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   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_全文阅读_15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四大而今齊放下,本來面目入希夷。

只因漏卻本原真,任的拋身又入身,性命機關何在數,死生樞紐總由人。現成大藥能延壽。固有法財可救貧。行滿功完靈寶現,收歸土釜換精神。

何事人人盡愛生,怎知生是死之名。有生有死為空幻,無死無生是實程。若欲長生不死物,急須先死有生精。我今未死常如死,齊一死生歸太清。



贊寺口蘇真人仙殼



隱遁深山學牧羊,一塵不染了無常。汞鉛煉就長生藥,水火修成不死方。行滿何妨離色界,功完即便上天堂。丹房器皿依然在,千古猶聞姓字香。



奉呈癡道人蘇老先生



道人何事號為癡,好勝爭強總不知。位益尊時心益小,德愈高處意愈低。風塵路上擒烏兔,富貴場中合坎離。四智二彭皆化盡,鴻濛竅裏養靈旗。



讀癡道人蘇老先生煙霞問答



煙霞問答論修真,節節條條俱有因。命理功夫堪入妙,性宗口訣亦通神。分明指出杳冥物,確實闡揚恍惚珍。言淺意深藏大道,承先啟後再來人。



贈王岐山(四首)



久隱棲雲欲入園,忽來異客號岐山。開言便脫俗儒套,閒話不離大道間。十五年中研易理,四千卦內辨天關。心胸早抱王通志,常恨未瞻伯醜顏。

學易真宗已失傳,堯夫踵後再無賢。文人彼此求辭句,術士東西弄卦錢。河洛天機成玩物,羲文道脈作殘篇。先生有志身心理,須在圖中仔細研。

先天造化最難知,宜向後天細辨之。錯裏藏綜真竅妙,順中用逆是根基。六爻變化分吉凶,二氣迴圈見合離。只有些兒無字訣,當中一點最靈奇。

學易須當久用功,淺窺聖道理難窮。陰陽窟竅沒形象,造化璿璣有塞通。探[臣*責]方能知奧義,鉤深始可味香風。誠然悟到無言處,地軸天關在掌中。



除日自歎



去年除日在南台,今歲棲雲又轉來。自想韶光如過箭,暗悲靈藥未凝胎。火功到處丹生彩,陰氣消時意化灰。若有些兒形質物,此身未許脫塵埃。



新正元旦有感



過了一年又一年,發須俱白暗慘然。少時早得真師訣,老歲還搬無底船。只為前生功行淺,因而現世道緣顛。學如不及常精進,何日火中種出蓮。



逸人趙貴,直隸人。因誤傷妻,充配阜蘭。如瘋癲者五十餘年,潛修密煉,大開智慧,事前預知,官民皆敬之。嘉慶元年十二月,火焚東關民房百余間,時逸人居於酒肆高樓,三日前將所有等物散人,當火發之夜,危然大坐肆樓,竟為火化。予在棲雲山聞之,曰:得其所哉!因拈筆書七言律詩四首以贊之。



絕情無計惹冤愆,充發阜蘭路五千。鐵棍束身曾受難,木校屨趾且隨緣。知心惟有觀天亮,養性還同瘋子田。(觀天亮、瘋子田皆有道者,與逸人同時。)通邑大都修妙道,火中煉出一真鉛。

五十餘年下苦功,和光混俗似童蒙。黜聰毀智磨塵性,返樸歸淳養太沖。物我渾忘還本面,有無不立入真空。道成猶恐幻身累,莫若臨行一火烘。

赤帝遵天降火災,逸人何事劫間回。早從八卦爐中出,曾在五明宮裏來。已有真身堅似鐵,何妨委物化成灰。先知洩露前三日,盡把衣財散耍孩。

西秦久已少仙真,惟有先生煉法身。在俗獨能超出俗,居塵卻會脫離塵。一條戒尺消魔障,幾個包兒貯寶珍。平日謹言常艮輔,臨行大道授何人?



