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内在小孩解道德经   内在小孩解道德经_全文阅读_5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10 明白了是人在光中(2)

天门开阖,能无雌乎?天门指泥丸百会穴,小孩的囟门,这是阳神出来的产道。入定出阴神,见魔见鬼,出的是纯阳神,叫无雌,雌就是阴。这时候就可以检验消魄全魂的功夫到不到家,守道虚灵元神当家的功夫够不够了。否则,出的是阴神,被虚幻的魔境弄得精神不正常。

明白四达,能无知乎?明白指性光朗照天地,虚室生白,人在光中,湛寂常照而没有照心,穿越太极玄,黑白隐显都通达,但能保持一念不生,叫无知。一点阳神,周遍六合,通天达地,无所不照,无处不普,才为真人。

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像天地之心,养育了万物而不据为己有,夸耀自己的养育之功;为而不恃矜持之力,长而不假制服之劳,就是这个无为之心,保证你全部的成功,有了这颗心就是深远的德。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玄之又玄,无处主宰于我,是谓玄德。不由天,不由命,而由我,一点道心,谁能似此?全德全玄,而不改神也,仙也。

这一章将得药、还丹、脱胎的功夫一一说出。要虚极静笃,含三抱一,恍惚杳明,守中还丹。泯灭觉知,化有为于无为,浑有知于无知,则一元真气长存。我们平时轻易说出的“知道了”、“明白了”,那可不是容易的事。知道了已经是神仙了,明白了就是人在光中,通达玄境,已经六通具足。

11 一灵觉照才是万年不坏之身(1)

11一灵觉照才是万年不坏之身

第十一章无用

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这一章讲用空、用虚。车轮、陶器、房子都因为中空才能用,人体四肢百骸因为中宫有一虚灵元神坐镇,人才是活的;有形的都不能长生,车轮、陶器、房子、人都是后天的东西,阴阳化生而来。阴阳者后天地而生,有形状方所,逃不脱生老病死。

辐,车条。古代车轮之辐条有三十根,以象征月有三十日。毂,车轮中心的空的插轴孔。埏,和。埴,土。户牖,门窗。车轮、陶罐、房子都以这个有形的东西为便利,以无形的中空为用。杯子没有中空怎么用?用的是杯子,还是用的空?当然这个空是非常有用的。老子这个话针对的是虚无大道。道至虚至无,看不见摸不着,却可以通过阴阳来显现。炁属阴阳,道生一炁,一炁化阴阳,万物从此生。要摸着这个虚无的道,离不开阴阳,但阴阳是后天的东西,不可以做长生的丹。将阴阳返回太极,太极是先天,阴阳是后天,先后天合一,才是见大道。这就是老子为什么总在强调用无、用虚。丹道在炼有形的气时,必须炼无形之丹,才能成就。以实返虚,后天返先天,先后天化一,才能成就大道。

这一章要人外静内动。很多有为的练气,是外动内静;先天真一之炁,则是外静内动。车载重行千万里,其形稳如泰山,听其腹之转动,若周天移星换宿,周而复始,此阴阳变化之枢机,而车不知己之动,随轮之转也;埏埴听其自然,随人造作以为器,借水火以成形;室乃人之居,若不开牖,其室不明。三者,车不知为车,听其辐也;埏埴不知其为埏埴,听其器也;室不知其为室,听其牖也。辐乃车之黄庭,器乃埏埴之黄庭,牖乃室之黄庭;车无辐不行,埏埴无器不用,室无牖不明,人无中宫不生;辐坏车敝,器坏埏埴亡,牖坏室崩,中宫坏气断。“有之以为利”,有利必死;“无之以为用”,无用必生。

