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_全文阅读_13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咐道,“去安排一下,策训部实习生。”
  看着许逸不容置疑的决定和神态,饶倩之前准备好的说辞顿时哽在喉咙里,明明他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为什么会觉得永远也接近不了了?
  同一时刻,莫名激动的等了好一会儿的路名扬终于等到简嘉瞳的短信,他兴冲冲的打开一看,一时像打了霜的茄子,蔫了。
  简嘉瞳的回信很淡定。
  【是实习生面试吧,他刚刚才告诉我,还说你会发短信。现在我知道了,谢啦。】
  路名扬关了手机,默默流泪。
  BOSS,您能不能不要这么了解我啊!!!俺又不会和你耽美!!!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第104章 和你无关
“嘉瞳,短信!”
简嘉瞳刚抱着衣服走进浴室,就听见自己手机那熟悉的短信铃声,紧接着,就是妈妈那一声呼
唤。
她无言的叹口气,一边转身一件一件的把衣服挂在墙上的挂钩上,一边无奈的回应到,“没什
么重要事啦,妈妈不用管。”
肯定又是路名扬那家伙又闲得无聊或者被压榨的发了疯才冲冲过来告状了-_-|||
从放假第一天回来,到现在,许逸可能不会天天和自己联系,但有一个人是每天一定都会报道
的。
那就是有事报事无事也要惹出事的路名扬。
而他的短信内容,无非就是许逸又和饶倩怎么怎么了。
说实话,一开始她接到路名扬的短信还觉得挺好笑的,陪着聊两句,后来,习以为常,再后来
,直接无视。
在饶倩到明越的第一天,许逸就已经告诉自己了,而简嘉瞳也已经知道,饶倩就是孜然堂的水

色妖娆,唔,果然是路名扬口里自己的“死对头”。
再用路名扬的一句话说,抢男人,直接从网上抢到现实里来了……
不过,简嘉瞳并不担心许逸会被抢走这个问题,这倒不是她认为自己的魅力有多么的大,而是
她相信许逸。
许逸这样的人,喜欢他的女生肯定不少,但他在和自己在一起前一直都是单身,也没有和别的
女生传过什么暧昧的消息,说明他对待感情绝对不会拖泥带水,牵扯不清。
对于这一点,简嘉瞳还是挺相信滴。
怀着这样的心态,简嘉瞳洗完澡出来,打开手机一看,果真是路名扬的短信,内容无非又是那
一些。
简嘉瞳无奈撇嘴,真不知道这人怎么这么多的时间,而且还挺有耐心的。自己回了短信,他能
马上回复过了,并和你聊起来;自己不会短信,他也能一个人自言自语似的的发的不亦乐乎。
简嘉瞳很配合路名扬这种自娱自乐的精神。
所以,她决定继续锻炼他的能力,从此再没有回过短信。
许逸最近在忙着一个案子,对方公司不在B市,所以沟通起来有些麻烦。
一大早起来,因了什么事,许逸心情很是不错,到了公司对别人兴奋地道安都淡淡回了一个字
,好。
要知道,许逸从来都是连点头都吝啬的很的,今天开了尊口,让明越上下分外吃惊之余,感叹
BOSS大人是不是又受到BOSS夫人的慰问了。
果然大家的猜测是对的,许逸心情好的原因,就是因为简嘉瞳早上主动发短信问候:
“BOSS,”刚往许逸办公室送了文案的一个男生面上摆出一副恭敬的色彩,但心里却暗暗
揣度着接下去会发生的事,“我把东西放在你的桌子上了,还有……那个实习生等在你的办公室。

嘿嘿嘿,那个叫饶倩的女生啊,公司里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她对BOSS有意思,可BOSS
的冰冻能力他们早见识过了,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许逸在听到对方的话后微微顿首,表情没有多大变化,推了门走进去,正好看见站在一旁的饶
倩,他抬了下眼,也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到办公室里的座椅上坐下。
与此同时,路名扬蹑手蹑脚的溜到许逸办公室的门口,凑了过去,挑着眉饶有兴趣的偷听着两
个人的对话。
“总经理。”饶倩见许逸进来后就自己坐在那里,好似自己不存在一般,顿时心里有点不舒服
,便主动开口对他说,“我有事找你。”
许逸闻言看了过去,面色平静的像湖面,眼眸深沉,“什么事?”
听见许逸的问话,饶倩忽然有些激动了。她激动的倒不是许逸的话,而是想到自己接下来要说
出的话,有一种挖出深埋在心里的铁盒的秘密破土感觉。
“我……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过来实习么?”要说出心里的话,饶倩难以抑制心头的悸动,连带
着对许逸的称呼也从“总经理”直接变成“你”。
对于饶倩的称呼,许逸没有表现出半分的不悦,他只是略显懒淡的抬了眸,直接说到,“为了
我。”
不是疑问,是肯定。
也不是炫耀,是陈述事实。
饶倩知道以自己这几天的表现,和许逸本身的洞察力,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是迟早的事,但是
,现在听到从他口里说出这样的话,她还是有片刻的呆愣。
即便她为了接近许逸做出多么胆大的举动,但骨子里还是一个女生,就难免有着女生会有的害
羞。
“……是。”虽然知道该矜持一分,但饶倩实在做忍不来,尤其当听到许逸这么直白的说出答
案来,她除了点头就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
许逸的目光落在饶倩身上,却不带半分感情,甚至连一丝抱歉都没有,“工作中不要扯上这类
问题。”
被许逸没有感情的话堵了一下,饶倩脸上的激动淡了一份,才说到,“我是为了你来明越的,
不是为了工作。”
许逸眉梢微微一挑,嘴角勾起一分,却不是笑,而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味道,“如果是这样,我
想,明越并不适合你。”
饶倩闻言一愣,没想到许逸的话越说越直接,当下也顾不得其他,直往前走了几步,提高声音
道,“要我离开明越可以!但是,许逸,我要告诉你我喜欢你很久了!”
