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   道教刘一明修真文集23册合集_全文阅读_13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十月功夫慮危險,九年面壁絕諸緣。乍雷一聲天門破,跳出金色不死仙。到此地,脫劫難,才稱丈夫男兒漢。形神俱妙隨有無,隱顯莫測任聚散。卻居塵世積功勲,更在人間救災患。道全德備受天符,乘鶴跨鳳赴仙宴。真履實踐苦千般,至此方了這公案。此等事,世少有,卻要口傳並心授。可笑旁門俱稱能,拋去正道皆出醜。不是外邊亂找尋,便在渾身胡推扭。休糧閉息及思神,持咒度符或拜鬥。烹煉金石想飛升,吞餐閨丹作壽酒。不知自錯更錯人,那曉造業又造咎。勸學人,細推詳,須舉高見認家鄉。大道不是輕易得,金丹豈容等閒嘗。若是順手即取得,必非真訣盡荒唐。要成經久不易事,早立經久不易方。如聽梆聲糊塗做,枉在道門走一場。



陽精歌



人生世間何事好,惟有大道延壽考。榮華富貴皆不真,恩愛牽纏盡煩惱。酸甜苦辣我曾嘗,勢利慳貪一概掃。專心致志要修行,東奔西走訪師保。遇的俱是野狐禪,何曾見個高明老。漢上偶遇仙留翁,夜半細示造化功,至簡至易微妙訣,不有不無是真空。一句能統群經義,片言揭去幾層籠。猶如醍醐貫頂上,恰似甘露灑心中。方知祖祖心傳法,始聞聖聖異香風。臨行付與一圓彈,吩咐教我細磨斡。五行四象在內藏,三元八卦其中貫。外皮滓質若盡消,內面精明自發煥。下照地府與幽都,上徹虛空沖霄漢,妖魔鬼怪不敢侵,水火刀兵難近畔。藏之無形卻無蹤,用時消災亦消難。此物本來無可名,強而名之號陽精,非銅非鐵非金玉,無形無象無色聲。其體堅剛不可破,其性永久莫變更。寂寥境中絕不見,鴻蒙竅裏芽始萌。生在先天為至寶,落于後天掩光明。掩光明兮本原失,埋末塵中封固密,必借人力修造功,黑中方有真白出。冒然下手返傷真,當知有訣有法律,先安爐鼎要堅牢,次運水火須誠實。猛烹極煉審吉凶,日乾夕惕莫安佚。煎熬功到剛變柔,別有妙用細制修,取得東華太乙石,盜來王母瑤池湫。曆劫根塵都洗去,萬般瑕疵休存留。細淘細刷何限日,時研時磨不計秋。耐得頗煩方深造,下得攻苦嘗甜頭。這個工程有次序,還要時刻嘗審諦。防危慮險察盈虧,隨機應變觀形勢。太過恐怕胎有傷,不及必然事無濟。失誤覺察枉費功,毫髮有差大乖戾。知的止足方到佳。曉得消息才精細。忽然露出園陀陀,千磨百煉始見它。如珠如露一點亮,非赤非白五彩拖。或放或收由心運,可隱可顯隨手摩。將來秘藏象罔櫃,謹慎嚴鎖太虛窩。四十九日文火養,八十一化成大羅。大羅何嘗有形狀,包裹天地與萬樣。其小無內怎形容,其大無外難比量。日月有更這不更,宇宙可喪這不喪。到此休歇才罷功,打破虛空方了當。說時超出三界外,知之還藏方寸上。此是仙翁親口言,願結知音認本原。本原即是陽精號,陽精即是仙佛根。保惜能以延性命,修成便可傲乾坤。堪笑旁門亂作造,可歎曲學盡迷昏。不向家中尋真寶,卻在身外覓桃源。那曉心傳真妙訣,直登道岸上昆侖。



去病歌



欲修真,先去病,渾身無病方延命;若還有病不肯除,猶如瞎子跳坑井。

有恩愛,有俗緣,身不由主被絆牽;一刀兩斷無掛礙,方能脫灑登法船。

高傲心,最害事,有己無人自誇自;縱有明人在眼前,怎肯與爾露一字。

性兒燥,氣不平,磕著撞著起無明;大火燒身難禁止,七竅冒煙耗元精。

嫉妒心,傷天理,見人好事即不喜;面是心非藏陰毒,終亦必亡而已矣。

既吝嗇,又貪圖,枉與錢財作僕奴;堆金積玉如山嶽,買的閻君不喚乎?