如何操作这个用无不用有?在人体则集中在黄庭处用无。中宫黄庭,丹田之上,中脉交汇区域,元神居处。凡调息细匀,微意轻照即止,念中无念,中和在抱,归于自然而无作之功夫,往往在丹田稍上部位出现炼丹反应。丹家以双目中间一穴为“性户”,是性功修炼之地;垂帘观鼻,是将双目日月神光照入中宫。守定黄中,在无极之先,无思无虑,将自家心中未起念时,看它如何起,看得真时,将此一点真光,急收拾来降于中宫。此即是“收来白虎归家养”。久之有一点真气,如火星一般(性光也,药物来也。)即现于眼前。不可着意,到此时自然得药,山根祖窍的性光从点点白光到虚白一片。

11 一灵觉照才是万年不坏之身(2)

车轮之转动象征人体真气的运行,称为河车。经脉是车辐,空灵而妙的元神如轴心;身体如房舍,内空之处神气运行。很多人真阳没有升起,只是人为意念在做小周天。意为火,真气为水,无水行火,水愈灼枯,火愈炎烈,结果是邪火焚身。最初真阳发动,生殖器自然勃起,只是微阳,不能转动河车,只可归炉保存。当丹田有温暖之气冲冲直上,自脐至眉间一路有白光闪现,真阳之气壮足,玄关冲开,不用引导气会自然升降。真阳之气从内肾到尾闾、夹脊,上玉枕、泥丸,下重楼降宫,送归丹田,阳六时进阳火,阴六时退阴符,卯酉时沐浴。当目有金光,鼻有抽搐,脑后有鹫鸣,丹田有火珠之耀,腹中有震雷之声,才可以停火。精气全部气化,外阴收缩,若有一分精未化,窍不闭,气不团,阳不缩,不会出现上述六种功效。

大道之要不过神气,先天元神为体,后天识神为用。混混沌沌、无知无觉时才是元神。神气不外虚实两字,水底金生,有蓬勃氤氲之状,此实也;而上升下降,听之自然,出以无心,则实也而虚之矣。又如灵阳一气原无声嗅可言,此虚也;而彼此感召,自归炉鼎,炼成胎婴,则虚也而实之矣。如此虚中实,实中虚,才是成仙证圣之本。

对入道的下手功夫胎息来说,后天呼吸返回先天的胎息,把这两种呼吸调和成一种,好像还有呼吸的动作,但是气到胸部就返回到下面了,并没有走口鼻出气。气在腹部一起一伏地动作,这就是把两种呼吸凝聚为一,就是阴阳返太极。如此真机才能发动,才会结丹。胎息调节得好,全靠虚灵元神。哪个是元神?静极一动是,第一眼是,那当下一刻的觉照是。比如第一眼看一个人身上放光,再想仔细看光没了。看到光的第一眼是元神,再看是后天意识。第一念、第一眼才是真理。守住这个第一的觉心、照心,它才是元神,它与元精合一才能结丹。只这一灵觉照才是万年不坏之身,其他都是幻象。此一觉犹如电光石火,当前则是,转眼即非,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平时审得清,临机方把得住。

12 元神无存生机遂绝(1)

12元神无存生机遂绝

第十二章检欲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

这一章教人触物不著,一心内听、收神、收身、收心、收意。目为五色迷惑,纵性怡情,目注实际上是神注,消耗神的能量,带来气阻,因而目盲。眼睛向外看,眼睛是肝之门户,肝气是眼睛内在能量的支持。耳朵是肾的门户,听多了伤肾。口是脾的门户,吃多了伤脾。人的五根与五脏是互为表里的一对阴阳,外为阴内为阳。五根是散阳气的,所以是阴根,向外耗散五脏之炁,向内则收敛五脏之阳气。五脏之阳来自先天元气,五根实际上是漏先天元阳的窗口。把这些窗户严密地关上,凝神于虚无一气,使五气朝元。

妨是害的意思。奇异的好东西,容易令人受到诱惑而心不静。五行在内聚合,里面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得到先天一炁,只知有内不知有外,即使目于外、耳于外、口于外、心于外,也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理会其味,内心依然是无声无息。到这个地步,色岂能著我目,声岂能听我耳,味岂能嗜我口,驰骋田猎,岂能乱我心?珍奇异宝,难得之货,岂能动我念?

