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   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_全文阅读_2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成鉛就也。還丹藥成,了人道也。金丹、神丹藥成,了仙道也。若以人道之了,誤認為仙道之了,是猶行道而未出大門,常在院內盤旋耳,仙果仙芽如何能現形哉!此段是承上起下之語,以上言還丹初乘之事,以下言金丹中乘之事,讀者須于此處著眼。

再安爐,重立鼎,跨虎乘龍離凡境。日精才現月華凝,二八相交在壬丙。

還丹成就,即是金丹之事。金丹作用,又與還丹作用不同,必須重安爐鼎,再置鉗錘,將還丹煉就一個永久不壞之物,方為極功,故曰“再安爐,重立鼎,跨虎乘龍離凡境”。蓋還丹之事,處凡之道,即前所雲“了人事”也。金丹之道,超凡之道,即前所雲“修仙道”也。未修仙道,先修凡道。既了凡道,即修仙道。跨虎乘龍離凡境,是由凡道而複修仙道也。龍虎,即還丹返出之真性情。靈根有象,還丹方成,性情雖真,猶未混化,靈根不固,恐有得而復失之患,務必將此性情陶鎔,絕無纖毫氣質,而後靈根得以完全,故曰“日精才現月華凝,二八相交在壬丙”。日精,即靈知,月華,即真知。靈根乃是靈知、真知精華凝結而成。日精才現,月華才凝,即是靈根之精華才現才凝。靈根精華現凝,即統真知靈知之精華。此精此華,才現才凝,不能遽然歸於中正。二八相交,真知靈知,剛柔相當,陰陽合德,不偏不倚,至中至正矣。不偏不倚,至中至正,非真水真火不能施功。“壬”即元精真一之水,“丙”即元神溫和之火。靈根得元精、元神水火烹煎,自然剛而不至於太過,柔而不至於不及。真中含靈,靈中有真,不中者漸中,不正者漸正也。

龍汞結,虎鉛成,咫尺蓬萊第一程。坤鉛乾汞金丹祖,龍鉛虎汞最通靈。

上言真知靈知,二八相交,全憑水火烹煎之功。真知靈知得水火烹煎,靈知之龍汞,歸於中正,凝結而不散;真知之虎鉛,歸於中正,成就而不壞。汞結鉛成,性定情忘,心死神活,從此一往直前,可以無阻無擋矣,故曰“龍汞結,虎鉛成,咫尺蓬萊第一程”。此第一程,乃金丹之第一程,非還丹之第一程。金丹頭一步功夫,先要將真性之靈知、真情之真知,鍛煉成一個渾然之物,方能靈根圓明不昧。若是真知靈知稍有些子迷昏,便有些子滓質加雜,算不得汞結鉛成,靈根光輝于何而生乎?夫修真之道,始終只是煉真知之真鉛,靈知之真汞以生靈根,別無他物。始而取坤位真鉛之真知、乾宮靈汞之靈知以為丹母,終而煉龍性真鉛之良知,虎情靈汞之良能,以結靈胎。坤鉛者,坎中滿。坎屬於道心,道心實則有真知乾汞者。離中虛。離屬於人心,人心虛則具靈知。虛實相應,以真知而制靈知,以靈知而順真知,道心常存,人心常靜,真而統靈,靈而歸真,真靈相合,能生靈根,故為丹母。此還丹之事也。龍鉛者,龍為性,屬木,鉛為真知之情,屬金。龍稱鉛者,真性中有真情,靈知變為真知,靈知混化矣。虎汞者,虎為情,屬金,汞為靈知之性,屬木。虎稱汞者,真情中有真性,真知變為靈知,真知混化矣。靈知真知混化,即人心亦化為道心。良知良能,一靈妙有,法界圓通,動靜無礙,逆順隨心,無事能瞞,無物能傷,故曰“最通靈”。最通靈,則靈根不昧矣。此金丹之事也。

達此理,道方成,三萬神龍護水晶。守時定日明符刻,專心惟在意虔誠。

始而性情真靈凝結,終而性情真靈混化,此丹道一定不易之理。能達此理者,修道方成,不達此理者,修道不成。果達此理,是始終通徹,表裏豁亮,如水晶塔子一樣,心竅玲瓏,一動一靜,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身外一萬八千陽神,身內一萬八千陰神,皆順聽其命,亦化而為護法神,故曰“三萬神龍護水晶”。是道也,說之最易,修之最難。蓋以采藥有時,煉藥有日,運火有符刻,須要守時定日,明其符刻,心專意虔,方能成功。否則,毫髮差殊,不作丹也。