饶倩这么直接的告白把门口的路名扬深深震撼到了。
果真是……爽快啊~
而屋内的许逸听到她的表白,却只是勾着嘴角,轻飘飘的说到,“和我无关。”
最悲催的事,不是你对一个人说了你喜欢他后,他抱歉的说对不起。而是你说出那句话后,他
却只当做是一阵风。
现在饶倩就是这么挫败的心情,她兀自紧紧看着许逸,但后者一脸风轻云淡,仿佛她努力做的
一切,说的每一句话,对他而言,毫无影响。
“简嘉瞳有什么好?!你为什么喜欢她?!”就算是被判了刑,饶倩还要凭最后一口气,争得
一个答案。
问及这个问题,许逸却连抬抬眼皮都懒得,他只是平静的看着饶倩,面色淡得好似隐隐的水波
,风吹过就会散了涟漪。
“和你无关。”
躲在门外偷听的路名扬狠狠的一震。同样一句话,换一个人称,果真就能灭人于无形啊!
和你无关,潜在意思就是关你什么事,我有必要告诉你么~
连回答一下都懒得很,简直就不把你当回事啊~
哎,不得不说,许逸这话真是绝啊,够含蓄,也够有杀伤力~
不过,对待女生不能这么狠滴,尤其人家还是爱慕你的女孩子~
路名扬晃着脑袋溜回座位,低头又噼里啪啦的按起手机键来。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第105章 不是幻觉
一个年过的匆匆忙忙的,从除夕那天就开始走亲戚,走到初六才消停,简嘉瞳觉得自己这几天
吃的大鱼大肉就在这走来走去中走掉了。
好吧,减了减肥的工序。
初七,好不容易有相对空闲的一天,天气也很赏光,橙色的太阳悬在空中,暖暖的照在人身上


简嘉瞳抽空和之前的同学兼好友出去逛街,一条街一条街的走下来,直走到腿都软了,可另一
个女生还精力充沛的跟打了鸡血似的。
简嘉瞳很窘,最后干脆站在门口不动了。
不动声色的声讨她!
那个女生看简嘉瞳实在是走不动了,这才带着她钻进一家火锅店,两个人靠着窗坐着,一边坐
着聊天,一边等着菜上来。
在大冬天吃火锅,是件多么享受的事啊~
看着面前锅里翻滚的红油,简嘉瞳忽然想起许逸来。
之前许逸问起寝室的人想吃什么,简嘉瞳脱口道,火锅!后者听到后只是了然的看了她一眼,
眼底含着类似谑意的笑意,挑唇缓缓,等你过了这个期再说。
什么期?生理期!
简嘉瞳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窘窘的模样。
这人是怎么知道那个日子的?!
虽然心里郁闷,但她不敢直接去问,只能低头戳着碗里的饭。
现在,对着这一锅热气腾腾,简嘉瞳想起许逸当时的模样,有些气闷的同时也有些想念。
数一数,好像有大半个月没有见到了。
简嘉瞳小不爽的呼口气,拿起筷子准备大吃一顿,忽然听见手机铃声响,拿出一看,竟然是许
逸。
“喂?”简嘉瞳向朋友道了声抱歉,侧过脸一边看着窗子外面,一边讲着电话。
“小瞳,在哪里?”许逸开门见山。
简嘉瞳愣了下,才答,“在吃饭啊,”顿了顿,继续说道,“在我们这里最大的那家德庄。”
许逸微微含笑的声音透过电波传入了她的耳朵,“我知道哪里了。”
“嗯?你知道?”简嘉瞳有些奇怪。
“嗯,知道。”许逸笑音低低,“和谁吃火锅?”
“一个好朋友。”简嘉瞳看了眼对面正吃得香的朋友,诚实答道。
许逸应了声,忽而压了压声音,那清润的感觉在低低的声音里更加感人,“方便见人么?”
“见人?”简嘉瞳诧异了,“见谁?!总不能时间你吧!”
许逸低低笑了声,才说到,“你先吃,一会儿再说。”
简嘉瞳虽然疑惑,但听出他那边还有人在说话,便微笑着点点头,想起他看不见,才又开口道
,“嗯,那你忙,注意身体。”
挂了电话,转头看见朋友看过来的神情,八卦色彩浓厚。简嘉瞳无奈,又知道这一位的拷问能
力非一般的强,顶着早死早超生的念头,老实交代了。
果不其然,知情不报的后果,就是被逼着在请客和吃掉简嘉瞳最厌恶的猪肝之中二选一,简嘉
瞳抱着破财比破胃好太多的念头,果断抽出压岁钱。
出了火锅店,简嘉瞳侧头,光线在她的头发和耳际边勾勒出一条浅金色的光线,舒暖的色彩。
一旁的朋友此时正笑着嘟囔肚子又圆了一圈,这一抬头,被简嘉瞳惊艳了一把,哪知,刚刚挪
开一分视线,她就呆在原地了,嘴巴张得老大,眼睛也瞪得快要掉出来了。
好吧,她被惊艳的二次方了。
“怎么了?”看着他这幅受惊受吓受震的摸样,简嘉瞳一边奇怪的问,一边也顺着她的目光看
过去,在触及那个目标时,顿时平淡的面容也愕然了一分,眼眸中流过一线微光,亮了眼瞳。
“啊啊啊,好有味道的男人啊!!!”旁边的朋友花痴的叫了一声,转眼去看简嘉瞳,却见后
者正直直地看着迎面走来的年轻男人,神情中有一份欣喜,一分诧异。
她再转头去看那个男人,见对方竟然也是直直地看着简嘉瞳的方向,越近一步,就越能看清他
嘴角的弧度,和深黑瞳孔中的浅浅光芒。
她突然福至心灵,脱口问道,:“他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位吧?!”
简嘉瞳没有答话,但她却在问完这句话后就知道了答案,因为她看见那男人走到两个人的可听
范围中时,简嘉瞳微微挑着笑,轻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哦买噶!之前还怀疑简嘉瞳的形容夸张了些,现在看见,果然是让人一见误终身的人物啊!
