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_全文阅读_9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饶倩她们两个,头上红灯大闪。
  “怎么?”简嘉瞳凑过去一分,问道。这幅神情,活像对方会吃人的。

  栗卉眼光不移的看着饶倩,口里回答,“我预感她们俩肯定是来找茬的。”
  像是印证栗卉的预感,她刚说完,那个矮个子女生便提着声音开始说话了,“你,当着我们的面把衣服拧干。”说着,手便直直指向秦晓晓。
  乖乖女秦晓晓什么时候听过这样的话,当下就手指一僵,脸上神色变得极不好,还有些生气和委屈。
  同时听到这话的简嘉瞳三人也是有些生气了,于矫将下巴一抬,对着那女生说道,“你这人怎么说话的?!”
  那女生也不甘示弱,提高了声音回答,“难不成我要感激你们衣服滴水滴那么多,把我们晒干的衣服又全部打湿了?!”
  于娇一哽,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她说的也没什么错,秦晓晓大概是拧不动,所以才会滴那么多水,打湿了她们的衣服,她们生气也是有道理的。可是,有必要把话说的这么讨人厌嘛!
  “你凭什么要晓晓当着你们的面拧干衣服?!”于娇没说话了,栗卉却沉不住了,往门口走了一步,扳着脸说。
  “怎么?仗着你们人多欺负人啊!”那女生也直直看向栗卉,嘴里连珠带跑,“本来就是你们的问题,别弄的跟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不过让拧个衣服而已,没让她拿到洗衣机里再给我甩干就不错了,我怎么了,只不过怕她又一件湿漉漉的衣服挂外面去,让在我们面前拧干,我好放心也不成了?”
  这时,一直站在一旁的饶倩也说话了,“不过跟什么系花一个寝室,就翘到天上去了。也没见校花寝室里的人像你们这么目中无人的,更不说这系花自己生活检点都成问题。”
  简嘉瞳本来只是皱着眉听她们一来一去的争着,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想着怎么尽快解决了好,哪知这个叫饶倩的非要把她也拉进来。说她就算了,又连带着把寝室的人都诋毁了一番,让简嘉瞳维护之意倍生。她抬眼看去,却站都懒得站起来,就轻飘飘说了句,“要是衣服能拧干的话,还需要晾么?”
  矮个子女生没料到简嘉瞳会忽然说话,便愣在了那里。而饶倩没想到她第一句会是这话,也怔了下,才说,“我们也没说要拧的完全干透,只是不希望随便从水里拎出一件就挂出去。”
  “没说?当我们耳背是吧,刚刚不知是谁口口声声要让当着面拧‘干’的。”简嘉瞳一句话,让栗卉和于娇本来烦躁的想砸墙的心忽然稳了下来,而后栗卉故意笑出了声,把“干”字念的尤其的重。
  于娇也倍感赞同,“是你们自相矛盾,关我们什么事。”
  于是,一件衣服滴水的事愤,就升级成两个寝室之间的矛盾了——或者说,不止两个寝室。
  饶倩没有说话,那个女生扭头看了她一样,似乎也自责自己刚刚话说的过了。饶倩对她笑了笑,转而目光直直射向简嘉瞳,“没想到你这‘系花’这么自私。你们衣服掉下去了,我还帮着收了送上来;而衣服滴水打湿了我们的衣服,你们不仅不解决,反倒反过来说我们不是了。”
  听见饶倩的话,那女生本来缩了一阵的气势又再度冒上来,抬起下巴傲慢的看着屋里几个人,似乎在表达,看你们怎么说。
  于娇和栗卉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对饶倩话里对简嘉瞳的诋毁很是不爽,而对于送衣服上来的事没有听简嘉瞳提过,但看她的神情,似乎是真有这么一件事,当下便也不好说话,倒是顺着饶倩的暗示有了些恩将仇报的意味。
  而对于“恩”和“仇”的共同当事人秦晓晓而言,已经尴尬的一句话说不出了。
  于是,秦晓晓的心里出现了一个地洞,她果断跳了进去,把自己一埋,低低循环的念道,你们看不到我,你们看不到我……
  作为被饶倩逼视的简嘉瞳在几个人担心的目光下不怒反笑,“首先,这系花什么的,我从来没有自己认为过。你要对这两个字意见颇多,随便你说,我很有自知之名的不会当做是自己;其次,对于滴水的问题,晓晓刚刚已经说了对不起,如果你们没听见,是你们的听觉神经有障碍,这个我们爱莫能助;最后,我们针对的话,只是拧干不拧干的问题,不是拧不拧的问题。关于滴水,晓晓其实也自责,所以不用你们说,她也会拧。不过这拧干嘛——”简嘉瞳拖长了尾音,之后毫不示弱的回视过去,一字一句道,“我不介意你示范一下怎么拧干。”
  这段话一出,栗卉乐了,于娇兴奋了,连正在自欺欺人自我催眠的秦晓晓同学也扒拉出地洞,泪眼汪汪崇拜的看向简嘉瞳。
  门口两个人,一个觉得说不过不吭声了,一个就直直看着简嘉瞳,眼底有光芒——当然,肯定不会是欣赏的光芒。
  “晓晓,不用拧了,直接晾里面吧!咱们自己宁愿被水淹,人家可管不住!”乐的搅合的栗卉大声的朝里面的秦晓晓喊道,秦晓晓应了一声,见简嘉瞳没有再说什么,便听话的拧都不拧挂了起来。
  看着这情景,饶倩虚了眼,另一个气的直跳脚。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第073章 集体后遗症
  滴水事件过去后,在寝室里引起了一系列后遗症——
  首当其冲的就是秦晓晓。
  “小卉,你能不能来帮帮我,我总觉得还没有拧干。”秦晓晓皱着眉头艰难的扭着手里的床单,简直是用了毕生最大的力气,好好一张布,硬是被扭成了麻花状还不肯放手。
  栗卉闻言几步跳了过来,劈手从她手里抢过床单,展开一看,平整的床单上爬满了山岚沟壑,上面的花纹都皱的看不出之前的鼻子眼睛了。
  于是,栗卉嘴角一抽,手一抖,飈着泪就哀嚎起来,“晓晓姑娘!!你再这么拧下去,这床单迟早要报废的!”