嗔恨心,至毒惡,記人小怨如結索;累年積月不能忘,怎得超俗扭鬥杓。

喜奉承,惡直言,金石良藥反成冤;不知改過與遷善,隨心任性怎出樊。

愛安閒,怕辛苦,懶惰怠懈莫修補;只說惜氣養精神,那曉勤勞還太古。

圖飽暖,怕饑寒,為衣為食打算盤;養其小體失大體,一世不能出泥灘。

說是非,論長短,聰明外用將人管;招災取禍惹嫌疑,何如返照自過款。

恃才智,不低頭,妄猜私議亂搜求;怎曉虛心能受益,自滿終久取愆尤。

不老實,多詭詐,一言一語皆虛假;暗藏盜心不虔誠,誰肯洩露真造化。

不修行,不積功,妄想平地上天宮;自古多少成真客,那個不是大德翁。

念不堅,志不久,半途而廢獨出醜;終以全始方到佳,有始無終怎得手。

不能弱,只好強,專在人前現才長;孰知大巧若大拙,無咎無譽是良方。

覓緣法,受供養,挪賬累債不自想;無功享祿如何消,來生決入業障網。

看經書,不細心,隔靴瘙癢外皮尋;深入理窟方有造,淘去石沙始見金。

怕窮理,想口訣,片言隻語要通徹;邪正罔分聽梆聲,無怪身上胡扭捏。

才入道,稱修行,學些功夫哄愚盲;不知誤人還誤己,昏昏到老無一成。

不本分,形跡怪,裝模作樣人前賣;如此舉止望修仙,怎能近的真法界。

既學道,不遵師,陽奉陰違欲何之;一句重話不能受,日久反出譭謗詞。

貪美味,喜糟酒,借言酒肉穿腸走;耗散精氣昧本心,暗裏喪了滋生母。

夜安臥,晝閒遊,只圖自在度春秋;性命大事如兒戲,年滿月盡何處投。

以上病,盡苦惱,必須條條一齊掃;若有一條未除根,隔紙乾坤難尋討。

勸志士,再三思,大道豈是等閒知;若非脫俗男兒漢,如何見的未生時。

真學人,必誠敬,內外無辜乾乾淨;朝斯夕斯念頭牢,腳踏實地步步正。

仙真眼,最高明,學人好歹認的清;果是道門超群格,方指火候並工程。

先學人,再問道,學成學人可深造;莫愁天機難得知,苦儘自有人來告。

人來告,病始無,才是真正大丈夫;謹遵師訣勇猛進,終久得個太極圖。



修道辯



夫道者,包羅天地,運行日月,統攝造化,養育群生,無處不在,無物不有。人能修之,可以奪造化,扭氣機,了性命,脫輪回,延年益壽,超凡入聖。故修道為天下第一件大事,又為天下第一件難事。所謂大事者,人生在世,萬般皆假,惟有性命最真;所謂難事者,步步要腳踏實地,處處要返樸歸醇,與天地作對頭,與陰陽爭勝負。故修道謂之修真,又謂之修行。曰修真者,性情不和,而必修之於和;言語不信,而必修之於信;心地不善,而必修之於善;意念不定,而必修於大定;氣質有偏,而必修於無偏;凡一切貪嗔癡愛、是非人我、明欺暗昧等等乖障心腸,盡皆除去,不留些子於方寸之間,歸於無識無知本來一真而後已。今之道人,不思修真二字為何說,或搬運一身有形之氣血,拆東補西,取下運上,後升前降,搖骨擺髓,搬弓扯弩等等扭捏做作之事,以為修真,是專在肉皮囊上運功夫,乃系修假,何得謂修真?殊不知色身乃天地之委物,暫時之旅寓,三寸氣斷,真靈不返,只有一團膿血臭肉。可知修此色身者,終歸於空亡,顯而易見。曰修行者,酒色財氣不可染,聰明伶俐莫妄用,視聽言動不隨心,損人利己不去做,傷天害理不去為,見有善事必要行,見有惡事必須遠,世人好的不可好,世人圖的不可圖,常人不能受者我能受,常人不能過者我能過,有才而不使,有功而不伐,治己最嚴,待人最寬,不違師命,不哄十方;凡一切不明不白,不中不正,瞞心昧己,喪德失行等等糊塗固執舉止,盡皆改過,歸於光明正大、中規中矩而後已。今之道人,不究修行二字是何義,或深山避靜,或守空定坐,或閉息養氣,或默朝上帝,或持念忘形,或守一穴一竅,或行六字真言,或避穀而休糧,或對鏡而思神,等等著空事業,自謂修行。