这边,朋友在心里七七八八的纠结着,那边,简嘉瞳已经说不清自己现在是怎么心情了,只觉
得就好像是纯黑的天空里突然绽放了一朵彩色烟花,出乎意料的同时,美好的让人眼角都会弯起。
许逸从阳光中穿行过来,走到简嘉瞳面前停下,先对她笑了一笑,又看向她的朋友,声音清润
开口,“你好。”
朋友愣了半天,才回魂似的回答到,:“哦……哦!你好!”
打完招呼,许逸又转向简嘉瞳,低眸眼色温柔,“意外?”
简嘉瞳弯着嘴角点头,“太意外了!”
许逸抬手很自然的拂过她垂在耳侧的头发,丝毫都没有在意身边还站着其他人,“公司有个合
作在这边谈,我就过来了。”
听到这话,简嘉瞳眼底亮了亮光,脱口道,“会呆多久?”
许逸略微思考,淡淡回答,“大概三四天的样子。”
简嘉瞳眼底的光暗了些,心里漫起一阵失落。但转而又想,他能在这里呆三四天已经是很难得
了,顿时又拂过那层失落,抬眼笑了笑,“那那你住宾馆么?”
许逸微笑颔首。另一边,简嘉瞳的朋友很识趣的走上前一步,笑着打断两个人的话,“那个,
嘉瞳啊,我先回去了啊,今天也出来够久了!”
简嘉瞳微微有些抱歉,但看见对方很大方地笑着,她也不再多说,和朋友挥手说了再见。
在转向许逸时,后者正含着笑,低头看着她,神情和缓。
“你现在很有空吗?”看见许逸悠悠然然的样子,简嘉瞳有些好奇的问。
“嗯,”许逸颔首,“今天比较空。”
简嘉瞳看着他,忽然觉得有些不真实。明明隔着两个城市,之前还在脑海中想着的人,此时却
站在自己的面前,低头对自己笑,这感觉,实在是有点虚幻。
看见简嘉瞳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许逸笑着好似摇了摇头,伸手握了她的手,嘴角笑容
闲淡,“反正我有空,带我逛逛吧。”
简嘉瞳低头看着两个人牵着的地方,而后又抬头看去,他的眼眸好像被阳光染上一层金色光辉
,融入了自己心里。
两个人随意逛了逛,知道天都黑了,简嘉瞳要回家,许逸主动提出送她。但简嘉瞳怕他一会儿
不知道回去的路,便要拒绝,却被许逸牵着手往前走去,从她嘴里说出的每个方向每条街都被他很
快很准的走到了,再回到家楼下的那一刻,简嘉瞳错觉许逸也是和自己一样,在这座城市长大的。
“好了,我到家了,你也早点回去吧。”简嘉瞳恋恋不舍的松开许逸的手,扬着眼眸看去,头

上是缀着星星的天空,视线下落,是同样好似缀了星光的眼眸。
“嗯。”许逸亦松了手,而后抬头看向楼上,笑着问,“不想让我上去?”
“呃……”简嘉瞳被哽了一下,尴尬的解释道,“这个,我还没说呢。”
许逸勾着唇,眼底浅浅浮动着什么,忽然他弯下身去,轻轻碰了下简嘉瞳的嘴唇,然后又摩挲
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我是真的来了,不是幻觉。”
一句话,让简嘉瞳心底的烟花瞬间绽放开来。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第106章 准备交代
“什么?!BOSS离开B市了?!”
刚过完年,路名扬带着最近吃的过分满足的好心情来明越上班,哪知一进办公室,就听见公司
里的人在说着这样一个震撼人心的消息。
听见路名扬的声音,湘姐转过头来,上上下下打量了下他,然后啧啧两声,摇着头说到,“你
居然不知道?看了,你果真是大鱼大肉吃多了,把脑子也吃油腻了。”
路名扬闻言窘了,又不敢反驳湘姐的话,只能哼着气走过座位。
“菲菲没跟你说?”见路名扬不说话,湘姐笑着走了过来,低头问到。
路名扬抬了抬眼,很是郁闷的说,“没有。要是她有说,我干嘛会这么惊讶。”
湘姐笑着拍了拍路名扬的肩膀,手下力道重的不像女生该有的力气,拍的路名扬一个肩膀快塌
下去了,又还的勉强抗住。
“这么看来,BOSS这次是故意玩跑路了,还联合菲菲一起。这么大的事,菲菲怎么不可能
知道呢?所以名扬,你这家伙被BOSS压得死死的,连BOSS的妹妹都反抗不了,果然只有做
小受的命运。”
说别的可以,说起小受就让路名扬大脑中涌现出光光的趴在床上的模样,顿时一股闷气直冲大
脑,当下拍了桌子站起来,提高声音说到,“谁是小受?!我这长相怎么看怎么一强攻,怎么可能
是受?!”
“嗯?是么?”湘姐不仅没有被路名扬突然的动作吓到,反是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故意装出
一副油腻腻的神情把路名扬从头到脚,从脚到头看了一遍,然后微微凑过去分,贼兮兮的问道,“
你确定?你是强攻,咱们的BOSS是弱受?”