  于娇和简嘉瞳相视一眼,无力了。
  其次是于娇。
  她倒没有像秦晓晓那样,洗个衣服就180度、360度、720度各种角度的尝试一遍,她只是在衣服晾出去后,隔几分钟就跑去看一下,然后嘴里嘀咕一声,“好像还在滴水”,就又把衣服拿进来拧一遍……
  看一眼,拧一次,看一眼,拧一次……这么重复了好几次,栗卉叹了口气,说,“于娇啊,你再跑两道,我都要被你晃的老眼昏花了。”
  一旁的秦晓晓闻言抬头,看了看阳台外,侧头想了想,说,“于娇,我们要不要去买个摄像头?就不用担心的跑这么多次了。”
  于娇愣。
  栗卉懵。
  简嘉瞳默。
  第三个就是栗卉。
  栗卉后遗症的表现方向和前面两个完全不同,她纠结郁闷的不在衣服滴水这个问题上,而在饶倩和王采妮身上。
  具体形式如下。
  比如某天从食堂出来,碰见饶倩和王采妮一次;然后去教室上课,又碰见一次,最后晚上回寝室的时候,还能碰见一次,栗卉无语了,抬头望苍天。
  是不是今天运气太好了?要不要去买张彩票?
  或者以后出门前需要先看个黄历先么?!老祖宗的东西还是有道理的!
  要不干脆改个时间吃饭?但上课怎么办?总不能改个时间上课吧……
  ……
  这么纠结了许久,在不知道是第N+几次的相遇后,栗卉得出个结论。
  王采妮和饶倩一定是故意要和她们遇上的!
  不就衣服滴个水么,用的着穷追不舍的嘛!
  于是,栗卉愤慨了。
  下一次出食堂,再度看见站在一旁树下说着话的饶倩和王采妮时,栗卉撂了袖子,两手交叉活动活动了手腕,就要大步上去要个说法,这一步刚踏出去,就被一旁眼疾手快的简嘉瞳给拉住了。
  “小卉啊,你这是干嘛?”
  栗卉怒,“我要知道她们天天跟着咱们是什么意思!”
  于矫左右张望,“她们?谁?!”
  栗卉一怒嘴,眼光刷刷的射向那王采妮和饶倩,“喏,就那两个!一个抢咱们嘉瞳的人,一个欺负我们寝室的人,罪不可赦!”
  看见饶倩,于娇没有说话,秦晓晓惯性的抖了一抖,而后,两个人的眼睛都不自觉向不远处自己的寝室楼某一层的窗户看去。
  “衣服应该拧的够干了吧,我记得还专门在洗衣机里甩了的。”秦晓晓的心声。
  “唔……好像是吃饭前晾出去的,过了这么久,是不是又开始滴水了?”于娇的疑惑。
  四个人,唯独简嘉瞳比较清醒,她双手拽过栗卉,扯着她往另一边走去,嘴里无奈的说到,“王采妮那都是几百年前的陈年旧事了,你怎么还记得啊……”
  栗卉被简嘉瞳拖着走,手上还不忘张牙舞爪道,“女子报仇!千年不晚!”
  关于这后遗症的最后一个人,简嘉瞳,她的表现其实不太明显,也就是——
  “我今天又看见那个饶倩了!隔那么远还瞪了我一眼!瞪什么瞪,没见过美女啊!”栗卉一进寝室,就愤愤然的往座位上一坐,拍着桌子叫道。
  秦晓晓闻言缩了缩肩膀,弱弱的说,“以前怎么没觉得走哪儿都可以遇见她啊。”
  于矫叹了一声,无奈说到,“当初咱们是不认识,现在结了梁子,自然就记得了。”
  众人深表赞同。
  而后,于娇挠了挠头发,试探性的说,“大家有没有觉得,自从那件事之后,咱们都有点像得了强迫症似的。我和晓晓是衣服不拧干就心里揪着疙瘩,而小卉——”说着,她转过头看向栗卉,“是看见饶倩就浑身炸毛。”
  几个人沉默了会儿,简嘉瞳先点头,“我觉得你们就是得了滴水事件后遗症。”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
  “可是,嘉瞳就很好啊。”秦晓晓开了口,“你看她没像我和于娇,拧衣服非得拧的滴水不剩;也不像小卉,看见饶倩就止不住的冒火气。”
  栗卉和于娇互相看了一眼,小小这么一思考,不得不再度承认,这后遗症什么的,还真是只找到她们三个。
  难不成患个后遗症也要挑人的?
  正当几个人百思不得其解时,一直听她们说话的简嘉瞳突然开口了。她的语气很是疑惑,脸上神情也带了点困惑不解的意味,“其实啊,我刚刚就一直想问,饶倩是谁?我们认识么?”
  闻言,栗卉、于娇、秦晓晓瞬间张大了口,直愣愣盯着简嘉瞳,却被她一脸奇怪无辜的神情惊悚到了。
  乌鸦飞过,黑线三条,伴着集体厥倒的巨响出现在寝室里。
  ——原来,后遗症最厉害的是简嘉瞳啊!她直接就选择性失忆了!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第074章 由走之上
  关于简嘉瞳后遗症的真假,寝室三人在仔细调查之后,才发现是虚惊一场。
  原来是简嘉瞳没有记住饶倩的名字,只记得她的样子而已。
  经这一次,简嘉瞳姑娘彻彻底底记住了饶倩两个字……而事实证明,记住是没错的,后来某一天她得和她正面“接触”,当然,这是后话了。
  滴水事件的后遗症还在持续。
  某一日,寝室里两个忙忙碌碌的在洗着衣服,互相帮忙拧着;一个正在给郑浩打电话,诉说着今天又遇到几次某某和某某某的事。
  看着一屋子忙碌,简嘉瞳耸了年肩膀,转身继续玩着电脑,和群里的人聊得正火热。
  朵拉【貌似好久没看见大神了啊~】
  轩辕一绝【怎么?想未然啊。】
  Sandy【朵拉啊~乃的胆子真大,敢当着小瞳的面说想未然,嘿嘿~也不怕死翘翘~】
  朵拉【啊!我忘记小瞳在了……嘿嘿,小瞳没看见啊,没看见啊~再说,小瞳那么温柔,怎么舍得下狠手~】
  瞳孔微光【……】
  希希【是有段时间没看见未然了,小瞳你知道他在干什么啊……】
  Sandy【好吧,虽然不敢跟小瞳抢……咱们想想总可以吧~(可怜)】
  瞳孔微光【他最近好像在忙什么案子,也有段时间没怎么联系了。】
  月梓烟【可怜的小瞳,独守空闺啊~(淫笑)】
  看见这句话,简嘉瞳一口没忍住,刚唱进去的奶茶喷了出来。
  她心有余悸的环视四周,忙碌的三个人都没有看见自己刚刚的一幕,一个寝室四个人,一个不差,这叫独守空闺么……
  不对!
  关键点在她和许逸又没有住一块,哪来的独守?!