殊不知修行是在行事處修持,一步一超,真履實踐,於大火裏栽蓮,在泥水中托船,在塵出塵,處世離世之謂,豈是空空無為,孤寂守靜之說乎?如雲孤寂守靜是道,謂之修靜則可,謂之修行則不可,此易顯而易見者也。更有一等糊塗癡漢,或煉五金八石,或燒二氣靈砂,或服黃精蒼術等藥,妄想延年;或行三峰采戰,或取紅鉛梅子吞服飱嚥,妄想接命;殊不知金石草木,與我非類,他人氣血,與我不連,安能接命延年,此又不辯而可知者。以上邪正判然,是非大異。凡一切著空執相,不合大道事務,可以類推而曉然矣。至於采鴻蒙未判之始氣,盜陰陽造化之生機,扭轉斗柄,捉住天根,追一氣於黃道,會三姓於元宮,在市居朝,真著實行,大作大用,又非旁門曲徑所能知其一二也。更有一等愚人,妄想作仙,不思性命為何等事,又不思自己身分為何等人,又不肯向古人經書上細心辨別理義,邪正罔分,是非不知,只想求人口訣;一言半語,便要通徹;偶遇僧道兩門之人,傳些做作工夫,或說些頑空事業,以為真實,如獲至寶;心高氣傲,假裝有道,再不求人。天下學人,大半皆然。直至臘月三十日到來,閻王討要房錢,五穀倉官討要飯錢,空手光拳,無處推那,只得連夜逃避,又不知在何處住腳矣。又有一等累債庸夫,既已出家,苟圖衣食,不信世間有此延年之道;打夥成群,東拐西騙,碌碌不休,功行不行,罪孽日積,反謗學好之人;聞人言道,不知自悔,且生憎惡。殊不知自修自得,不修不得。譬如農家,每年苦力耕種,儉用少費,倉有餘糧;忽遭荒旱,得以濟饑度命,不至餓死;除費之外,猶能濟人,且獲大利;若不苦力,懶惰,收糧有限,生平又不本分,一日耗費兩日之物,每年猶自不足,及遇荒年,無處借貸,有死而已。出家者亦是如此。真心出家之人,修持性命,勇猛精進,積功累行,至於大道完成,超出生死岸頭,性命由我不由天,亦如農家倉有餘糧,遇荒年而不至餓死也。若生平不重性命,不知修道立德,認假作真,費精耗神,不但不能延壽,而且反促其壽,如農家無有餘糧,遇荒年而必至餓死,此亦不辨而可知者。道門中有三乘之法,上乘者,長生久視,成仙了道;中乘者,開壇演教,度化群迷;下乘者,苦己利人,隨處方便。三乘量力行去,各有結果。吾勸同道中人,務上乘者,須先看丹經子書,細心搜尋實理。蓋丹經子書皆祖師心法命脈,道之真偽,法之是非,有為無為,外道正道,無一不說。細玩經書之理,辨明是非邪正,明師盲師,一見便知;縱然不得大道,亦不至誤入旁門,枉費功夫矣。若宿根深厚,再加修德立功,一念不回,終遇真人提挈,明道成道,可以有望。務中乘者,屏除雜念,棄絕俗事,志念純真,大經小懺,日夜誦習,必至無經不會,無書不解,更要誦古人之言,行古人之行,方能感動十方神明默佑;不可僅記話頭,以應故事;更不可借經圖利,以謀衣食。特以十方所信服者,信服其品行高超,舉止端正,故開壇演教,一言一語,人皆喜聽。又要慈悲一切,物我同觀。若誦習經書,日久到的得意忘言處,必有所悟,再遇高人指點,大道可冀。務下乘者,當方便為先,攻苦為要;修橋補路,施藥舍茶,忍辱受垢,性情和平,忿怒不起,名利不貪,世事不染,隨緣度日,衣食任命,生死交天,大小功行,隨力行去,不怕辛苦,始終如一,百折不回,死心踏地;久久行持,功行到日,苦盡甜來,自有高人接引,得聞香風,大道可冀。雖曰三乘之道,功成則一,切勿自暴自棄,有誤前程。所謂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時度此身。祖師憐憫,其何如哉!www.taoismcn.com