歎修行人回首慌亂者



修行要認定盤星,識得真宗入聖庭。四大原來皆假像,百骸到底是虛形。有無不立方稱妙,生死同觀始現靈。事業還從歸結看,臨時散亂苦伶仃。

窮理還當徹始終,須明一寶辨三宮。先將委物看成假,次把塵緣掃個空。足色真金從火出,純陽壽草在冬豐。欲求結果收園好,大造爐中早下功。



送眾門人年底回裏



道義相交事最嘉,師徒講習覓黃芽。夜深熬落天邊月,話久常忘盞內茶。隻字明時真足樂,一言會處實堪誇。諸君歲盡皆回裏,俱等來年各獻瓜。





詞類





棲雲山二十四景 寄調金人捧露盤



棲雲峻秀,天梯沖虛透。白雲窩,藏靈岫。朝陽談道因,清波洗心疚。翻影庵,借風月煉真復舊。三台九宮全,五圖七星湊。蒼龍蟠,靈龍龜伏。寂靜生偃月。面壁捨身肉。脫灑時,均利橋繼前接後。



題劉海戲蟾像 寄調步簷宮



海生金蟾蟾渡海,金水相合真主宰。蟾在海心光五彩,海得蟾輝消陰鬼。一陽初動是根源,急向海波將蟾采。得他來入元關竅,長生不死幾千載。



又寄調西江月



金生水兮順運,水生金兮進修。母隱子胎是丹頭,須要以無入有。彼我合為一氣,大小配作同儔。戊己成圭造化收,性命天長地久。



酒色財氣四調寄調如夢令



酒本糟粕汁漿,癡人愛如甘露。怪他醉昏沉,兇惡百般無恐怖,可惡!可惡!廉恥全然不顧。

色本胭粉骷髏,迷人一見神蕩。怪他淫欲生,無端暗裏生妄想,不像!不像!善惡報應如響。

財本禍福相連,愚人日夜算計。怪他用機謀,傷天害理多乖戾,私弊!私弊!損人利己何濟。

氣本壞事根由,庸人多無把柄。怪他一怒中,直作出傷生害命,爭競!爭競!此是人生大病。



又戒道者四詞寄調西江月



酒是迷人之物,入口性燥神狂,血熱氣促大不良,壞德喪行瞎障。道念化為妄念,靈窟閉塞無光,性亂命搖內外傷,貪他糟粕怎樣?