说去许逸,就不能不想起他那阴险狡猾腹黑毒辣惨绝人寰惨无人道的思想行为,即便远离危险
体N远,但迫于往日的淫威深入骨髓,路名扬还是忍不住在开着暖气的房间里打了个冷战,声音立
刻降了八度,“那个……咳咳,BOSS自然是最强的,最强的……”
加班扣工资神马的,还不是他老人家一句话?他路名扬就是一天不睡觉,也得把他布置的任务
赶出来。
见路名扬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湘姐笑得那叫一个含义深刻。她用同情的目光最后看了路名
扬一眼,叹口气,说,“我说你这孩子真是命苦,BOSS一个人都够你死N的N次方个脑细胞了
,N大于等于二。而你这娃怎么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一个BOSS不够,还加一个菲菲
,你是故意找罪受吧。”
提起许菲,路名扬就想起放假以来许逸以正当理由把他的上班时间乘以二,再乘以二;结果好
不容易放了假,又被许菲以各种各样听起来很正当,其实一点儿都不正当的理由给占据剥夺了,他
路名扬的生命,简直就是为了许氏兄妹无偿服务的。
“好了,湘姐,你别开我玩笑了,快告诉我,BOSS上哪儿去了?什么时候回来?咱们这还
有一个案子等他谈呢。”路名扬长长叹口气,把心里头的哀怨无奈驱逐出境。
听到路名扬这话,湘姐又以一副看怪物的神情看着他,然后很是鄙夷地说道,“你真该也丢到
那间怪物房里磨练磨练,跟了BOSS这么久,怎么还是笨的没长进。”
被湘姐明损暗损一番,路名扬憋着郁闷没敢发作,认真听她的后话,“那案子那么重要,你以
为BOSS去玩啊,当然是去谈案子啦,说你笨你还不信!”说着,湘姐抬起手,戳了戳路名扬的
脑袋。
为了保护自己仅存的智商,路名扬这次还是躲过了,一想起那间冷嗖嗖的怪物聚集处,他就冷
战叠着冷战,只冻得他从头抖到脚,甚至还下意识的偏头看一眼暖气开关。
明明是开着的啊……哎,果真是BOSS的冷气压无处不在……
“啊!?你刚说,BOSS去谈案子了?”路名扬忽然抓住了关键字,转头看着湘姐,瞪大了
眼睛,“那他岂不是去——”
“就是去BOSS夫人所在的城市了。”湘姐笑眯眯的点了头,果真戳一戳,这孩子才能提
高智商啊。
啧啧,想想BOSS和BOSS夫人在遥远的异地城市见面的模样,就兴奋的八卦系统全面开
启啊~
然而,兴奋是湘姐,路名扬却不兴奋了。他想起这些日子给简嘉瞳发的那些短信,如果一旦落
在许逸手上,那他不仅是死无全尸,而是有没有尸体都是问题啊!!!
许逸的手段,光想想就觉得未来黑暗的跟宇宙黑洞似的。
同一时刻,简嘉瞳刚刚掏出的手机就被某人轻巧的抽了过去,而后背靠着餐厅里的沙发,动作
优雅的翻开起来。
“哎。”简嘉瞳慎了一声,伸手想去拿回来,“你这叫偷看个人隐私!”
许逸闻言眉梢轻掠,反问道,“偷看?我明明是正大光明的看。”
简嘉瞳窘了下,手也跟着一顿,某人就很熟练的调到短信面板了。
“大神啊,你太不道德了!”简嘉瞳憋着嘴,很郁闷的开口。
许逸淡淡一笑,抬头看来,“我什么时候道德过?”
好吧,简嘉瞳觉得和许逸讲道德什么的,真是件自取灭亡的事。
虽然并没有这么恐怖,只是,某人的厚脸皮程度,真是一日长过一日。
“还是你有什么不能被我看到的短信?”看着简嘉瞳郁卒的神情,许逸含笑问道。
简嘉瞳“呃”了一声,果断道,“没有!”
“嗯,”许逸闻言点头,低眼去看,嘴里却淡淡说道,“我相信。”
正当简嘉瞳想以微笑回馈他这句相信时,却又听到许逸清淡的声音说道,“我可是在是难以相
信小瞳的这些追求者或者该说,过去式?”
简嘉瞳被这句话弄得有些懵,便凑过去一分,同时许逸把手里的手里轻巧的反转一面,对着简
嘉瞳的那一面的屏幕上,是徐东的短信。
简嘉瞳默默的汗了。
好伐,所谓的过去式什么的,终于到了老实交代的一天了……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第107章 我在你家

“这个......是我一个从小认识的朋友。”简嘉瞳尴尬的开口。
许逸淡淡点头,替她解释道,“青梅竹马。”
“咳咳。”简嘉瞳干咳两声,才说到,“呃,算是吧......但我和他真没有什么!”
简嘉瞳这话本来说的理直气壮,但在听见许逸的回答后,默然消了气。
许逸说的是,“嗯,没有什么,只是前男友。”
好吧,大神,你既然都知道,还问我干嘛......
简嘉瞳憋屈了。
看着简嘉瞳郁卒的模样,许逸淡淡挑了嘴角,将手机调转面拿了回来,语声清淡道,“你和徐东的事,我都知道的。”
“哈?!”闻言,简嘉瞳抬起眼眸,有些奇怪道,“你怎么知道?!”
“饶情。”1075698
听许逸说出这个名字,简嘉瞳顿时觉得心里暗暗的不爽。她观察了下对面某人的神情,淡定的不能再淡定了,她有些郁闷,转而一挑眉毛,装着哼哼了两声,说,“你们共事的挺融洽的。”
瞧着简嘉瞳隐藏着笑意的眼眸,许逸也勾唇微笑,“吃醋了?”
“嗯哼。”简嘉瞳故意不置可否。
许逸低下眼眸,长指拨弄着手机,嘴里很是波澜不惊的说,“她早就不在明越了。”
简嘉瞳诧异问道,“为什么?”
“明越还不至于低价到随便收一个人实习。”
许逸这话并不是夸大,明越虽然没有到人人张口即知的地步,但是,它也是有一定地位和名气的。何况还有许逸这样的人管理,明越里的人学历不一定是最高,但能力却是最强的 ,考核也算是最严厉的。
不可否认的,当简嘉瞳听见许逸说出这样的话,心里头暗暗的开心。
咳咳,虽然很不道德。
可是——
“诶,饶情跟你说的?”想起什么来,简嘉瞳再度问到,神情有一丝忐忑。
在别人身后想别人的不好是不对的,但是,饶情本身就和自己有那么一点点过节,再加上据说她对许逸的觊觎——当然,这个词路名扬说的——她要是说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貌似也不是不可能。
听见简嘉瞳突然的问话,许逸抬起眼眸看了看她,而后眼底拂过一道笑意,淡言道:“我知道什么该信。”顿了顿,继续说到,“所以,夫人放心。”
听见前面一句话,简嘉瞳刚刚稍稍悬起的心也放了下去,听到后面一句话,简嘉瞳装作没听见。
大神这乐趣她太了解了,因此,果断无视。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情敌”还没有正面和自己宣战,就被许逸轻快的解决了,简嘉瞳心情又好的和外面的天气一样。
暖阳高照。
“好了。”正当简嘉瞳心里小小洋溢时,许逸把手机调回主界面,然后还给了她。
简嘉瞳接过手机,有些疑惑道,“你不会就是看徐东的短信吧?”