  郁闷的简嘉瞳正要打字,忽然看见群里十三就十三抛出来一句。
  十三就十三【管理注意,孜然堂又来人了。】
  这一句话可谓激起千层浪,群里刚刚还聊的热火朝天的人全部开了YY跑到频道,简嘉瞳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就看见踢人的踢人,禁言的禁言,下马甲的下马甲,刷屏的刷屏,全是一副高度紧张状态,就差没把整个频道清空一遍了。
  看着频道里忙碌的一片,简嘉瞳顿时有种瞠目结舌的震撼感,然后鉴于在频道里发话会很快被刷上去,就改在群里玩笑道:
  瞳孔微光【看来,大家应付自如嘛~根本不需要我天天挂着滴~(笑眯眯)】
  希希【……小瞳你……】
  十三就十三【他们这是习惯成自然。】
  朵拉【确实,太习惯了~~~习惯到我睡觉都能梦到~~】
  轩辕一绝【怪不得你最近不正常,原来是噩梦做多了。】
  朵拉【就是撒~你还天天说我,现在要理解了吧……】
  轩辕一绝【我倒是觉得,更应该让我再好好训练训练你的承受能力。】
  希希【小C说的,一天一战再度上演,无关联者赶快远离。小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
  简嘉瞳一边咬着吸管,一边笑眯眯的看着大家聊天。看来孜然堂的日行一闹已经把大家的反应能力锻炼出来了,一边能忙着在频道里操作,一边还能在群里笑闹,这副场景她看着一点儿都不愤怒,倒有些好玩。
  唔,千万别让菲菲知道她心态,不让一定会从101上丢下去的。
  由走之上【这么久没来,轩辕和朵拉还没闹清楚?】
  正保持着乐观心态看着群里吵闹的简嘉瞳,忽然看见这么一句话,愣了下,丢开吸管仔细去确定,果真是吴迪。
  希希【呀,由走啊~好久没见~】
  十三就十三【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点儿都不混沌【回国都不说一声。】
  Sandy【他是想给大家惊喜吧~哈哈~~】
  朵拉【是够惊喜的……】
  轩辕一绝【兄弟,欢迎回国!】
  由走之上【呵呵,回来几天了,这两天才定下来,所以上来看看。】
  看见吴迪这么受欢迎,简嘉瞳笑着眯了眼,很不怀好意的扔了一个炸弹。
  瞳孔微光【啧啧~你是要看看了,某个姑娘追着你不放呢~】
  Sandy【咦,看语气,由走和小瞳很熟?】
  Sandy这句话,两个当事人都没有回答,因为此时吴迪看见简嘉瞳后,正发来私聊。
  【嘉瞳?】
  【(*^__^*) 嘻嘻……吴迪学长好啊~】
  【上次听许逸说你也在墨音,这次才看见。看起来和许逸关系不错啊,从剧中的夫人成为现实的啦。】
  本来是自己调侃他的,怎么突然就变成吴迪调侃自己了。简嘉瞳撇撇嘴,暗自诽谤大神和吴迪关系真不错,这事这么快就传吴迪那儿去了。
  当然,简嘉瞳不知道,其实在许逸还没有把简嘉瞳拐成功之前,某人就和吴迪说过了。谁叫吴迪有某人室友兼朋友,还有简嘉瞳学长那么个双重身份呢。
  虽然,某人是打着从边缘进入敌人内部的想法的,哪知敌人内部这么好进入,一下就收复了~
  【咳咳,先别说我,你快解决你那追求者的事吧~咱们频道都快灭在他们手里了。】
  发出去这句话后,过了一会儿,吴迪才回话。
  【你说的是孜然堂的雨绵绵?】
  【嘿嘿~原来学长还记得旧爱啊~】
  【什么旧爱,你的嘴巴快赶上许逸那家伙了。】
  看见这句话,简嘉瞳忍不住笑了出来。大神的语言功力,她自认为还是比之不及的。
  想想他那一语惊人的本事,那得多深的道行啊!
  【其实我也不知道雨绵绵为什么一直揪着我不放。】
  吴迪这句话里似乎哀怨味道颇重,简嘉瞳咬着吸管兀自笑了半天,才回答道。
  【哎,没想到毕业后的学长魅力如此大,连人家小女生为什么迷恋你都不知道……】
  【你这是幸灾乐祸?说起魅力,谁能比得过许逸啊。】
  看见这句话,再想起许逸,简嘉瞳很重很重的点了头。绝对不是骄傲自豪神马的,是真的大神就有这魅力,随便往那儿一站,蜜蜂啊蝴蝶啊飞蛾啊萤火虫啊诸如此类乱七八糟什么东西都能吸引过去,唉。
  【……这点我承认。】
  无奈的回了这句话,就被吴迪接下来一句给吓到了。
  【比起我,许逸要是被这么穷追不舍的话,那他遇到的那个女生,肯定是十个雨绵绵都比不过的。所以啊,嘉瞳,你前途茫茫哦~】
  十个雨绵绵都比不过……简嘉瞳想起雨绵绵那牛皮糖的劲儿,瞬间浑身鸡皮疙瘩起来了。
  没想到,由走之上这玩笑话,虽没有一语成谶,也差不多是一半成真了。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第075章 知名度太高,接你要低调
“哎,天天都吃学校食堂的饭,我吃得都快生茧了。”
一个上午的课结束,又到午饭时间,栗卉哀声连连的从桌子上爬起来,一边无力的收拾东西,一边想到从满食堂的人山人海里抢出来的饭味道也不过那样,顿时惆怅万分。
本来正计划着订饭的于娇听到这话也觉得很有理,编辑短信的手就这么停了下来,然后撇了撇嘴,说,“反正下午没课,要不我们吃点别的吧。”

秦晓晓起身离座,见于娇有这么个打算,也想了想说,“送外卖?麦当劳还是肯德基?要不就肯德基的全家桶吧。”
“好啊!这个好!”栗卉闻言来了劲。
于娇悻悻瞥了她一眼,目光慢慢地从她的头扫到脚,在状似无意的撇了下一旁身姿纤细的简嘉瞳,意味深长的笑了下,“不怕长胖?”
栗卉连连咳嗽两声,扑上来就要掐于娇的脖子,被于娇反应迅速地笑着躲过了。栗卉背了包就追了上去,两人便一边向外走,一边闹做一团。
出了教学楼,肚子空空的没有什么力气,于娇便和栗卉停了打闹,一一个计划着点些什么,一个开始翻找起电话来。
把自己和于娇、秦晓晓各自要吃的记了一遍,栗卉转头问向简嘉瞳,“你想吃什么呀?”
简嘉瞳正在看短信,听到问话抬起头笑了笑,“我不和你们一起吃了,你们自己点吧。”
“不和我们?那和谁?”于娇奇怪的看过来。
简嘉瞳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这一笑,把栗卉脑子里时刻都存在的八卦细胞又激活了。她一步跳到简嘉瞳身边,低头去看她手机,哪知简嘉瞳刚刚返回到主菜单,什么都没有看见。她不满的撇了下嘴,虚着眼问,“啧啧,咱的美女大人是要和谁去幽会呢?连咱们难得一次大餐都不吃了。”
幽会这个词让简嘉瞳莫名想起古代那些浸猪笼的女子,虽然这个词和约会什么的差不多意思,为啥就是那么让人觉得关系不正常呢?