黑鉛過,采清真,一陣交鋒定太平。三車搬運珍珠寶,送歸寶藏自通靈。

上言守時、定日、明符刻者。凡以為還丹真鉛到手,雖雲還元返本,猶是有質之物,未至剛健純粹,不堪採用,所謂“一毫陰氣不盡不仙”也,故曰“黑鉛過,采清真”。真而至清,即是有氣無質,鉛現癸盡,黑返為白之時。黑返為白,非是容易做出,必須奮大用、發大機,日乾夕惕,下一著死功夫,方能滓質消盡,故曰“一陣交鋒定太平”。交鋒者,不能退而必猛力以退之,既退盡滓質,真鉛至清而至真,絕無一點客氣加雜,靈根穩穩當當,不染不著,不動不搖,可以太平無事矣。三車者,《法華經》所雲“羊車、鹿車、牛車”之三車。三車搬運,比喻功力漸進之義。珍珠,即靈根之異名,以其靈根歸於清真,表裏瑩淨,故又取象,謂“珍珠寶藏”,即中央元牝之門。既得靈根太平,從此功力漸進,務必將此靈根珍珠之寶,送歸元牝寶藏,謹封牢鎖,日久自然通靈矣。

天神佑,地祇迎,混合乾坤日月精。虎嘯一聲龍出窟,鸞飛鳳舞入金城。

當靈根清真入于寶藏,先天祖氣充足,造化在內,神明不昧,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其功用與天地日月之精混合而為一矣。故曰“天神佑,地祇迎,混合乾坤日月精”。能混合乾坤日月,靈根即是乾坤日月。乾坤日月即是靈根。寂然不動,感而遂通,虎嘯而龍吟,鸞飛而鳳舞,陰陽一氣,呼吸靈通,入于金城不壞之境矣。

朱砂配,水銀停,一派紅霞列太清。鉛池迸出金光現,汞火流珠入帝京。

當混合乾坤日月之精,靈根已可無傷無損矣。然雖無傷無損,若無些子勉強,金丹不結,必須再進一層功夫,將此混合之物,運動虛無中神光真火,煉成一個精而又精、粹而又粹之寶,方是真寶,永久不能傷損矣,故曰“朱砂配,水銀停,一派紅霞列太清”。朱砂,即前結就龍汞之靈知。水銀,即前已成虎鉛之真知。汞結成砂,鉛變成銀,已清真矣。又經虛無中神火陶鎔,真中更生真。真之清者,複進於太清矣。火列太清,真進太清,砂銀一氣,金火同宮。金遇火而還元生明,火遇金而返本息焰,故曰“鉛池迸出金光現,汞火流珠入帝京”。金光者,真知常明之光。帝京者,心君所居之處,為靈知之火藏。金光迸出,真知至靈;火入于藏,靈知至真。真之靈之,神妙不測矣。

龍虎媾,外持盈,走聖飛靈在寶瓶。一時辰內金丹就,上朝金闕紫雲生。

當金還火返,真知靈知,均歸太清,龍性虎情,亦交媾而為一氣,急須外爐持盈,萬緣俱寂,不使有一毫客氣,乘間而入,自然寶瓶內爐,走聖飛靈,自相團聚,一時辰內結就一粒金丹。當斯時也,五氣朝元,三花聚頂,其光通天徹地,謂之朝金闕而生紫雲,真實不妄。此第二鉛就金丹之事,乃中乘之道也。

仙桃熟,摘取餌,萬化來朝天地喜。齋戒等候一陽生,便進周天參同理。

一時丹成,萬般滓質盡脫,只有天良一點靈根,圓陀陀,光灼灼,淨倮倮,赤灑灑,如仙桃成熟矣。仙桃成熟,取而服之,光生五內,神凝氣聚,萬化來朝,我命由我不由天,雖天地不喜不能也。既已服丹,命基堅固,此時須當齋戒沐浴,勿忘勿助,等候靜極又動,一陽發生,仿《參同》周天火候,可以凝結聖胎矣。