许逸淡淡一笑,看向她,“我是看短信,不过,是看名扬的。”
瞧着许逸那讳莫若深的笑意,简嘉瞳直觉路名扬要遭殃了。
——————————————————————————
“哎,你别去啊,我都没有跟我爸妈说呢。”
商店里,简嘉瞳陪着朋友逛着,在对方挑了件衣服试衣间试的时候,简嘉瞳接到了许逸的电话,两个人随便聊了几句,许逸忽然说,去见见她爸妈,顿时把简嘉瞳吓到了。
另一头,许逸似乎料到了简嘉瞳会拒绝,轻轻笑了一声,说到,“夫人准备什么时候把我介绍给岳父岳母?”
岳父岳母这个词把简嘉瞳窘到了,她偏头看了眼从试衣间出来的朋友,有些郁闷的回家,“什么称呼啊。”
许逸只是笑,“我爸妈倒是想见你。”
“什么?!”简嘉瞳又受惊了。
他们现在......还没有到要见父母的地步吧⊙﹏⊙b
听见简嘉瞳语气里的惊讶,许逸脸上浮现一丝笑容,“不用担心,我爸妈很好相处的,你什么时候回B市就过来吧。”
“不要啊......”简嘉瞳低着声说道,刚刚那一个“什么”已经让朋友贼兮兮的看过来了,“我觉得这个......还是等确定了再说。”
许逸淡淡“嗯”了一声,却是问到,“你还没有确定?”
简嘉瞳微楞,直觉回答,“我......不是啊。”
许逸再问,“或许小瞳认为,我们还没有确定关系?”
简嘉瞳晒然,“也不是啦。”
听到这句话,许逸低低笑了声,语气认真的说到,“小瞳放心,我绝对从一而终的。”
简嘉瞳抽了下嘴角,大神用从一而终这个词,实在诡异的很。
“那么,就是小瞳对我不满意?”
汗颜 ,这话题越扯越偏了,简嘉瞳把手机换到另一个耳朵,低声说到,“不是啦,我只是觉得,现在就见父母,好像太早了。”
“不早了,”许逸清淡的声音接过她的话,“我现在就在你家。”
简嘉瞳怔了一秒,才反应过来。
“什......什么?!你怎么去我家了啊?!我爸妈都在啊?!”简嘉瞳惊吓有之担心有之害怕有之,最后都变成欲哭无泪了。
现在简嘉瞳才发现,背后那隐隐的说话声,似乎......是自己父母的。
对于简嘉瞳的担心害怕,许逸显得很淡定,“见你父母自然要挑你爸妈都在的时候。”
简嘉瞳很想抱头大哭,但看见朋友已经结账过来了,顿时不方便再多说,只是在心里把许逸诽谤了千次万次,然后挂了电话,对朋友说了声,就直往家里奔去。
刚走到楼下,就听见手机响,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老妈的电话,简嘉瞳忐忑了一分,也不知道家里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只能颤颤巍巍地拿起电话,接通了。
“妈......”
“嘉瞳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简母的声音貌似有一点催的意思。
简嘉瞳看了看眼前的楼梯,想了想,只是说到,“快了吧。”
“那你快回来啊,让人家许逸等你半天了。记得回来时去买点小胡鸭的鸭脖子之类的,家里菜不够。”说完这些,简母就不再多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简嘉瞳兀自愣在原地半响,这么看来,妈妈没有生气?
可是......为什么不早点打电话啊!!!从家里到小胡鸭还有好远的!!!她难道还要折回去?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第108章 互见父母
简嘉瞳到家的时候,许逸正陪着简父在下着象棋,一老一少都聚精会神的盯着方格棋盘,竟然都没有发现进来的简嘉瞳。
看着两个人“厮杀”的正带劲,简嘉瞳耸耸肩,直接提着东西走到了厨房。
“回来了?”听见身后的声音,简母回头看了一眼,笑着说到。
简嘉瞳应了一声,有点点忐忑的走了过去,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台子上,“带了点鸡翅、鸭锁骨和卤藕。都说鸭脖吃了不好,就没有买。”
“嗯嗯,这些就够了。”简母把洗好的菜放到一边,从简嘉瞳手里接过袋子,拎到一边,嘴里问到,“你爸和许逸还在下棋?”
“嗯,”简嘉瞳应了一声,也跟着走过来,“妈,我帮你吧。”
简母闻言侧过头来,笑眯眯的问,“怎么?想亲自下厨给许逸做菜啊?”
听到这话,简嘉瞳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飘过一句,要抓住男人的心,就先得抓住他的胃。
于是,简嘉瞳脸红了。
“说说,你们认识多久了?怎么找了这个优秀的一个男朋友啊?”
俗话说的好,八卦是女人的天性,这天性绝对是不分年龄滴。
此时瞧着简嘉瞳脸颊泛红的模样,简母也发挥了她的天性,摆出一副极感兴趣的神情朝简嘉瞳靠近一些。
简嘉瞳脸上更红,却无奈的喊了声,“妈......水龙头还没有关。”
简母这才听见哗哗的流水声,忙转身去拧水龙头。简嘉瞳在一旁看着简母乐乐的表情,之前还有些悬的情绪也落了下来,她转头看向简母,轻声问到,“妈会不会觉得——”

“我觉得许逸这孩子很好啊!长的好看,谈吐优雅,待人礼貌,难得和你爸又兴趣相投,做咱们家女婿是再好不过了!”说到许逸,简母的表情尤其的开心,眼底闪着再满意不过的光芒。
然而简嘉瞳却窘了,她干咳两声,才说,“我是想问......你不觉得我们这——太早了吗?”