于是,简嘉瞳把脸一板正,侧头对栗卉责义正言辞道,“你太不纯洁了!”
栗卉默。
呜呜呜,她到底说了什么被诬陷成思想不纯洁啊!
正说着,简嘉瞳的手机忽然响了,在栗卉还没来得及看清来电者时,简嘉瞳已经接了起来,往前走了一步,就转身向几个人挥了挥手,嘴里说到,“刚下课呢,我就来。”
栗卉几个人目送简嘉瞳的身影消失在一片下课的学生流里,一个个心里冒出巨大的问号。
“嘉瞳这是去和别人吃饭了?”秦晓晓看着那道窈窕身影下意识问道。
于娇点头,而后又摇摇头,“有情况啊有情况!”
栗卉从刚刚的冤枉里蹦了出来,贼兮兮笑了笑,凑到另外两个人耳边,小声说到,“既然咱们这么感兴趣那个把嘉瞳约走的人是谁,不如——我们偷偷跟过去吧!”
秦晓晓和于娇同时用难以形容的莫测神情看向栗卉,看的后者正要开始进行自我道德谴责,就听见于娇用陡然拔高的激动声音说到,“还废话什么,赶紧跟着啊!”
栗卉的道德标准还没有转过来,旁边两个人已经抛下她追了上去。
栗卉急了。
——我说,咱们是要偷偷的跟啊,你们这么大步流星还大嗓门的,连地球以外的卫星都能收到信号了!
简嘉瞳走到校门口时,外面停了好几辆私家车,却没有看见许逸的那一辆。正当她准备再打个电话过去时,就看见离自己最近的一辆外形极普通的黑色轿车一边的窗子慢慢的降下,露出许逸的半张清俊的脸。而后,车门被推开了一条缝,简嘉瞳一惊,快速扫了下四周的人,几步冲了过去,在许逸还没有下车的时候先钻了进去。
“那个……我饿了,走吧。”
简嘉瞳刚刚那一系列动作实在太大幅度,她不好意思看许逸,只能目不斜视的瞧着前方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许逸侧目看了看简嘉瞳,嘴角挑起一抹笑,也不点破她那点心思,只让她系好安全带,自己发动了车子。
车子行驶了一段距离,简嘉瞳抬头看见挂在前面的平安符,才想起现在坐的车貌似不是许逸的,便开口问道,“你没开自己的车?”
许逸笑了笑,回答道,“菲菲说,夫人知名度太高,接你要低调。”
简嘉瞳囧了。
比起知名度,谁能比过许逸大神你啊!
于是,简嘉瞳默了默,正经说到,“大神你太谦虚了。”
许逸却是轻笑一声,回答,“不是谦虚,和你在一起我有压力。”
闻言,简嘉瞳被狠狠一雷,转身想找个墙壁狠狠撞上去。
压力?!压力个毛线!
这话是该由她说的好吧!她才有压力,比流星砸下来都大的压力!
即便身为大神,也不能抢人台词啊!
正当简嘉瞳心里无限泪奔时,许逸大神又开了尊口,“你是和同学一起来的?”
“嗯?”简嘉瞳闻言偏过头看向他,奇怪道,“没啊,我一个人来的啊。”
“是么?”许逸转了转方向盘,口里淡淡的说道,没有再说话。
简嘉瞳眨了眨眼,疑惑道,“怎么了?”
许逸唇角绽开一缕笑,明明是很好看的,却忽然间让简嘉瞳升起不祥的预感,“刚刚你身后不远处跟了三个女生,在你上车的时候,有一个跟激动得要冲过来。”
“三……三个女生……?”简嘉瞳几乎是反射性的重复了这么几个字,脸上神情很是怪异,“……还很激动的要冲过来?”
“嗯。”许逸浅笑着颔首,偏头看了她一眼,声音淡润,“她叫了你的名字,还招了手。”
简嘉瞳直觉的天泪滚滚,难道是栗卉她们三只?居然跟踪她,呜呜呜……
“那……她们看见你没有?”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简嘉瞳一顺不移的看着许逸的表情,小心翼翼问道。
许逸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在简嘉瞳大松一口气的时候,悠悠然开了口,“我是想说,我不知道。”
这之后,简嘉瞳再度泪奔了。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第076章 快刀斩乱麻
整个吃饭过程,简嘉瞳的手机就几乎没有安静过,寝室三只的短信一个接一个,除了栗卉和于娇,居然连秦晓晓也这么语言婉转的试探起来。
晓晓姑娘啊,你保持你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就好了,没必要加入到八卦这伟大的事业中来啊!
于是,在吃完饭回来的路上,简嘉瞳就一直在纠结回去后怎么向寝室三只交代。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她也不是故意隐瞒的嘛,只是——她偷偷侧眼看了看身旁的俊雅男人,仍是感觉思想不能承受之重啊。
她自己都难以接受难以消化的事,栗卉她们几个岂不是更难相信-_-|||
“不用怀疑,是真的。”一直专心开着车的许逸忽然淡淡开了口,脸上神情不变,手里动作也没有停,让简嘉瞳一时还以为是错觉。
“什么是真的?”等发现某人是真的有说话时,简嘉瞳才反应过来。
许逸眉目微挑,嘴角也上扬了一分,“你到现在都难以接受的事。”
简嘉瞳一愣,无奈望青天。
这人绝对是学了读心术的吧!!!不带每次都能猜到自己想法的!!
似乎看出简嘉瞳的郁卒,许逸低低的笑了一声。
“小瞳,”将车开到校门口不远处停下,许逸声音澈然的唤住正低头解开安全带的简嘉瞳,“什么时候请你室友吃饭吧。”
简嘉瞳闻言受了惊吓,抬眸看向许逸清和如玉的脸,脱口问道,“怎么突然这么说?”
许逸侧头看来,眼底拂过一道浅浅的光亮,嘴角弧度恰到好处,“不该么?”
“呃……”对许逸的反问,简嘉瞳哽了一下。
似乎,一般这种情况,是会请身边好友吃个饭什么的,想当时郑浩和栗卉确认在一起后,郑浩也曾请大家吃过饭的。只是……这种很平常的小事,放在许逸身上怎么就这么不真实呢?