參同理,煉金丹,水火薰蒸透百關。養胎十月神丹結,男子懷胎豈等閒。

上言等候一陽生。此一陽,即凝結聖胎之陽。《參同》火候,最細最微,准諸易卦,仿乎月令,陽火陰符,進退止足,有為無為,無不俱備。當服丹之後,靈根真種落于黃庭,七日來複,微陽潛生,遵《參同》之理,以水火薰蒸,不使絲毫滲漏,漸生漸長,陽氣充足,百關齊開,百神俱集,霎時胎結。更加十月溫養之功,無質生質,無形生形,神丹成就,是謂男子懷胎。此胎乃金剛不壞之法身,非等閒血胞之凡胎可比。以其法身至靈至聖,故謂神丹;以其法身脫離萬象,故謂聖胎。神丹聖胎,總是一個不壞法身而已。此第三鉛就神丹之事,乃上乘之道也。

內丹成,外丹就,內外相接和諧偶。結成一塊紫金丸,變化飛騰天地久。

內丹者,即聖胎之神丹。外丹者,即還丹煉成之金丹。金丹是采先天虛無之氣而煉成,造化在外,故謂外丹。神丹是金丹服內,凝結成象,造化在內,故謂內丹。此內外;之分。其實內丹外丹,總是一個靈根鍛煉成就,以其有內外先後修持之火候,故有內外二丹之名。外丹成就,即修內丹,內外相接,功夫到日,內外和諧,通幽達明,混成無礙,結成一塊紫金丸矣。金至於紫,從大火爐中鍛出,內外光明,至剛至健,至聖至神,變化隨心,飛騰如意,入於最上一乘妙覺之地,陰陽不能拘,造化不能限,與天地同長久矣。

丹入腹,非尋常,陰形剝盡化純陽。飛升羽化三清客,名遂功成達上蒼。

上言變化飛騰天地久者。蓋以金丹入腹,剝盡群陰,化為純陽法身,十月氣足,嬰兒出現,羽化飛升,為三清殿上之客。到此地位,功成名遂,大丈夫之能事畢矣。

三清客,駕彩璚輿,跨風騰霄入太虛。似此逍遙多快樂,遨遊三界最清奇。太虛之上修真士,朗朗圓成一物無。

既為三清之客,有無俱不立,物我悉歸空,離塵世而入太虛,逍遙快樂,邀遊三界,最清最奇。然何以能如是哉? 以其太虛之上,修真之士,朗朗圓成,無一物掛懷,無一物能侵,與太虛同體也。

一物無,遂顯道,五方透出真人貌。仙童仙女彩雲迎,五明宮裏傳真誥。

一物既無,大道已成。成己之後,而又成物,方方行功,扶危救困,警愚化賢,功完行滿,玉帝誥封,名登紫府矣。

傳真誥,話幽情,只是真鉛煉汞精。聲聞緣覺冰消散,外道修羅縮項驚。

上言五明宮裏傳真誥,是大道完成、登於天仙之位矣。這個傳真誥、登天仙之幽情,至簡至易,約而不繁,只是用真鉛煉真汞,成靈砂之一事,別無他物。始而以真鉛制真汞,中而以真鉛合真汞,終而以真鉛成真汞。始終以鉛煉汞,汞幹鉛飛,煆成一塊足色紫金,為永久不壞之物,德配天地,故能受真誥。是道也,非在聲聞緣覺中而成,乃虛空內所做之事業。彼一切盲修瞎煉、外道之流,專在聲聞緣覺中作活計者,聞的此等幽情之話,茫然無知,則必且驚且疑,而縮項退後矣。

點枯骨,立成形,通道天梯似掌平。九祖仙靈得超脫,誰羨繁華貴與榮。

金丹大道,平坦之道,人人有分,個個皆能。得其真者,循序而進,如上天之梯,能起死回生,能超九祖先靈,其榮貴無比,世間之繁華榮貴,何足羨哉!

尋烈士,覓賢才,同安爐鼎化凡胎。若是慳財並惜寶,千萬神仙不肯來。

金丹之道,雖是平坦易行,然非烈士不傳,非賢才不度。特以烈士賢才,不慳財,不惜寶,提的起,放的下,以性命為一大事,故祖師願與同安爐鼎,同化凡胎。若是慳財惜寶之輩,不但祖師不度,雖有千萬神仙,誰肯來度哉?