“早什么早。像许逸这么优秀的男孩子,你不早点抢过来,难得还留给别人家的女儿!”简母撇了简嘉瞳一眼,像是不满她的态度,“去看看你爸他们棋下完了没有,下完了就给许逸削个苹果去,他刚刚什么都没吃。哦,对了,还有一些橙子,你切成块端过去。”
听着老妈絮絮叨叨的吩咐,简嘉瞳委屈的无言。
哎,自己才是她的女儿啊,怎么弄的许逸倒像是自家老妈亲生的了......⊙﹏⊙b汗
简嘉瞳出去的时候,正好听见许逸淡淡的一声“将军”,然后是老爸拊掌大笑的声音。她撇了撇嘴,端着水果盘走过去,侧头对简父说到,“爸,你说你都不下多久了,休息一下吧,吃点水果。”
“唔,嘉瞳什么时候回来的?”简父双眼笑成了一条线,瞧着简嘉瞳,又瞧瞧许逸,感叹道,“我们家嘉瞳什么都好,连眼光都这么好。”
坐在对面的许逸闻言只是淡淡的笑,然后看向简嘉瞳,黑眸熠熠发亮,同时微微点头,很诚恳的说道,“嗯,是很好。”
简嘉瞳朝天翻了个白眼,得,说我眼光好,你这不是变相的夸自己优秀么。
送我水果,简嘉瞳又去厨房帮着简母做了几个菜,然后四个人围坐在客厅的长桌附近吃饭,席间相谈甚欢,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看着父母脸上笑容满面的模样,简嘉瞳心里也泛着淡淡的喜悦。其实在上大学之前,简母是反对她在大一大二期间谈恋爱,所以和许逸在一起后,也没敢告诉她,今天听到许逸自己跑过来了,顿时心里慌了,生怕简母责怪半分。
当然,她并不怕简母责怪自己,毕竟是自己的妈妈,再怎么责备也不会怎样,但如果因此而对许逸有了意见,怕是很难扭转过来的。
然而,当她怀着不安的心回到家里,看见家里的这幅模样,听见简母口中对许逸的赞叹,简嘉瞳的心才缓缓松了下来。
或许,她并没有特别担忧的原因就在于这个人是许逸,在她心目中,许逸这个名字,代表着无所不能。可能这么说有些夸张,但是,简嘉瞳真的觉得,没有一件事能难倒许逸。
因为,他是她最为相信的人。
也是她这一生唯一会喜欢的人。
饭后,简嘉瞳陪许逸下楼,两个人并排走在楼下的石子道上,即使都没有说话,却能感觉到两个人之间那份温馨和默契。
“小瞳,”安静的走了几步,许逸忽然停住脚步,侧过头来看着简嘉瞳,很认真的说,“后天你和我一起回B市吧。”
“啊?”简嘉瞳愣了一下,抬头看过来,“这么早?”
许逸淡淡勾唇,笑的温柔,“不早,我已经呆了四天了。”
“可是——”
“你爸妈我之前已经说了,他们同意了。”似乎知道简嘉瞳担忧什么,许逸低头时神情中浮着一丝淡光。
这下,简嘉瞳彻底无语了。
什么叫胳膊肘向外拐,她今天算真正见识到了!
两天后,简嘉瞳跟着许逸到了他家。她本来是想联系一下于娇或者栗卉的,看能不能先在她们家将就几天。
因为来的时候还算早,距开学还有一段时间,学校寝室没有开,她必须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哪知许逸根本都不容她思考,直接就把她带回了家⊙﹏⊙b汗
去的当天,简嘉瞳比听说许逸到自己家还要紧张,谁知道一进门就被窘到了,以至于到很久后,她都记得进门后看到的那一幕。
简嘉瞳进门的时候,先是没有看见人的,只是就听见一个女声提高着声音说到,“你给那小子打电话,这次不给我带个老婆回来不准进家门!”
一道女声刚落,另一个声音响起来,“妈,声音小点,吵到我了。”
这个声音简嘉瞳认识,是许菲的。她汗了汗,转头看向许逸,只见后者淡淡神情中的无奈,似乎对这种情况早已习以为常。
“妈,我给你带儿媳回来了。”
随着许逸这句话,简嘉瞳还来不及雷倒或者羞涩,已经看见闻言转过头来的许逸母亲了。
之前听菲菲说,她和大神的母亲今年已经四十多岁的年纪,但简嘉瞳现在看见的女人看起来却只有三十多,即使已经有了一子一女,但皮肤依旧光滑,眼神清亮,嘴角翘起的弧度很美好,若是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便是风韵犹存。
“这就是嘉瞳?”许母转过头,先是瞪了许逸一眼,然后目光偏转,落在简嘉瞳身上,美眸里亮起光芒,稍稍打量了番,眼里露出淡淡的赞赏和喜悦,“怎么样?我们家许逸让你受气了没?”
简嘉瞳弯起嘴角,浅笑着摇了摇头。
许母笑着颔首,然后抬头朝楼上喊道,“老公!你家儿子终于从光棍升级为双截棍了!”
许菲......老哥,我同情你。
简嘉瞳......大神妈妈也是神级人物啊。
许逸......习惯了。
或许是一开始就被许母的幽默细胞给放松了心情,简嘉瞳也慢慢收了约束。初到的这个晚上,简嘉瞳陪着许母和许菲从护肤品聊到娱乐消息,时不时会被许母的经典话语窘一窘,使得氛围格外的轻松。
她之前以为许逸的父母会是怎样难以相处的人,来了以后才发现自己想错了。像许逸这样腹黑的家伙,和许菲那样“野蛮”的性格,大神爸妈又怎么会是常人呢?唔,应该说,大神的爸爸还比较正常,至于大神的妈妈的话——简嘉瞳看着正和许菲为一个年轻男明星争的激烈的许母,默默的不表态了。
再后来,许母听到简嘉瞳来得早,没有地方住,就非常开心的留她住下来。而这个“非常”到了什么地步呢,竟然到了她要把自己和许父的卧室让出来给许逸和简嘉瞳住——
用许菲的话说,她老妈是抱孙心切......