唔,只能说,自从认识大神,自己的生活就一直在玄幻着。
简嘉瞳半天回过神,讪笑着对许逸说到,“这个——突然了些吧。而且,你们都不认识的。”最主要是,她还没来得及向寝室那几只报备啊,就这么把大神带到她们面前,不知道被天雷滚滚砸到的会是谁……
对于简嘉瞳的话,许逸低头沉吟了会儿,似乎在很认真的考虑,而后轻轻颔首道,“也是。”
简嘉瞳大松一口气,以为避过这个劫难时,忽然又听到许逸文雅而“好心”的提议,“那就先认识在吃饭吧。”
“什……什么?!”简嘉瞳惊的不能再惊。
许逸仍是眼眸含笑看了过来,“你们下午不是没有课么,刚好。”
这下,简嘉瞳不仅惊,而且恐了!
没想到自己那借口不但没有打消大神的念头,反而直接速战速决了!
天啊!她还想先坦白从宽,为自己争取申辩机会的!先斩后奏这种招,实在不适合对付栗卉她们啊!
简嘉瞳努力的忽略掉幻想中栗卉她们的十大酷刑,尽量让自己笑得平和自然,“她们现在应该正在进行大餐呢,打扰别人的享受始终不好的习惯嘛,我们还是改个时间吧。”
许逸闻言微微虚了眼,脸上还是笑容淡淡。
"你最近不是很忙么,先不用管她们啦!那个,咱们改日再约啊,来日方长嘛,哈哈!"最后两声笑,笑的简嘉瞳自己都头皮发麻。
“是么?”许逸挑了挑眉,拖长了语调,“公司最近盈利很多。”

“哈?”简嘉瞳不知许逸突然谈到这个是什么意思,便眨了眨眼,看向他。
许逸淡勾唇角,欣然开口,“所以小瞳不必急着帮我节约。”
简嘉瞳怔了,然后囧了,再然后脸也红了。
瞧着简嘉瞳神色间的变化,许逸心情莫名的变得更好。
眼前的场景对自己太不利了,而且大神气场太强,再拗下去,大概会被栗卉她们三个人捉人在车了!
呜呜呜,明明是正大光明的交往,为什么她要弄得跟地下党一样!
简嘉瞳哀怨的看了校门口一眼,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盈利好是好事呀!既然最近公司这么好,那大神你肯定很忙吧!”为了配合自己的理解,简嘉瞳说话的同时还不忘记点着头。
许逸瞧着简嘉瞳,看见她眼眸闪烁,华丽的暗示再明显不过了,但他就是装作没领会,“我记得好像不忙。”
“……怎么能这么说呢?你既然身为公司的领导,肯定很多人有事要找你的!拖着你就是我的不对了嘛,总不能让他们找你的时候找不到吧!”简嘉瞳更加直白的用话语示意,大神您赶紧走吧,她还想早点回去坦白啊!
许逸看着简嘉瞳,眼底笑意明显,但嘴里的话却很认真很负责很诚实的回答,“嗯,或许是有很多人会找我。不过,我觉得今天正好是锻炼他们自主决断的好时机,小瞳难道不觉得?”
简嘉瞳噎住,讪讪一笑。
她才不要觉得!
讲道理行不通,简嘉瞳决定换招。
“不管怎么说,你这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所以,我先走啦!”一溜儿说完这些,简嘉瞳也不看许逸的表情,将快刀斩乱麻进行到底,“到时候再联系呀!小心开车!拜拜啦!”一边扯着唇的笑着,一边手快的开门下车,然后快速的溜了出去,一刻不敢停顿,就急急朝学校奔去了。
看着简嘉瞳显然心虚的举动,许逸好笑的同时又觉得有趣,终于没忍住笑了一声,兀自摇了摇头。
他其实想说,公司好几个管理,不会全部找自己的。
他还想说,他今天其实一点儿都不忙,很闲,真的很闲。
但既然某个人这么迫不及待赶回去“解释”,显然下午看见的那几个女生不太好交代啊。自己撒网速速捕了鱼,似乎连累到自家夫人了。
许逸指尖摩挲着方向盘上的纹路,脸上笑容淡淡,却没有丝毫愧疚神色。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第077章 坦白从宽
简嘉瞳是抱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心情回到寝室的。
忐忑的推开门,满屋子连头也不抬,各自扑在自己电脑上,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弄得简嘉瞳忍不住怀疑她们三个是不是完全不知情。
半奇怪,半试探的走到位置上坐下,简嘉瞳随意一偏头,就看见栗卉瞬间收回去的眼神。
——感情是压而不发啊。
简嘉瞳嘴角挑起一抹了然的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看许逸笑的多了,这道笑容的韵味和许逸有时出现的神情有那么几分相似……
如果菲菲在场,一定惊呼一声,小瞳啊,你和我哥现在不仅是夫唱妇随,都直接长成夫妻相了!!
当然,现在简嘉瞳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她只是眯眼笑了笑,悠悠然叹了口气,不高不低的开了口,“刚刚中午吃饭的时候……”
果不其然,随便开口说了这几个字,几个人的耳朵就一一竖了起来。结果简嘉瞳说了这几个字就顿住了,栗卉一时没忍住,脱口道,“中午吃饭的时候怎么了?!”
栗卉刚问完,就看见简嘉瞳微笑看来的目光,而于娇和秦晓晓则一脸鄙视的瞧着她,瞬间让栗卉的心拔凉拔凉的。
她居然上当了!
说好几个人还以静制动,让简嘉瞳自觉上报,结果自己一激动,先自招了。
简嘉瞳心里笑翻,脸上却淡淡的,好像什么也没察觉一般,装出奇怪的语调问栗卉,“怎么了?”
栗卉现在憋着郁闷,却看见简嘉瞳那般无辜的神色,硬是尴尬的笑了笑,说,“没,没什么。就想问……问你外面的东西好吃么?”
闻言,于娇和秦晓晓两个人顿时额头黑线,头上一阵乌鸦飞过。
简嘉瞳忍着笑人到内伤,面上还要摆出一副欣然的样子,“好吃呀,很好吃呢!下次我们一起去吃!”
“呵呵,好,好呀……”栗卉无奈的撇向于娇,怎么觉得话题越讲越偏啊,她们不是应该先给个下马威,再来好好逼供的么。
于娇和秦晓晓对视一眼,两个人都表示出栗卉这次白痴了的表情,后者点了下头,前者决定开门见山,不拐弯的直接劈头问向,“嘉瞳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刚刚还笑着作弄栗卉的简嘉瞳闻言狠狠怔了下。
她知道她们是想来试探什么的,可没想到于娇问得这么直接啊!
见到简嘉瞳瞬间凝注的表情,之前被欺压的栗卉也原地复活了,拖着椅子奔到简嘉瞳身边,两只眼睛闪闪发亮,“你真的发展地下情了?!”