會心外集





卷上





詩類





五言絕句





正道(二首)



五行不到處,父母未生時。一點真靈物,凡人未易知。

龍虎誠虛比,乾坤亦枉然。但能知二八,自可煉先天。



睹物有感



滿山樹木栽,那有棟樑材。非是求全備,斧斤削不來。



聖凡分途



聖凡相隔者,只是在毫釐。順去為凡道,逆來即聖基。



見人圖利有感



人將衣食重,性命看為輕。翻個跟頭過,何愁道不成。



遊棲雲後山



杖藜到後山,滿路茨枝攀。火速磨鐮斧,來春一概刪。



歎修道不識真



釋子每觀空,道人多執相。具此相空心,總非那個樣。



勉學人



打混推磨子,光陰如數指。心強氣不振,怎得明生死。



土霧(時有賊匪作亂)



塵氛連日起,鳥獸不安生。怎得降魔杵,乾坤一太清。



日中飄雪



日中飛雪花,煉出白朱砂。收入葫蘆內,等閒不敢誇。



訓徒(二首)



觀外以知內,存心即見行。模糊圖熱鬧,大道幾時明。

學道果心誠,自然氣質更。時時研義理,過錯在何生。



勉學人深入



學道十餘年,未曾知自己。有時遇著他,決定不歡喜。



天外天



若言天外天,誰肯信其然。果莫包羅物,此天何處懸。



中道



天地那麼大,聖賢這等全。聖賢天地裏,總是在中旋。



爐灰



爐灰爐裏滿,火氣不能行。鐵箸方通利,壺中已有聲。



窮理



道理要深思,思深默會之。十分功在己,一點始求師。



歎學人不會意



大道本無言,借言演道源,有言猶不會,何況絕言喧。



步五圖峰



獨步五圖峰,忽然識本宗。義文如在目,天地位心胸。



偶作



心中無個事,十日九消停。閑把元關扣,當人抱玉瓶。



獨睡洞中



獨睡石窩中,寂寥入太空,不知塵世事,一切付東風。



聖凡



小人圖口腹,君子養天真。只此些兒別,聖凡大不倫。







兩腳行天下,真靈在內含。萬般虛景象,那向眼中耽。







住而無所住,住出於無心。神氣融和處,常聽太古音。







身心都放下。內裏有真人。坐在無為樹,何曾染點塵。







睡臥鴻蒙竅,氣專神亦安。猶如雞抱卵,養出大還丹。



好茶



生平厭厚味,酷愛飲清茶,嗽淨心腸穢,好吞七返砂。



燈花



昨夜燈花結,今朝有客來,何能先報信,只為具靈胎。



風雷



風在林中嘯,雷從雲裏轟,說無還卻有,總是氣成聲。



覓寫書人不得



欲覓寫書人,十年猶未見,堪歎性命機,怎得遇良善。



題鯉魚朝月圖



一味水中金,華池著意尋,地雷聲震處,月窟露天心。



棲雲山二十四景



均利橋



雲裏現鼇背,空中架虹梁。行人休問渡,普利到仙鄉。



洗心亭



亭前旋碧水,屋後起高山。洗卻塵緣垢,白雲任往還。



上天梯



本是雲中物,如何墮落山。只因開覺路,不礙在人間。



風月嶺



風來空谷應,月照天梯明,夜靜登臨望,混淪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