色是殺人利劍,貪愛決定生災,心動神迷氣散開,精髓暗裏受害。萬惡淫欲為首,邪念莫掛胸懷,見景忘情掃靈台,休將天良損壞。

財乃世路牛馬,道人何事弄懸?東騙西化顧眼前,哪管十方血汁。口債豈能空享?錢財終久要還,無功受祿枉遭愆,何如本分自便。

氣是養命根本,不謹暗生無明,些子觸犯入迷城,肆意無忌縱性。從來虛心受益,好勝決定傷身,謙恭忍辱是修行,處處低下守正。







曲類





寄劉陽宗(四曲) 寄調大還鼓



你不要狂顛,名利恩愛,都是惡緣。大限到來精扯淡,我勸你急解韁鎖上法船。須學個出世的高賢,驚地兒動天。

這性命因緣,不在別處,只在目前。日用夜作黃芽產,只要你辨的先天與後天。假若是死的他那邊,方活俺這邊。

大造化回天,一些竅亮,百般俱全。何須丹經千萬卷,可則是個裏機關不輕傳。誰知道半夜的雷翻,三日的月懸。

得真訣妙傳,並無強作,大是自然。降龍伏虎真情轉,還要你風波浪裏倒拖船。倘若是結就了汞鉛,霎時兒丹還。



戒徒(四曲) 寄調倒拖船



楊柳軟弱香檀硬。香檀硬,巧匠切取加刀刃。加刀刃,怎如那楊柳軟弱無材用。勸迷人猛回頭,奔前程。奔前程,急忙的顧性命。

時花怎如松柏耐。松柏耐,不似時花風流賣。風流賣,假若是一遭雪霜枝幹壞。勸迷人遠世情,出塵埃。出塵埃,尋法兒超三界。

斑鳩巧舌鶴惜氣。鶴惜氣,千百年壽生毛翡。生毛翡,笑他那能言快語速死去。迷勸人逃聲名,須見幾。須見幾,猛個的振剛毅。

齒本剛強舌頭軟。舌頭軟,無傷無損亦無患。亦無患,不似那剛強東西遭根斷。勸迷人退一步,斬葛纏。斬葛纏,方是個真好漢。



訓徒(四曲) 寄調解三醒



在後生正是好向,到中年半度韶光,歲月豈可輕空放。轉眼時,兩鬢霜,閻王一時來討債,你將何物去承當?枉了我好心腸。怎得個出世丈夫,把道教兒闡揚。

歎迷徒不務正欵,笑學者妄想神仙,神仙須得好人幹。貪嗔癡,樣樣全,口吃的酒肉厚味,心懷的鬼計千般。好教我心可憐,怎得個異奇男子,好渡上了法船。

古自今道德兼有,今自古方便為頭,從來仙佛慈悲做。糊塗蟲,錯下鉤,不想真實去學好,一心只要赴瀛洲。好教我心甘休,到不如裝聾賣啞,省了些煩惱憂愁。

金丹理無甚怪異,性命事有何出奇,說破秘密真一氣。采得來,壽天齊。只這是不死真訣,再莫向別處猜疑。但只要善根基,似這些醉生夢死,包管你一張驢皮。



讀西遊有悟(五曲) 寄調鵲悄枝



一更裏,自思量,想著性命好慘傷。精細鬼與伶俐蟲,日日兒奔忙。不知這廣智廣謀何心腸?刁鑽古怪甚模樣?假若是閻王要命誰承當?

二更裏,邪魔生,九頭獅子領陰兵。有來有去傳音信,圍住了雙林。可恨那混世魔王發喊聲,萬聖老龍不寧靜,險些兒人參果樹挖了根!