简嘉瞳哽住,没答话。
于娇也拖着椅子搬过来,秦晓晓随同,几个人成包围形状把简嘉瞳围在中间,六只眼睛睁得又大又亮,让简嘉瞳感觉自己就是被饿狼盯上的那块肥肉。
瞧瞧这一只只的神情啊,活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的。
“嘉瞳啊,拖延战术对我们没有效哦。还是直接说了吧。”秦晓晓见简嘉瞳半天不说,很是“友好”的提醒道。
其他两个人重重点头。
栗卉,“坦白从宽!”
于娇,“抗拒从严!”
栗卉,“老实交代好吃好喝供着你!”
于娇,“不说实话先奸后杀浸猪笼!”
简嘉瞳……
秦晓晓……
她要不要向简嘉瞳说一声,她其实并不认识这两个人,只是被威逼利诱拐到这里的?
气氛诡异的沉默了半天,简嘉瞳才幽幽叹了口气,向面前三人举着手摆出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说道,“本人绝对积极服从组织,有问必答,所以陈述之后还望得到组织的宽大处理!”
三人相视一眼,点了点头。
栗卉开恩般一挥手,说,“嫌疑人态度合格,免除严刑拷打扣押拘禁。”
简嘉瞳汗颜了一把,居然真还有严刑拷打,她果真没把她们想得太坏。
“咳咳,事情还得从小卉身上说起。”简嘉瞳清了清嗓子,在三个人兴趣浓浓的眼神里,轻飘飘的扔了这么一句话。
几个人闻言一怔,于娇和秦晓晓刷刷的把目光投向栗卉,似乎在说,原来你也是帮凶!
栗卉偷偷抹了把汗,颤巍巍的开口,“和我无关啊,你们要相信我……”
看着自己制造的效果,简嘉瞳乐呵呵了一番,转眼又看见几个人再度直直的盯着自己,撇了撇嘴说道,“是和小卉没有直接关系啦,不过,有间接关系的。小卉啊,你还记得你那个叫路名扬的同学吧?”
栗卉眨眼,不知道简嘉瞳问这干嘛,但还是诚实回答,“记得啊,怎么?”
“那你还记得那个帮我忙的,不是路名扬却是由路名扬的关系来帮我的黑客么?”
栗卉被这句话搅得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记,记得,那个人嘛!”顿了顿,她忽然福至心灵,脱口道,“他就是你的恋爱对象?!”
简嘉瞳咳嗽了一下,微微点了下头。
栗卉大惊,于娇和秦晓晓也是惊悚状态。之前她们本来不知道聊天记录的事,后来栗卉几次说漏嘴,简嘉瞳就干脆全部说了,所以现在听到这个消息,一个个觉得像彗星撞地球了一样。
这样也可以?!也太巧太有缘分了吧!
三个人像被石头砸过一般愣在原地半天不能动弹。
寝室里安静了一会儿,栗卉忽然一个激灵,察觉出某些不对来,一把抓住简嘉瞳的手问道,“你和他?你……你……你那对象不该是未然么?!难道说……”
简嘉瞳无言的看了栗卉一眼,目光里同意色彩很是明显。
栗卉赶紧放开手,这下不仅被石头砸了,还被雷给劈了。
那个黑客居然就是未然!
苍天啊,你会不会巧的太过分了!
于娇和秦晓晓还在呆滞状态,这下从栗卉的话和表情里也得到了这个讯息,一个个都着嘴说不出话来。这次还是秦晓晓稍稍镇定了那么一点儿,在雷过之后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嘉瞳啊,未然只是他网上的名字吧,那他的真名是什么?现实中的身份又是什么啊?”
得,问到重点了,简嘉瞳看着眼前三只仿佛已经焦黑的面容,很有预感的想到她们等会儿可能有的表现了。
“未然的现实身份是明越的创始人”
栗卉蓦然张大了口,明越,是大神的明越么……

“之前是a大的学生,是大家口中那个高校界的风云人物。”
于娇心里颤抖了,当得上整个高校界的风云人物的是不是只有那位大神……
“就是上次来我们学校做演讲,小卉因为陪着我而错过了和晓晓、于娇一样近距离观看的机会的。”
秦晓晓再也淡定不下去了,她们唯一一次近距离看到的就只有那一尊……
简嘉瞳悠悠然拉长了声音,慢慢的说到,“其实你们都认识的,他就是许逸。”
……还需要怀疑么?
栗卉、于娇和秦晓晓还来不及风中凌乱,就直接石化了……

第078章 娘家人和夫家

“大神今天真的会来?”
栗卉跟着简嘉瞳站在校门口,目光远远的投向门口那条宽敞的马路,只要看见有轿车开来,就会突的紧张一下。
于娇和秦晓晓也跟在一旁,听见栗卉的问话,也都全部看向简嘉瞳。相比简嘉瞳的淡然,她们三个已经紧张的都不知道心跳正不正常了。
简嘉瞳无奈的回头看了几个人一眼,安抚的笑了笑,“会来的。”
栗卉一把抓住简嘉瞳的手,手心里竟然都是汗,“嘉瞳,怎么办啊,我觉得我全身都在发抖。”
简嘉瞳汗了把,撇撇嘴,“没这么夸张吧。”
“有!”栗卉重重的点头,“都怪你,谁叫你谈个恋爱,对象居然是大神。”
简嘉瞳望天,顿时倍感冤枉。
这不能怪她啊,整个事情……其实她也是受害者的说-_-|||
“嘉瞳啊,你真不该引诱我们来,这大神还没出现,我觉得我已经站不住了……”一旁的于娇一边期待的看着外面,一边又苦恼垮着脸,向简嘉瞳哭诉。
简嘉瞳无辜了,“-_-……我记得是你们要跟来的。”
她不过是在“招供”之后无意说到星期六要和许逸一道出去,于娇她们听说大神要来学校接简嘉瞳,一个个一大清早就从床上爬起来了,连早床都不睡,那兴奋积极劲就好比看见一堆黄金在前面闪耀耀的向她们招手。
显然,许逸就是那堆黄金……
闻言,于娇沉默了一会儿,说到,“当然要来!咱们可是以娘家人的身份来见你夫家的!”
简嘉瞳囧了。
这是哪门子的娘家人,又是哪门子的夫家啊……
几个人说话间,校门口的大道上行驶来一辆黑色轿车,在到门口的时候减速停下。简嘉瞳眼眸不可察的亮了一分,脚下往那边走了一步,其他三个人立马知道来的人是谁了,一个个抬头挺胸站直了身子,目光向牛皮糖一般死死黏在了车子上。
车子停下熄火,而后朝向她们这边的车门被人从里面推开,里面的男子弯身下车,而后回身关门,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毫不拖沓。其实,这些举动再平凡不过,但看在几个人眼里就是莫名的吸引人——当然,这几个人不包括简嘉瞳。
倒不是说她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大神在侧这种事,她到现在还没适应……只是,她现在关注的不是许逸的动作多么优雅,而是,他居然在校门口下了车!