一心内守,外判阴阳,静体无极,返混元于我腹之中,出其身于太虚之上,静中生之、育之,养我之清气,助我之灵根,守我之神明,出我之真身,以我合天,以我合全,以我之道而同太空,是为腹不为目。取真一之性,生其命,就是天上仙子。不过是“断外接内”四字,以归于空,从空中返有,日月合明,而成其道。道之成在于“耳目心”三字,三者聚而成道,散而成鬼。一定要谨慎这三个阴根。普通人因终生从此流逝先天元气而丧,修道的人守此而生,聚此而成。去掉向外的耗散,专心向内的凝聚,叫去彼取此。

为腹是胎息积累真气,不为目是垂帘内观。将目光收敛就可以扭转乾坤。垂帘塞兑,将一点灵光收入虚无窟,无出无入,无思无虑,久之金光养足,自可化为阳神为我身主宰。绝大多数人不明白生命的真相,在外奔中耗散元阳,岂知元神无存,生机遂绝。为什么大多数人都是平庸的、没有创造力的,因为神总是向外,总是内亏,那一点原始能量够支撑自己身心运转的消耗就不错了,哪里还能多出很多的能量,化为有形的创新成就?为腹不为目,向内不向外,是告诉我们真一之炁是如何耗散的,如何才能守住。不然好不容易有了,但又无知地丢了。

声色货利,百般美好,虽有利于人身,但有害于人命。身并不是命,元精的储备才是命。元精耗完了,命就没了,身也就死了。老子说的去彼取此,就是要远离那些消耗元精的东西,亲近那些增长元精的东西,这才是真正的养生。当代的养生热,到庙里去花数万元辟谷、闭关,这本身就是向外的一种行为,投奔那难得之货的向外之乱心。闭上眼睛、堵起耳朵,还要给别人很多钱,才能做到,愚蠢得一点智慧也没有。

12 元神无存生机遂绝(2)

五根向内的好处,可以得真水、真火,得牛郎织女。他们一结婚,得长生不老金丹,你就可以长生。真水真火并不是单一的心肾作用,而是五脏功能都参与的结果。张伯端在《金丹四百字》中说:“以东魂之木、西魄之金、南神之火、北精之水、中意之土,是为攒簇五行;以含眼光、凝耳韵、调鼻息、缄舌气,是为和合四象;以眼不视而魂在肝,耳不闻而精在肾,舌不声而神在心,鼻不香而魄在肺,四肢不动而意在脾,故名曰五气朝元;以精化为气,以气化为神,以神化为虚,故名曰三花聚顶;以魂在肝而不从眼漏,魄在肺而不从鼻漏,神在心而不从口漏,精在肾而不从耳漏,意在脾而不从四肢、孔窍漏,故曰无漏。”这一炁也是大家协作的,肾生脾,脾生肝,肝生肺,肺生心,心生小肠,小肠生大肠,大肠生胆,胆生胃,胃生膀胱。是此阴以精血造化成形,其阳止在起首始生之处,一点元阳,乃在二肾。且肾水也,水中有火,升之为气,因气上升,以朝于心。心,阳也,以阳合阳,太极生阴,乃积气生液,液由心降,因液下降,以还于肾。肝本心之母、肾之子,传导其肾气以至于心;肺本心之妻、肾之母,传导其心液以至于肾。气液升降,如天地之阴阳;肝肺传导,若日月之往复。五行各一数也,论其交合生成,乃元阳一气为本,气中生液,液中生气。肾为气之根,心为液之源。灵根坚固,恍恍惚惚,气中自生真水;心源清洁,杳杳冥冥,液中自有真火,真水真火合一就是金丹。

13 重视先天之身方能无患(1)

