得力,見效不見效,愈久愈力,愈遠愈勤,一心前行,終必有得,難而不難。否則,畏難不果,若存若亡,口說而身不行,欲前而即退後,妄想明道,難矣。





輕慢關



中庸曰:大哉聖人之道,洋洋乎發育萬物,峻極於天,優優大哉。禮儀三百,威儀三千,待其人而後行。老祖曰:天上地下,惟道獨尊。複命篇曰:有物先天地,無名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此皆言道之至大至尊,匪人弗行也。夫道之為道,廣大無際,高深莫測,至無而含至有,至虛而含至實,無形而能生有形,無象而能生萬象,包羅天地,推遷日月,運行四時,育養萬物。無處不有,無物不存。昔孔子得之,而為儒教之聖;釋迦得之,而為諸佛之祖;老君得之,而為群仙之宗;黃帝得之,而跨龍升天;女媧得之,而煉石補天;旌陽得之,而拔宅飛升;天師得之,而分人判鬼;五祖得之,而位證天仙;七真得之,而不生不滅。古今成道聖賢,歷歷有考,不可以數計。道之尊貴如此,豈可輕褻慢視乎?若以平常小事觀之,而輕褻慢視,則非載道之材,乃是背道之輩,尚可以語道哉?蓋輕視乎道,則必以學道為容易知,而不能鑽研深入;慢視乎道,則必以行道為不足為,而不能苦力前進。不能入,不能進,憑何修持以成天下稀有之事耶?故學道者,先要知的道是至尊至貴之物。非可容易而知,等閒而得。方能發的狠心,用的苦功,經久不怠,必至成道而後已。 世間糊塗學人,不知道為天地所秘,鬼神所寶,輕慢小視,絕無誠心。或仗自己小聰明,以為能以會悟;或記幾句野狐禪,以為道即在此;或捉風捕影,以為實有所知;或指鹿為馬,以為實有所見;或遇明人詢問,大言不慚而絕無誠心;或逢同道考究,強辨自是而略無忌憚。又有一等口孽魔頭,聞人言道而便譭謗;見人看書而便憎嫌。以聖賢經典科論為包皮外象,以志士積功累行為下乘小事。偶遇高人,不肯低頭而反以高人自居。即能暫時低頭,又耐不得年月,受不得磨磋。殊不知學道求人,所以求人救我之性命耳。求人救性命必象個惜性命之人,然後,能明則感動真師指引,暗則感動鬼神扶持。若不象惜性命之人,便是不以大道為尊貴。既不尊貴大道,如何得聞大道,豈不愚之甚哉?吾勸真心學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