不过后来,还是许父出面劝说,才让许母打消了这个念头,最后简嘉瞳和许菲在一个房间呆了几天。
这件事在过去很久很久以后,简嘉瞳才知道,许母当时那么热情的原因到底为什么。
其实也不复杂,只不过许母发现自家儿子太优秀,而某人的眼界又太高,生怕他到时候嫁不出去——哦,是娶不进来,所以,好不容易逮着一个简嘉瞳,又恰好对许母的味,她当然会那么热情的帮着自己儿子牢牢留住简嘉瞳了。
其实——她当时要让自己的房间,主要是为了方便自家儿子扑倒小瞳姑娘。
咳咳,虽然很猥琐了些,但是,不得不说,很符合许逸的心思。
当然,这心思是很久以后,才让简嘉瞳知道的。
第109章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新学期一到,简嘉瞳就搬回来寝室,结果一回去就被寝室的孩子们“严刑逼供”,逼问她这些日子在许逸家的和大神所谓的“同居”生活。
简嘉瞳很无奈,认认真真的解释,她只是暂住在许逸家,要真论同居对象,那也是许菲啊......
寝室几个孩子听到后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很那啥的对着简嘉瞳鄙视到,“真没用!这么多天你早就该把大神扑倒在地吃干抹净!”
简嘉瞳窘了。
就算是扑倒在地吃干抹净,那也是她被扑倒,被吃掉吧⊙﹏⊙b汗
不对!简嘉瞳默然了半天,同样鄙夷的看回去,丢了一句,“你们真色!”
栗卉、于娇和秦晓晓都汗了汗,然后栗卉挑了挑眉梢,很委屈的说,“我们哪里色了......能看见大神不穿衣服的样子滴就只有你好嘛,我们又看不到......”
大神不穿衣服的样子......
简嘉瞳果断打住,再下去,自己会被荼毒的一点白的都不剩的。
冬天过去,春季来临,经历了一次倒春寒的极度冰冻的天气,B市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温暖春天。
某个没有课的下午,栗卉三人便跟着简嘉瞳去蹭大神的饭。
嗯,大神欠的饭。
或许是故意要敲诈许逸,栗卉她们挑的是B市一家有名的价贵量少的餐厅。简嘉瞳知道后是有些犹豫的,本来请客这种事情也只是一个形式,而这次明显的“勒索”行为让简嘉瞳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然而,许逸知道几个人定的地方后,没有显出一分不悦,而是问清楚几个人的时间后,提出先去定位置。许逸的反应让栗卉几个人受宠若惊,连连拖简嘉瞳去拒绝。本来她们就是一时冲动说着好玩,真要大神大大的掏一次腰包就是让她们去过过干瘾,倒还不如换一家物美价廉的小店吃个够本呢。
对于栗卉她们的临时改决定,许逸也没有不耐烦分毫,反而很好心的表示,如果真要去之前那一家也不是不可以,以他现在的收入,天天去吃或许撑不住,去一趟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商量到最后,栗卉她们还是挑了后来那一家不够华丽却也是有些名气的店。
坐在窗明几净的房间里,在听说许逸今天带够了让她们“挥霍”的银子后,栗卉毫不犹豫点了一大堆食物,品种之多,数量之大让其他几人咋舌。
当然,除了许逸之外。
在简嘉瞳实在看不下去想提醒一下栗卉吃多少就点多少不要浪费时,许逸只是淡淡笑着握了下她的手,转而看向栗卉,嘴角弧度微弯,“没事,点吧。”
栗卉被许逸的笑容晃得心里一激动,结果侧头又看见简嘉瞳警告的眼神,顿时忐忑了,“这......嘉瞳......”
秦晓晓在旁看了一会儿,听见栗卉犹豫的语气,动了动嘴唇说到,“嘉瞳现在有名无实啊。”话里深意无限。
坐在另一边的于娇也跟着点点头,扑哧笑了一声,戏谑道,“趁嘉瞳把名分坐实之前,还没有直接控制国家财政的时候,咱们要把之前嘉瞳欺诈咱们的食物之仇补回来。”
简嘉瞳朝天翻个白眼。
于娇姑娘,我从来只抢栗卉的食物,和你可没有食物上的纠葛啊。
许逸含笑看着几个人的吵闹,而后抬起手拿过菜单,斟酌的点了几个味道较重的菜,然后抬起眼眸看向栗卉几人,微笑问道,“还要什么?”
“啊,够了够了!先这些吧!”栗卉在听见那几人菜名后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许逸点的都是之前她们想点又碍于简嘉瞳的淫威不敢点的菜,此时从许逸嘴里说出来,那真是无比美妙啊。

菜上齐后,五个人拾起筷子一边聊着,一边吃着,吃到中途,栗卉忽然顿住了动作,抬起眼一副怯生生的模样看着许逸,“大神啊,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栗卉此时的表情可谓是担心忐忑害怕疑惑兼有之,看的简嘉瞳心里一咯噔,生怕她问个什么刁钻的问题。
在听见栗卉的问话后,许逸没有答话,只是抬起眼眸看着她,眼底清润若水,似乎在等她直接问。
栗卉本来是很迟疑的,结果在看见许逸的神情后顿时壮大了胆子,她嘻嘻笑了一下,有些暧昧的瞅了简嘉瞳一眼,开口道,“大神什么时候把咱家嘉瞳扑倒啊。”
“噗!”简嘉瞳含在嘴里的一口水忍不住喷了出来,耳根泛红,心里冒火。
似乎是看出简嘉瞳的尴尬,许逸淡淡一笑,状似认真思考了下,才说到,“其实是无名无实。”
栗卉楞了下,没有明白许逸的意思,倒是一旁的于娇笑出了声,揶揄道,“那大神要赶紧动作,先坐实名分,再......嘿嘿嘿。”
简嘉瞳汗颜,但许逸却一脸淡定,还仿佛真的听进去了般轻微颔首。
“那大神和嘉瞳什么时候结婚啊?”问题绕到了名分问题上,秦晓晓也忍不住八卦起来。
许逸眉头微挑,嘴角弧度上扬一分,眼睛余光淡淡掠过简嘉瞳,而后才浅笑着说,“年龄不够。”
栗卉、于娇和秦晓晓俱是眼睛一亮,然后栗卉嘿嘿笑道,“算算,嘉瞳还有一年就20咯,大神一定要尽快的把她娶回家,咱们好放心啊。”
许逸眼眸里漾着淡光,微笑点了头。
简嘉瞳在一旁默默无言。
拜托,他们说的可是她的终身大事诶,就这么把她这个当事人晾在旁边?!毛线的!