13重视先天之身方能无患

第十三章厌耻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为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这一章教人得失如一,重真身,轻假身。受了表扬以为宠,受了委屈以为辱,老子说的不是这外在的宠辱,而是内在的宠辱。内在的宠是无为,得灵,元神当家为宠。有为、失灵,识神专权,元神被锁入深宫,使整个生命远离自然,被扭曲为辱。比如你的心跳,本来是自然在跳,现在识神在计划指挥,一分钟跳六十多下怎么行,要两百下,这当然是生命的大辱。对于内守先天一炁的人来说,如果遇到一个假道,那自然而得的宝贝,他让你有为地做这做那,这是对你的侮辱。你谨慎地对待,紧紧地守在无为上,不要轻易被有为拉出来,这是内守者的惊。不是惊恐,而是万分谨慎的态度。存真内照,见我本来,是我宠;惟恐毫厘之差,常存若惊,灵性倘有一念之差,是我辱也。一念不动是惊,一物不动是惊,空中显相是惊,光中霹雳是惊,虚灵不昧是惊。惊难尽述,如此若惊,有宠而无辱。

贵大患若身,有身就有患,无患亦无身。入静后,患杂念生而崩鼎;患真气不生,真气是真水,火炎无水,水火未济,在中宫牛郎织女擦不出火花,来不了电,如何结婚;虚灵可以用无,但是真阳不生,气接不上去。对大道之原理不清楚,忧患很多,但所有的忧患都来自这个肉身,都是来自人们重视这个后天的身。如果人们能轻视这个肉身,重视先天之身,忧患从哪里来?有为患生,无为患绝,贵大患若身,看重肉身就像看重大患一样。看重肉身是因为怕死,谁知死期更速;命(肉身)中不得性(元神),性里常生命,重性轻命,方得无患。

何为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受宠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得宠失宠都令人不安,或者惊喜不安,或者惊恐不安,所以宠是卑下的东西。对于修道的人来说,无海枯竭,先天不生是辱;后天作而补先天,是宠。得真灵若惊,失真灵若惊,叫宠辱若惊。

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我的大患来自这个肉身,如果我只有先天之身,而无后天之身,何患之有?普通人肉身没有了,一切就都没了。得道的人阳神出窍,这个肉身不在了,法身却轻举升云,一念千里,刀兵水火都拿它没办法。小说《西游记》里孙悟空的形象,描述的就是得道人法身的本事,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火眼金睛,什么妖魔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但孙悟空本事再大,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这个如来佛就是我们说的道、无。无身,独立于肉身的真神之身,也叫法身、光蕴身,是光炁之身,其聚则有,其散则无,物莫能伤。正如《心印经》所言:“神能入石,神能飞形。入水不溺,入火不焚。”

13 重视先天之身方能无患(2)

如果以衣服饮食富贵荣华为养身之要,则是重凡身,而先天真身未有不因之而损。先天真身既损,后天凡身亦断难久存焉。这就是凡夫之所以爱其身而竟丧其身的原因。惟至人知一切事物皆属幻化之端,有生灭相,不可认以为真,惟我先天元气才是我生生之本,可以一世也可以百世,可以千万年。若无此个真身,则凡身从何而有?此为人身内之身,存之则生,失之则死,散之为物,凝之为仙,一刻也不能离。

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贵以先天之身为天下者,则可以寄其身,而塞于天下。爱吾先天之身为天下者,乃可托虚灵之身于天下。是存道身,外凡身,宠先天之身,才是无辱于身,无患于身,方是清静常存之道。

老子说人的肉身不过是个工具,人的真身元神才是长生的主角,它来自道体,具有虚空而包容一切能量的特性。我们的肉身能尽量地静、空、虚,这个真身才会在体内被松绑。道具有无限的能量。一灵元性在入胎时带入的道性能量受到人体这个小容器的限制,在人生的劳碌中很快就消耗殆尽。只有将其释放出肉体,重新获得充足的能量,将精气神结成丹的质量,人体这个肉身才会相对地长存。按《黄帝内经》的说法,每个起居有时、按自然规律生活的人,天寿都该在120岁以上。而最高级别的长生,就是老子、吕祖、张三丰这样的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