天啊,虽然现在时间还早,可是,大门口诶,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
简嘉瞳顿感失策。
许逸下车后一侧头就看见了她们,清俊的脸上神情淡淡,直到走近才看见他嘴角那细微的弧度,一道浅浅的笑,好似平静的湖面上一圈不易察觉的涟漪。
简嘉瞳看着许逸走近,看着他看见自己身后的三只,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先开口叫他还是该介绍栗卉她们,如果叫他的话,直接叫许逸是不是太那个啥了些。
“今天早了些。”在简嘉瞳纠结的时候,许逸先开了口,嘴角的弧度随着他说话而明显了一些。
“其实也还好,就是早起来一会儿而已。”大神开口免了称呼问题,简嘉瞳回了一笑,然后顺势就向他介绍了身后的三个人,“她们是我的室友,栗卉,于娇和秦晓晓。”
许逸顺着简嘉瞳的示意看向三个呈呆滞状态的女生,微微一笑,点头道,“你们好。”
栗卉她们三个人本来只是身体呆滞着,现在被许逸这么一直视,又被他那笑一晃,顿时整个大脑都呆滞了。
简嘉瞳尴尬的看了看三只,不得不感叹大神的石化功力越来越好了。
“那个……她们大概没有睡好。”无奈的简嘉瞳只能出言帮三个人解围,许逸闻言也没露出什么异样的神情,只是淡淡笑着。
离开了大神的视线,栗卉才感觉呼吸顺畅了一些,顺便也找回了思考和语言的功能,嘿嘿的干笑了一下,说道,“是……是啊,昨天睡太晚了。”
于娇也跟着说道,“对啊……好晚。” 
秦晓晓没有掺和,只是偏头看了两个人一眼,有些莫名了。
因为记着今天要早起见大神,昨晚她们不都是十一点前就睡了么,那叫好晚?
那上学期某一次赶作业赶到凌晨两点,那叫什么?太早?!
简嘉瞳听着几个人随便扯来的借口,又看着栗卉快要笑僵的脸,再看于娇和秦晓晓貌似恍惚的神态,顿感安慰了。
想想自己一开始的表现,虽然也不正常,但……简嘉瞳瞅瞅那三人,还好自己那一次没有丧失思考能力+_+。
“许大神啊……”迟疑了半天,栗卉壮着胆子颤巍巍的开了口,“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一句话,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来。简嘉瞳奇怪的看着她,于娇和秦晓晓在心里感叹栗卉姑娘的大胆,许逸则移目看来,微笑着点头,“你问。”
“你真的没有表白就直接……呃?”
那天栗卉问到表白问题时,简嘉瞳脸色顿变,郁闷的说没有正式表白。栗卉怎么可能信嘛,不表白怎么可能把简嘉瞳给绑在身边了。
听到这话,许逸含笑的目光淡淡看了眼简嘉瞳,后者则瞥着眼看向别处,眼底的尴尬还是被某人看见了。
“正式的话……是没有。”许逸诚实的回答了。
栗卉、于娇、秦晓晓三个人闻言一惊,面面相觑了半天,才同时用同情的目光看向简嘉瞳。
可怜的嘉瞳啊,果真是抵不住大神美色,这没表白就可怜兮兮的被拐了TAT
简嘉瞳……
呜呜呜,今天不逼某人表白,就愧对她一世英名!!!

第079章 调侃无力

回学校时,已经是下午了。
双休日的下午,学校一向没有什么人,不是出去溜达就是窝在寝室玩游戏、看电视,像简嘉瞳这么一大清早就被拖起来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能怪谁?怪就怪今天市中心展览馆开什么画展,还好巧不巧的要展出许逸之前的一些作品,偏偏时间还那么早,而从没有见过许逸的画的简嘉瞳,在接触过他的黑客技术以及配音能力后,又对传说中他的第一专业感兴趣了。
还记得昨晚许逸在听说简嘉瞳今天想去看画展时难得的默了半天。
简嘉瞳当时心里的那个乐呀,喜滋滋的敲着键盘发过去。
【怎么?太难看不敢让我看了?】
许逸又默了会儿,才回答。
【怕你看不懂。】
这次换简嘉瞳默了,好啦,她确实不是美术生了,可也不能这样打击她啊。
【以长攻短,不公平……】
【嗯,我不介意你拿长来攻我的短。】
沉默,简嘉瞳小心翼翼打出一行字。
【……那我们什么时候比一比书法?】
她擅长的也就这么些,播音主持的还是不要比了,这铁定不是大神的对手。那就只剩下书法了,传言中,貌似没有提到许逸会书法吧……
【(笑)书法么?之前有学过,后来都拿来修身养性了。】
简嘉瞳囧,然后很不受控制的回道。
【修身养性……大神你很老么?】
许逸那边安静了一会儿,才回复过来。

【夫人如此年轻,为夫怎么舍得先老了?岂不是……】
后面几个字许逸没有打出来,但简嘉瞳莫名的觉得此时某人的嘴角一定是微微扬起,眼瞳之中流转着了然的光。
因为简嘉瞳很脑补的想到了,老牛吃嫩草。
于是,简嘉瞳凌乱了,然后泪奔了。
她不过是想调侃调侃许逸的,怎么最后反被他调侃了~~~~(>_<)~~~~
简嘉瞳郁闷了,懒得理他,一看时间不早了,直接关QQ下线。刚一下,就接到许逸的电话,开头第一句就是,“小瞳,星期六我和你一起去。”
他清润的声音隔着电波撞击着简嘉瞳的耳膜,让她一时憋不上气,反倒还有些淡淡的喜悦,“你不忙么?”
记得他之前说,A大艺术团要参加国家比赛,最近在赶制宣传册。
“有名扬在。”许逸淡笑着回答了。
简嘉瞳也笑了,仿佛能笑到路名扬在接到许逸的任务后,那委屈而愤懑的表情,“他岂不是郁闷死?”
“菲菲也在的。”许逸笑谑的声音传来。
简嘉瞳站在窗口,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空,忽然想起菲菲是团长,这种事情,她自然要在的,路名扬当然也得跟着了。
唉,明明被剥夺了休息时间,还要带着欢庆的心去赶工,路名扬真是被克制的死死的,大神也真是够阴险狡猾啊。
许逸在听到这个评价后,却是轻笑一声,说道,“承蒙小瞳夸奖。”
简嘉瞳翻眼看天,今天算见识到什么叫真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啊,汗颜。
“有佳人相伴,确实不会郁闷啊。”再想了想,简嘉瞳觉得路名扬其实也挺划算的。
“嗯。”许逸答的很快。
简嘉瞳笑,“你也觉得?”大神算计起自己的下属兼朋友,真是得心应手啊-_-|||
闻言,许逸却一顿,才接道,“我说的是我。”
佳人相陪……
我说的是我……
简嘉瞳一愣,转而明白过来,脸不自觉的红了。
似乎感觉到简嘉瞳的脸红,许逸浅浅笑着说道,“星期六早上八点,我来接你。”
简嘉瞳红着脸应了声,又听到许逸笑着问道,“什么时候比书法?”
o(╯□╰)o
大神,您饶了我吧,我还是什么都不要跟你比,活的会比较长久一些……
思绪拉回,简嘉瞳叹了口气往学校的大道上走去,对着许逸为什么总是调戏无力反被调戏呢?