但是......简嘉瞳侧眼看了身边的许逸一眼,想起许母许父天天念叨的某人的婚姻大事,她还是郁卒的把反驳的话吞进了嘴里。
————————————————————————————————————
时间飞快,一学期,一年对大学生来说,好像就是转瞬的事情。
墨音未央的《一梦千年》广播剧早就发行完毕,之后,新出了一套纪念CD,《一梦千年》广播剧全集都收录在里面,而这次的设计者除了许逸,还有简嘉瞳。当然,两个人的署名都是用的墨音的名字,瞳孔微光,未然。
《一梦千年》的反响是空前的好,创造了网络广播剧的最高收听率,而未然和瞳孔微光也被圈内圈外称为最般配CV,成了网络配音史上一个美好的存在。
而这一年,简嘉瞳和许逸的故事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听说他们是在网上的配音社认识,并慢慢发展到现实后,很多人也开始投身于配音事业中去了,其中,以墨音未央的申请入社人数最多,折腾的许菲和简嘉瞳几人在审核的这段时间里,几乎天天到深夜1点才睡。
配音社越来越多人,通过网络联系的人也越来越多,然后,一段段或温馨或幸福或失落或只是打酱油的故事也在各个不同的地方上演。
一年的时间,简嘉瞳迎来了自己的20岁生日。而这一天,是在许逸家度过的,同时来的,还有路名扬。
简嘉瞳以儿媳的身份见过大神父母,但路名扬还没有以女婿的身份见过自家岳父岳母呢,所以,这天晚上,简嘉瞳有幸见到了几大活宝齐聚一堂的精彩画面,一顿饭,就这么被拖了好长时间,笑言不断。
饭后终于得了消停,许父许母在楼下看电视,路名扬跟着许菲进她的房间审核新一批入社成员,简嘉瞳则和许逸回了他的房间,而后一个用台式,一个用笔记本各自上网。
“小瞳,过来一下。”在简嘉瞳看着自己的邮箱筛选着入社成员时,许逸忽然轻轻唤了她一声。
简嘉瞳放下鼠标,走了过去,刚刚弯下身子,就被许逸揽着腰坐到了他的腿上。
不得不说,现在的许逸,对亲亲抱抱这种事,真是习惯成自然。
坐在许逸怀里,简嘉瞳还是有些别扭,却转眼被屏幕上的图片吸引了过去。那些图片一看就是处理过的,是一种唯美的感觉,而照片里的人物,不是别人,正是许逸和简嘉瞳,但下面的署名却是未然和瞳孔微光。
“诶,又被。。了。”简嘉瞳叹着气看着里面的照片,很是无奈的说到。
许逸勾唇笑了笑,“不喜欢么?”
简嘉瞳点点头,“我们的事,为什么被当做娱乐新闻一样到处悬挂啊。”
许逸侧眸看了她一眼,眼底亮着浅浅的光,而后,他一手仍旧揽在简嘉瞳身上,一手在键盘上敲击了一会儿,刚刚那些图片统统在刷新过后变成了该页无法显示。
简嘉瞳咋舌的看着许逸的动作,等页面全不见后,忽然忍不住笑了一声,扭头戏谑的看着他,“今天 怎么不挂红旗了?”
许逸但笑不语,而后微微偏转了头,视线里,简嘉瞳巧笑倩兮的模样,引得他向她倾身一分,吻了下去。
正当简嘉瞳被吻的晕晕乎乎的时候,许逸的房门突然被大力推开,她猝然一惊,许逸已经先她一步动作退了开,让她靠在自己肩上,挡住了已然绯红的脸颊。
“老哥!——啊,我错了!”推门进来的是许菲,她一眼就看见两个人暧昧的姿势,顿时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简嘉瞳挣扎了一下,许逸放开她,然后抬头看向许菲,没有显出半分怒意,只是表情淡淡的,让许菲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为了争取宽恕,许菲决定不卖关子,直接说到,“哥!我刚刚和名扬还有Cokee讨论了一个新的广播剧,还是希望你和小瞳来配音,行不?”
许逸眉梢淡淡掠过,否定了,“不行。”
“老哥......”许菲垮下脸,哀哀切切的说,“这个广播剧是以你和小瞳的故事为蓝本的,你们自己的故事,你们不配音,谁来啊?”
“我们的故事?”听到这句话,简嘉瞳被带起了好奇心,她转过头看去,眼眸里水光涟漪。
瞧着简嘉瞳似乎有兴趣,许菲转而攻克她,“对啊对啊!你们的故事!剧本已经让Cokee在写了,剧名我也想好了!绝对符合老哥的心思!”
“哦?”许逸淡淡扬了尾音,“什么名字?”
许菲一挑眉梢,语气轻快,“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许逸面色微动,沉黑的眼眸里浮着一道被晴衫映透的光彩,“你不爱我,还能爱谁?”说着,他清透的目光带过简嘉瞳身上,明显的看见她又红了一分的脸庞,对于这个广播剧,心里莫名的动了一分。
“怎么样?够老哥的心意吧?”许菲趁热打铁。
许逸眼底流转着清亮的光,而后在许菲期盼的目光下,挑起削薄得嘴唇,轻笑道,“好。”
你不爱我?还能爱谁!
如此霸道的一句话,对于许逸和简嘉瞳来说,却是再适合不过。
也许从他们兜兜转转相遇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命中注定了。



(全书完)



| 目录 |