修真士,不妄說,妄說一句天公折。萬劫塵沙道不成,七竅眼睛皆迸血。

此歌句句著實,敲爻示真。藥物老嫩,火候次序,進退急緩,抽添運用,有為無為,無不祥明且備,真足為萬世學人上天之梯。祖師猶恐後人疑惑不信,故又出此誓語,以明其心。我讀“妄說一句天公折”之句,不禁澘然淚下,見此而不發信心者,必非人類也。

貧窮子,發誓切,待把凡流盡提接。同赴蓬萊仙會中,凡景熬煎無了歇。

昔正陽帝君授祖師道後,玉帝勅召授職,飛升空中,謂祖師曰:“子當勉力,不久當如吾也。”祖師叩稟曰:“弟子之志,異于先生。若不度盡世間凡流,永不朝金闕”觀此,祖師不特成道後,欲把凡流盡提接,即未成道之前,早有此願。奈何祖師欲提接凡流,同赴仙會,而舉世凡流以苦為樂,熬煎不歇,雖祖師亦無如何也。

塵世短,更思量,洞裏乾坤日月長。堅志苦心三二載,百千萬劫壽彌疆。

凡流貪戀凡景,熬煎不歇,將性命二字,置於度外,殊不知人生在世,百年歲月,瞬息間耳。怎如道成之後,造化在手,性命由我不由天。洞裏乾坤,日月最長也。若有烈士賢才,尋師訪友,得其真決,堅志苦心,用功修持,二三年間,即能成道,萬劫長存,其壽無疆矣。

達聖道,顯真常,虎兕刀兵更不傷。水火蛟龍無損害,拍手天宮笑一場。

修真之道,特患不能達聖道耳。果達聖道,一了百當,真者能常,無時或息。更加符火鍛煉之功,大道完成,遂顯真常,雖虎兕、刀兵、水火、蛟龍,皆不能傷害。到此地位,受天宮之福,一切塵世苦腦盡脫,豈不拍手呵呵大笑耶。

這些功,真奇妙,吩咐與人誰肯要。愚徒死戀色和財,所以神仙不肯召。

這些功,即以上修煉之功。以上修煉之功,能超凡入聖,能起死回生,能虎兕刀兵不傷,能水火蛟龍不害,最奇最妙。有此奇妙,而人皆不肯要者,何哉?非不要也。神仙之事,雖愚夫愚婦,說者尊敬,聞者仰慕,但為財色所迷,不肯將性命為重,雖尊敬仰慕,皆是妄想,是以神仙不肯召引也。

真至道,不擇人,豈論高低富與貧。且饒帝子共王孫,須去繁華銼銳分。

神仙者,大慈大悲,度己度人,豈不願將至道告人乎?若不將至道告人,是有秘天寶,必非神仙。蓋神仙不擇人而教,高低貧富,帝子王孫,一等視之,總要能去繁華,能銼銳氣方肯告之。若繁華不去,貪圖名利,銳氣不銼,爭勝好強,饒是帝子王孫,亦不告也。

嗔不除,態不改,墮入輪回生死海。堆金積玉滿山川,神仙冷笑應不睬。

嗔者,一切執著煩惱是也。態者,諸般妄想貪圖是也。修真之道,首要除嗔改態。嗔除而心氣平,態改而情緣空。去假求真,以性命為重,即能遇真師,出輪回,脫生死。若嗔不除,態不改,已墮輪回生死之海。既欲腰纏十萬貫,又欲騎鶴上揚州,雖神仙對面,應必冷笑不睬矣。

名非貴,道極尊,聖聖賢賢顯子孫。腰金跨玉騎驕馬,瞥見如同隙裏塵。

世人不肯入至道者,不為利必為名,以其為名能以取貴也也。殊不知名非貴,道極尊。大道成後,為聖為賢,接引方來,代代相傳,子子孫孫,皆為聖為賢,其顯貴無比,彼塵世腰金跨玉騎驕馬,一身之榮貴,如同隙裏之塵,虛而不實,何足貴哉!

隙裏塵,石中火,何在留心為久計。苦苦煎熬喚不回,奪利爭名如鼎沸。

人生在世,如隙裏之塵,石中之火,最不久長,而人皆以假為真,苦苦煎熬,奪利爭名,如鼎水滾沸不休,何哉?

如鼎沸,永沉淪,失道迷真業所根。有人平卻心頭棘,便把天機說與君。

奪利爭名,損人利己,沉淪苦海,失道迷真,忘其本來面目,業根種深,所謂“世事萬般將不去,臨行惟有業隨身”。若有人看破世事,平卻心頭棘茨,般般放下,以性命為一大事,祖師必然提攜,祖師雲:“若人平卻心頭棘,便把天機說與君”,豈虛語哉!但世間無有肯平心頭棘者,雖欲說天機,與誰說乎!

命要傳,性要悟,入聖超凡由汝做。三清路上少人行,畜類門前爭入去。

上言說與天機,是何天機?即性命之天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