撇嘴呼气,一物克一物真是真理啊,她还是回去调戏寝室里的几只吧。
与此同时,正在寝室里抱着泡面上着网的几个人,都莫名的感觉一道颤意从心里冒了出来。
穿过大道,简嘉瞳转身向一旁的小道上走去,过了这条路就是寝室了。哪知刚刚走了几步,就听到一道低低的声音,“嘉瞳。”
简嘉瞳闻言停住脚步,只觉得这声音耳熟,抬眼看去,左边那棵大树下站的不是她那之前的青梅竹马兼前挂名“男友”徐东还是谁。
“嗨,好呀!”虽然自贴吧的事后,他们两个也几乎再没有什么联系过了。但简嘉瞳并不是什么记仇的人,现在看见徐东,也还算友好的送了个笑脸。
“刚回来?”徐东看着眼前的简嘉瞳,依旧是记忆里清雅不失明媚的样子,又好像比之前的她多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就好像远远看见她时她嘴角的那一抹带着甜蜜的笑容,是之前从没有见过的。
“嗯啊。”简嘉瞳笑着回答。
徐东不知为什么紧了紧情绪,“和朋友?”
“呃……也不止吧。”简嘉瞳不知怎么形容许逸,说男朋友好像太那个什么了些,便笑着回了这么一句。
不止……两个字在徐东心里划了一下,好像有些不舒服,却又说不清为什么不舒服。
“你呢?在等校花啊?”简嘉瞳左右看了看,见徐东是一个人,而一直和他几乎形影不离的王采妮竟然不见踪影,便揣测的问道。
徐东静了会儿,点了点头。
正说着,不远处一道袅娜的身影远远走来,在看见这边时,脚下加快了步子。
简嘉瞳看着那边似乎来意不善的人,挑唇笑的俏皮,看着徐东的眼神也带了些好似调侃的笑意,“你等的人来咯,我就先走啦!”说完,毫不留恋的转身走掉。
果然,还没走几步,就听见王采妮提高的声音。简嘉瞳扬起一抹开心的笑容,这校花的吃醋本领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啊。
而王采妮在看见简嘉瞳轻快的背影后,狠狠的瞪去了几眼。

第080章 饿狼与肥肉

简嘉瞳回寝室时,几个人正各自趴在电脑上啃着泡面,听见寝室门推开的声音,栗卉和于娇两双眼睛闪着绿幽幽的光投向简嘉瞳。
简嘉瞳愣了下,撇嘴道,“我又不是肥肉。”
栗卉挑着眉的叹了口气,“可我们是饿狼。”
于娇闻言邪恶的一笑,“不知道大神是不是饿狼。”
简嘉瞳汗了,甩了栗卉一眼,“色女!”
“嘿嘿,”于娇干笑两声,“你要不想歪怎么知道我是不是色女?”
栗卉跟着来了兴致,转了身端着泡面笑的色迷迷的,“色女总比饿狼好!”
一旁安静的吃着泡面的秦晓晓听到这句话突然抬起头来,貌似认真的思索了会儿,才说话,“大神应该不是饿狼吧。”
于娇马上把目光投向她,而栗卉也含了口面转了过来,两个人的目光刚一到,就听见秦晓晓接着说道,“再怎么,也是含了口肥肉的饿狼。”
“噗!”闻言,栗卉口里的泡面就华丽丽的喷了出来。
于娇愣了半天,才爆笑着说,“晓晓真是妙语连珠,妙语连珠!”
妙语连珠能用在这里么?
简嘉瞳无奈翻个白眼,决定无视。
于娇将手一甩,眨着眼,含义颇深的看着简嘉瞳一回到座位上就惯性的开电脑,然后贼笑着问道,“怎么,才刚现实里约会完,又要上网络续约?”
简嘉瞳默了半天,才说,“……我是去听广播剧的。”昨晚那一期还没来得及听呢。
栗卉正在清理刚刚的一口泡面引发的垃圾,听到这话,忍不住抬头看来,笑嘻嘻的说,“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
“……请问,我们学校到明越多远?”简嘉瞳决定理智回答。
栗卉一愣,诚实道,“貌似有点远。”虽然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但大致方位还是晓得滴。
“那你以为他是音速派的?”
“哈?”栗卉再一愣,才反应过来。许逸送简嘉瞳回来,还要开车回公司,貌似现在正在路上……
好吧,此八卦不能八,就换一个话题。
“嘉瞳啊,”栗卉一甩头,尴尬的脸色马上换做笑嘻嘻的,“你和大神好歹也约会了几次了,有什么实质性发展没?”
一瞧栗卉那闪闪发亮的眼神,简嘉瞳就知道她想问什么,便一挑眉,直接回答,“我不是色女。”
“可大神是饿狼!”纯属条件反射。
简嘉瞳默。
“错!刚刚晓晓说了,大神是含着肥肉的饿狼!”于娇也条件反射了。
简嘉瞳再默。
几个人这才面面相觑,发现说错了话。
“那个啥……嘉瞳啊,你别理咱们啊,刚刚有点抽。”于娇嬉笑着凑了过去。
简嘉瞳很大度的点点头,状似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习惯了。”
这下轮到栗卉和于娇默了。

“说真的,你和大神就真的没有什么接触?比如最一般的……亲亲小嘴?”好半天,栗卉才找回了神。
简嘉瞳闻言也忍不住想喷口泡面出来。这叫最一般的?!
见简嘉瞳神色就知道没有,于娇改着问道,“那抱上一抱?”
简嘉瞳,“……”
栗卉不信了,“牵个小手总有吧!”
简嘉瞳囧了,“我们很纯洁的好吧!”
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不得不承认,实在是太纯洁了。
“含了口肥肉还这么纯洁,大神果真够耐力啊。”半天,于娇才幽幽说道。
简嘉瞳抽了抽嘴角。
你才肥肉,你们全家都肥肉!
“他说想要请你们吃饭。”简嘉瞳半眯了眼,貌似转移话题。
“什么?!大神请吃饭?!”栗卉两眼放光。
“吃什么?!”于娇也激动了。大神的饭啊,没这么容易吃到的!
简嘉瞳挑了挑嘴角,很好心的示意几人,“你们说呢?”言下之意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