三更裏,睡朦朧,解陽山上一聲鐘。驚醒夢裏鐵羅漢,跳上了虛空。把一個定風珠噙在口中,金剛鐲套了牛鼻孔,那怕他白額虎來獨角龍。

四更裏,眼正開,雲散當空月出來。照見通天河底清,現出了蓮台。觀音菩薩親手栽,休教靈感大王把真種環,為只為滅法國裏去脫災。

五更裏,陰氣消,東海底裏日出潮。接引佛現淩雲渡,脫了臭粕糟。到這裏體變純陽錄天曹,生死簿上名勾了,才算個大丈夫萬古英豪。



答崔高齊(五曲) 寄調五供養



你休要心性急躁,這生死關口,不是那等閒脫逃。先要你認真了性命,將念頭兒抱牢。又要你辨得明先天後天、陰陽的根苗。假若是識的嬰兒,見的阿姣,到那時再去磨鋼刀。

你莫得三心二意,必須要道德兩用,功行並齊。大抵是德可服鬼神,易曉得天機。大抵是無行的魔障多生,難遇著真師。這些話休要輕看,莫要驚疑,能行持才是立根基。

須曉得大道不怪,不過是平平常常,陰陽的種栽。總要你效男女配合,凝結個聖胎。因此上不得執著了一己,別求個朋來。這些子順是人物,逆是丹材,無師傳你不要強亂猜。

若得了真傳實授,外五行就,自能勾內五行留。這些兒無言語的造化,鉛和汞相投。可則是片餉的天機妙用,生死兒不愁。要知道最是簡易,大是風流,真實理何須那強造修。



題陳希夷睡像(四曲)寄調四邊靜



睡睡睡中快,這個方法不輕賣。旁門足三千,非妖即是怪。金液大還丹,得之超三界。噫!這等自在仙,真個長不壞。

睡睡睡中樂,這個方法誰摸著。始則必有為,終焉要無作。性命歸一家,人我俱忘卻。噫!這等自在仙,真個人難學。

睡睡睡中好,這個方法怎尋討。捉住天地根,取來混元寶。安在太虛空,無煩亦無惱。噫!這等自在仙,真個世間少。

睡睡睡中妙,這個方法人不要。彈的無弦琴,唱的無字調。鴻蒙打一盹,醒來呵呵笑。噫!這等自在仙,真個丹書召。



睡仙塔院流題(五曲) 寄調五供養



大道幽遠,盡性至命,元之又元。說甚麼運氣並存想,說甚麼泥丸與丹田,說甚麼采閨丹,弄爐火,打坐參禪。告學人求秘訣,問先天。果若是知兩弦,那怕他花裏眠。

火候萬變,觀竅觀妙,教外別傳。再休誇觀空與靜養,再休誇機鋒與禪關,再休誇避塵世,絕人事,便是法船。告學人訪真師,煉九還。果若是翻地天,那怕他花裏眠。

神州赤縣,黍米一粒,作佛成仙。須要知內外的兩藥,須要知先後的二天,須要知陽來複,陰來姤,符火烹煎。告學人鑿混沌,取真鉛。果若是識得一,那怕他花裏眠。

心法一貫,大包宇宙,小入毫端。采藥時降龍又伏虎,合藥時坎離要倒顛,結丹時須防危,又慮險,沐浴自然。告學人登道岸,用蹄筌。果若是透天機,那怕他花裏眠。

得一畢萬,鬼神不測,世人怎參。大抵是要竊奪造化,大抵是在虛空周旋,大抵是三姓合,五行攢,四象和團。告學人性命事,理無邊。果若是大通徹,那怕他花裏眠。



答張西川 寄調字字雙



問道如何是真鉛?似電。龍虎窟裏采兩弦,鍛煉。水火相濟結成團,一片。陰盡還我未生前,仙眷。





銘贊類





自在窩銘



棲雲之陽,有個窟竅。左右護衛,前後緊要。風塵不侵,日月內照。至虛至靈,最神最妙。山人居住,獨弦絕調。名利不牽,富貴難鉤。有時自歌,有時自嘯。有時自眠,有時自跳。噫!興來岩頭吼一聲,恍惚空中有人叫。這個自在口難言,捧腹呵呵一大笑。



又銘(省城五聖詞有小屋一間,予曾居之,亦名自在窩)



此間屋兒,不漏不破。不高不低,不大不小。外面是三楹,內裏容一座。未許人來往.惟有我坐臥。無拘亦無束,自唱還自和。終日玩圖書,深夜辨功過。常將玉液烹,閑把金華磋。噫!分明塵世造化窩,包藏天地古董貨。其中趣味少人知,快活受用暗賞賀。



燈壁銘



恰是太極形像,體具日月模樣。內裏一團光華,外面些兒不放。黑中有白蓄真,陰內含陽避瘴。噫!識得此物謹收藏,瞳人不損長明亮。



布袋和尚贊



這個和尚,本來模樣。聖賢心胸,乾坤度量。丟開千般,看破萬象。如醉如癡,似狂似妄。笑嘻嘻無愁顏,憨懂懂沒魔障。噫!只為默會人情諸緣空,因此放下布袋都了當。



馬拙菴贊



這個老煉,曾見本面。不識不知,無貪無戀。真主獨親,幻形何羨。火種金蓮,石飛玉燕。色空弗拘,隨機應變。滓質全消,身心一片。自有而無入太虛,決到西天成仙眷。



睡仙張真人贊



東得天機,西修道要。塞艮開坤,先號後笑。長春之徑,希夷之竅。萬緣悉除,孤明獨照。有無歸空,形神俱妙。噫!四十年來苦多端,三千功滿應天詔。國朝甘省第一仙,至今人稱為絕調。



靜菴阮真人贊



南越生身,中華出首。燈續碧雲,神明樞紐。地軸由心,天關在手。運轉南辰,推翻北斗。雄裏守雌,無中生有。鉛汞相投,龍虎不走。火煉三三,功完九九。大隱居朝,潛修滌垢。儒教高賢,道門巨拇。噫!奇異兮,達摩胸襟。圓通兮,曼倩心口。脫凡塵兮,羽化登仙。得正果兮,萬古不朽。



性潔和尚贊



這個形狀,其實異樣。手捏數珠,盤膝床上。斜披袈裟,靜定拄杖。擬似真空,儼然妙相。噫!錯認成自在菩提,原來是性潔和尚。



又贊



聞說這老漢,生平不亂幹。孝弟俱無虧,物我一齊看。靜去悟禪機,興來講公案。只知佛法真,不被根塵絆。五十年間煉身心,不二門中度冰炭。忽的桶子鐵箍開,般若波羅登彼岸。



儀淸上人贊



湟水瀠洄,秀氣聚積。所生伊人,出頭便異。幼入法門,長成慧器。謹守戒規,精研經義。一念純真,萬緣俱棄。夜不放參,日不亂意。打破疑團,悟徹機密。窺見性天,磨明心地。直登波羅密,大開般若智。離卻種種邊。功德難思議。



達摩贊



東印生身,南贍正果。長蘆下功,少林冷坐。來時單身渡洪江,去時只履脫塵鎖。噫!只因你當年傳法留衣缽,惹出後世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